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75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一会儿,马娇洗漱完了,我躺在床上假装睡着了。
  马娇叫了我几声发现我没有反应后。也上了床。
  我原本以为马娇肯定会脱衣服,但是我没有想到马娇特别谨慎,连外衣都没有脱。
  大约躺了十多分钟,马娇那边一直没有动静。我以为马娇睡着了。
  我假装翻身,伸出手搭在马娇的腰上。
  马娇没有动,好像睡着了。

  我欣喜若狂,又假装伸腿,将腿搭在马娇的腿上。
  马娇还是没有动。
  难道马娇真的睡着了?
  就在我准备进一步动作的时候,马娇侧过身和我面对面地躺着。
  我被吓了一跳,以为马娇醒了。可是当我仔细看的时候,马娇紧闭着眼睛。似乎依旧处于熟睡状态。
  我悬着的心掉进了肚子里。
  看到马娇恬静的面容,我心中生出浓烈的怜爱之心,忍不住伸出手想摸一摸她的脸,想将她额前的头发撩开。

  就在这时,马娇突然张嘴说话了:“张楠,你想干什么?你如果想强来,我可以给你,但是我们不会有以后了。如果你能守住心中的邪念。我以后都是你的!”
  说罢,马娇睁开了眼睛,认真地看着我。
  是要这一晚的无尽贪欢,还是未来的长长久久。我陷入了艰难的选择中。
  马娇安静地看着我,眼神清澈的就像一汪泉水,等着我的抉择。
  我抓耳挠腮,无法定夺。
  经过这么多次的接触我摸准了马娇的性格,马娇属于那种外表柔弱,骨子里却无比坚强的女孩。
  一旦马娇做了决定,一般就不会更改。
  如果我今天晚上真的把马娇办了,马娇极有可能以后不理我了。
  唉!我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还是想的长久一点吧!

  我抽回腿,缩回手,翻过身面朝天的躺下,闭上眼睛说:“睡吧!我要和你长长久久!”
  “嘻嘻!”马娇高兴的娇笑起来。
  我没有睁眼,我怕看到马娇后心中会再次燃起滔天的烈焰。
  突然,我感觉到额头上贴上来两片温润,这温润动人心魄,难道马娇……
  我睁开眼。看到马娇的嘴唇从我的额头上慢慢的离开了。

  马娇坐直身子,无限温柔地看着我:“张楠,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你知道吗?当你刚才绝定不对我那个的时候,我心中实在是太高兴了。”
  马娇说话的时候,就像一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女孩。
  我在心中苦笑起来,你是高兴了,可是把我害苦了。你知不知道,我这一晚上肯定就像被放在煎锅上的蚂蚁,一晚上睡不着了。
  不过,我并没有将心中的真实感受告诉马娇。
  爱她就不要让她为你自责,为你担心。
  我笑了笑说:“睡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马娇抓住我的手,想把我拉起来:“张楠。我不知道为什么,一点也不瞌睡,你陪我聊一会儿吧!”
  停顿了一下,马娇接着说:“我好想和你秉烛夜谈!”
  我郁闷无比,今天真是亏大了,不但没有把自己的女神办了,还要陪她熬夜。
  不过吃点豆腐总可以吧!
  我抓住马娇的手,顺势将她拉进了我的怀里。
  马娇“哎呦”一声,惊叫起来,趴在我的胸口上,她的前面压在了我的胸口上。
  我立即感觉到我的身上既柔软又温暖。
  我张开双臂想乘势将马娇搂进怀里,马娇双手撑住床坐起来,打开我的手说:“讨厌!”
  我嘿嘿笑起来,用手撑住床坐起来,和马娇面对面:“马娇,你想聊点什么?”
  马娇低下头撑了撑前面。矫正了一下罩子,埋怨地说:“都怪你,形状都变了!”
  我调侃地说:“马娇,你用的不会也是魔术罩吧?”
  现在社会上流行魔术罩,戴上魔术罩后,女人们再也不用担心挺不起胸,抬不起头了,可以说这种魔术罩是现代女人的必备利器。
  不过这种魔术罩毕竟是物理手段,一旦摘掉当即原形毕露。
  马娇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我这可是原生态纯天然,我才不会用那种东西骗人!”
  我嘿嘿坏笑起来,挑起眉毛,眨着眼睛说:“那你让我检查检查?”
  我一边说着,一边屈指成爪,在半空中抓了抓。
  “讨厌!你这个大坏蛋!我不理你了!”马娇佯装生气,嘟起嘴,闭上眼睛,一副要与我绝交的架势。
  看到马娇既可爱又好笑的表情,我无语地摇了摇头。
  马娇以前在我面前,那可是高贵无比。令人难以亲近的女神,没有想到现在却变成了既淘气又可爱的小姑娘。
  我忍不住伸出手,刮了一下马娇的鼻子,笑着说:“别生气了。你什么都大!不但那个大。脸也很大!”
  “张楠!你居然敢讽刺我!看我不揍你!”马娇睁开眼睛,攥紧粉嫩的拳头佯装要打我。
  我佯装害怕,转过身跳下床。
  马娇玩的兴起,跟着我跳下床要追着打我。

  我哈哈大笑起来。转过身绕着床开始跑。
  马娇也绕着床追我。
  我们两个一追一逃,一会儿蹦到床上,一会儿跳到地上,就像回到了童年一样。
  玩着玩着,我们门外突然响起剧烈的敲门声,和愤怒无比的埋怨声:“喂喂喂!你们有完没完?还让不让认睡觉了!”

  我和马娇立即停下,同时向门口望去,不再追逐嬉戏。
  敲门的人听到我们里面没有了动静,又埋怨了几声转过身走了。
  当敲门人走后没多久,我们两个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
  马娇一边笑一边说:“真有意思!”
  我笑着说:“别笑了,小心又过来找咱们!”
  马娇捂住嘴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爬上了床。
  我也爬上床,仰面躺在了床上。
  又和马娇聊了一会儿,我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也许是我太累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被一阵既奇怪又熟悉的声音惊醒了。
  这声音令人血脉喷张,一听就知道是办事的声音。
  我在心中暗骂,这是哪个不要脸的,大半夜的干这种事,不知道小爷我身边守着一个大美人吗?这是逼着小爷我犯错误啊!

  我原本想捂住耳朵屏蔽掉这该死的杂音,但是声音被屏蔽掉了,我的心却敞开了。
  我的脑海中不时闪过那种画面。
  终于,邪恶的意念打败了我的理智,我将目光从天花板上移到马娇的身上。
  马娇此刻正在睡觉,前面随着呼吸在起起伏伏。
  看到这一幕,我恨不能伸出我的龙爪手,狠狠地抓下去。
  我蹑手蹑脚地移到马娇的面前,伸长脖子向马娇的领口望去。
  看到里面,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真是太……
  “看什么呢?用不用我扒开让你看个够!”马娇突然张开嘴说开了话。
  我被吓得立即向后退去。
  我郁闷无比地说:“马娇,原来你早就醒了?”

  马娇睁开眼,坐起身子,郁闷无比地说:“我比你醒的还早呢!谁听到这种声音能睡着!真是气死我了!”
  马娇狠狠地瞪了一眼墙!
  没办法。酒店就是这样,很多房间都是用石膏板隔出来的,隔音效果只能用渣渣两个字来形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