《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76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想隔音好,除非你住的是大城市里面四星级以上的酒店。
  我乘机鼓动马娇:“马娇。要不咱们乘着这配乐度过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吧!”
  我一边说,一边给马娇使眼色,双手还不停地搓着。
  “滚粗!”马娇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转过身下了地。

  我还以为马娇要敲人家房门。立即大声说:“马娇,你干什么去?你可不能破坏人家好事!”
  马娇又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我去卫生间冷静冷静!”
  听了马娇的话我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马娇。你也有把持不住的时候啊!”
  马娇说:“怎么?只容许你们男生把持不住,不容许人家女生把持不住!”
  说罢,马娇走进卫生间,“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紧接着,“啪”的一声,马娇怕我进去,居然从里面反锁上了门。
  我郁闷无比,我是那样的人吗?至于锁门吗?
  不过隔壁房间也太嚣张了。不就是办个事吗?用得着这么鬼哭狼嚎吗?好像谁没有做过似得。

  其实我还真的没有做过。
  熟话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没有实践过,估计真的体会不到他们的感受。
  就在这时,卫生间里面响起了淋浴放水的声音。
  “哗哗哗”的声音将地面打的“砰砰”乱响。
  毫无疑问,马娇肯定在里面洗澡。
  这可苦了我了,隔壁房间在办事,马娇在卫生间里面洗澡,我需要多大的定力才能忍受住心中那种无限的冲动。
  唉!看来只能用移魂转移大法了。
  我说的移魂转移大法。不是我真的会法术,是因为我要看电视。
  我要将我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新闻联播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打开电视,里面正在播放午夜新闻。
  我一边抵抗着隔壁房间和卫生间的杂音,一边倾听着新闻中那美妙的声音。
  听着听着,我居然慢慢地镇定下来。
  就在我以为可以完全将心中的烈焰浇灭的时候,马娇围着浴巾出来了。
  浴巾围在马娇的胸口上,下摆刚好遮住了马娇的大腿。
  灯光照在马娇的身上时,擦完沐浴液的皮肤就像会反光一样,柔软细腻的就像绸缎。
  马娇走动的时候,浴巾的下摆一抖一抖,就像里面生风了一样。看得我的心也跟着一抖一抖。

  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真想撩起浴巾的下摆,将头钻进去好好的看一看里面都有什么。
  “臭张楠!看什么看!你不要脸!”马娇看到我的眼睛在她的下面来回晃动,知道我在想什么,忍不住调侃地臭骂我。
  我嘿嘿干笑起来什么也没有说。
  马娇从她的包里面拿出几款化妆品,对着镜子开始化妆。
  看着马娇的侧面。我在心中感慨起来,这就是我未来的老婆啊!真是漂亮啊!
  以后我们走在大街上,回头率肯定很高。
  我说:“马娇,我觉得你素颜比化妆更好看!”
  马娇一边化妆一边说:“我这不是化妆,是保养!我用的化妆品只有保湿、防嗮等最最普通的功能,没有增白、抗皱等功能!”
  我对化妆品一窍不通,不明白马娇说的是什么意思,只能“哦”了一声。

  不一会儿,马娇化完妆又进了卫生间。
  等马娇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不过马娇的衣服上明显有一股潮气。
  马娇指着隔壁问:“张楠,那边办完事了?”
  马娇不说我还没有注意到,隔壁不知道什么时候没有动静了,想必是办完了事情,正软瘫在床上回味刚才冲上云霄的感觉吧!
  一想到别人来了酒店大刀阔斧地享受人生,而我却空对美人不能施展男人的技艺,我心中十分郁闷。

  我叹了口气说:“估计是办完了!”
  马娇“噗嗤”一声笑了:“张楠,你怎么了?看起来好像不高兴啊!”
  这是自然,想要的东西明明就在眼前,可是不能亲,不能摸,不能压。无论是谁都会不高兴的。
  不过我摇了摇头,仰面躺在床上假装无所谓:“没事!我只是没有睡好,我想再躺一会儿!”
  现在才半夜两点左右,没有睡好这个借口最合适不过。
  马娇就像顽皮的小女孩一样,一下从地上跳到床上,妩媚地笑着说:“我来陪你睡!”
  可惜马娇说的“睡”是普通的睡,如果她说的“睡”是含有深意的睡,我估计我能从床上跳起来。
  我无精打采地“哦”了一声。
  两个人躺在床上又聊了一会儿,我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当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时候,已经八点了。
  马娇坐在椅子上,一边喝茶水一边看电视。
  茶叶是酒店赠送的那种袋装的劣质茶,我没有想到以马娇现在的生活条件,居然愿意喝这种茶。
  我也不知道我是睡觉睡到自然醒,还是被电视里面的声音吵醒的。

  我从床上坐起来,伸了个拦腰。
  马娇说:“你醒了!”
  我“嗯”了一声。点了点头。
  “快去洗脸刷牙,咱们去一楼吃早餐!”马娇一边看电视一边说。
  我“哦”了一声,跳下地走进了卫生间。
  五分钟后。我洗漱完毕,和马娇离开了房间,来到了一楼的自助餐厅。

  吃完早饭。我们结了账走出了青城大酒店。
  来到马路边,我准备打车送马娇回家。
  就在这时,一个阴冷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小子,想不到咱们还能再见面!”
  我转过头,看到我身后有站着两个人。
  这两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觉得有些面熟。
  我疑惑地看着他们。
  马娇压低声音在我耳边说:“张楠。那个个子低一点的不就是昨天晚上偷听咱们房间的服务生吗?”
  经过马娇的提醒,我立即想起来了,那个个子低的就是昨天给我们送餐的服务生。他好像叫二虎。

  我在心中暗叫糟糕,我昨天让他们经理批评了他,他肯定是想报复我们。
  我警惕地说:“你们想干什么?”
  不等二虎说话,另一个人睁大眼睛,怒目瞪着我,扬起嘴角冷笑起来:“干什么?当然是抽你了!你小子害的老子丢了工作。赔了一大笔钱,还蹲了十五天看守所,难道你忘了?”
  我挠了挠头,诧异无比地看着这个人,我怎么不记得有这种事。
  这个人看到我没有反应,立即“嘿嘿”冷笑起来:“看来你是贵人多忘事啊!”

  这个人指着不远处的路面说:“你还记不记得?你干妈在这里撞了我的车。以醉驾的名义把我弄进了局子里!”
  我脑海中闪过一道亮光。
  我想起来了,这个家伙居然是在KTV卫生间里面想对小雨用强的刚子,后来被沈蕊弄进了局子里。
  难怪我觉得他那么面熟。
  也就是在那一天,我分别被蒙凯丰等三拨人打了三次。
  与此同时,我也想起了二虎。
  那天追我和小雨的人中还有二虎这个王八羔子。
  难怪二虎给我们送餐的时候,一双贼眼不老实。不但在我的脸上乱看,还在房间里面四处打量。
  我当时以为二虎是那种猥琐男,想寻找我和马娇欢好后的痕迹,原来这个家伙发现我就是那个坑了他们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