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3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安蕾看着丁长生的背影随着防盗门的关闭而消失,她一下子坐在了木地板上,虽然有点凉,但是和她的心比起来,心里更凉,对于她来说,丁长生的话就像是匕首一样,直接刺在了心房里,带着刺痛,但是更让人窒息。
  丁长生的话等于是在赤裸裸的侮辱了她的人格,但是她一句反驳的话却也说不出来,更不要说是对丁长生的反击了。
  他说的没错,陈东之前对她寄予厚望,目的是通过她,和丁长生的的关系更加的紧密,继而获得市委书记石爱国的青睐,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石爱国走的这么早,而且是毫无征兆的离开了  。
  虽然现在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石爱国的去向,但是毫无疑问,再也不会回到一线领导岗位上来,连带着对于丁长生这一只石爱国的忠实走狗的命运更加的不看好,所以现在丁长生在湖州市是一个人人都不待见的人。
  也正因为这些事情,陈东对安蕾的观感彻底变了,不再是要求她去接触甚至去讨好丁长生了,因为一个江天荷,实在是太乏味了,他将目光聚焦在了安蕾上。
  安蕾说最近工作很忙,但是她明白,那是因为陈东不断的在找茬,对她不断的暗示着,但是安蕾的脑袋好像是榆木做成的一样,无论陈东是怎么暗示,安蕾就是一点不开窍,甚至连江天荷委婉的表示都嗤之以鼻,一句话,安蕾现在检察院的环境并不好。
  今天丁长生提到江天荷是陈东的人,她安蕾当然是知道的,不但是在单位外面,即便是在单位里,江天荷也是时常到陈东的办公室里一呆就是几个小时,至于干什么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
  所以安蕾很害怕,有倒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在陈东的手下干活,谁知道哪一天是陷阱,哪一件事是陷阱,这是安蕾现在最害怕的事,有时候她在想,自己干脆辞职算了。
  可是这不是她的初衷,当一名检察官是她的理想,而且自己家在农村,而她是家里的骄傲,家里还指望着她能将弟弟妹妹都带出农村呢,所以,她一直都是在咬牙坚持着。
  可是人们看事情往往都是只看到了表面,对于事情的本质很少有人会去深究,更不要说是主动的去刨开表面看本质了。
  就像是说丁长生这个人,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只要石爱国一走,丁长生铁定完蛋,好像是丁长生的所有一切成绩都是在石爱国的主持下完成的,这就容易让人产生一种这样的错觉,那就是丁长生是没有能力的,他就像是石爱国的一只狗,只要主人走了,他这只狗的脊梁骨也就被抽掉了。
  可是这正是大多数人认为的,当然,也有些人不是这么认为的,安蕾就是其中一个。

  安蕾跟着丁长生到清河县办理过那里的公丨安丨局窝案,见识过丁长生的本事和雷厉风行,虽然这里面有石爱国的支持,但是那些事都是在干完后汇报的,安蕾明白,一班人是没有这个魄力的。 
  再说马桥三这个案子,是自己亲自办理的,但是从审讯马桥三的卷宗记录里,多次提到的一个人就是丁长生,这是在丁长生的亲自主持下办理的案子,不到一周的时间就破了财政局长康明德的被杀案。(.
  更不要说在省城亲自击毙通缉犯葛虎了,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但是这个人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这是安蕾对丁长生的基本观感。
  安蕾不知道丁长生今天为什么会说这些话,但是她明白,自己好像真的没有多少时间等下去,因为陈东每天都会以各种借口叫安蕾到自己的办公室,那么自己还能再撑多久呢?

  在等红灯的功夫,丁长生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安蕾的,有心不接,但是既然到了这个份上,人家不要就不要吧,安蕾是一个不错的姑娘,虽然以前是被逼着勾引自己,但是现在人家不愿意,自己也不能干那些逼良为娼的事吧,只要马桥三的案子不抗诉,自己也就将那套房子送出去了,当时不也是为了争取时间嘛。
  "喂,什么事?"丁长生小心地问道。
  "你走了算怎么回事啊,我还得回单位上班呢,你回来把我送回去"。安蕾说道。
  "好,我这就回去"。丁长生心里一喜,居然没提刚才的事,看来是有门啊。

  虽然自己说再过半年去省里到石爱国手下工作,但是世事万变,谁知道半年后会是什么样呢,而安蕾身在检察院,那可是一个强力部门,而自己虽然在公丨安丨局有些人脉,可是检察院和纪委都是薄弱环节,丁长生现在开始在为自己布局了  。 
  虽然一套房子不少钱,但是他相信,无论是多少金钱,在某种程度上都比不得金钱加感情更加的坚固,如果能将安蕾拉到自己身边来,现在看来,将是一个很好的助力。
  原来他以为陈东是一个很好的哥们,但是没想到的是这家伙转舵转的这么快,看来自己之前和他那点香火情是靠不住的,这让丁长生很是恼火,但是也没办法,自己现在就是处于劣势地位,说再多都是无用的,说到底还是利益最能将毫不相干的人粘合在一起,其他的都是白扯,现在社会,各个领域,都是无利不起早的主。
  丁长生开车回到新湖小镇时,看到安蕾站在门口,挎着一个很简单的包,之前还真是没有留意过安蕾的包,显得很低档,而且好几处都毛边了。
  安蕾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上,从安蕾上车,丁长生就知道,虽然还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安蕾的心里却已经答应了他的要求,不然的话,肯定不会把丁长生叫回来,而且这里不是城郊,打车不是那么难,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开了一段路后,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是丁长生突然将车停在了路边,解开自己的安全带,整个人朝着安蕾这边趴了过来,吓了安蕾一大跳,急忙向车门边躲,但是没想到的是丁长生只是拿过来安全带替她系上而已。
  "你是不是很害怕我?"丁长生问道。
  "你,你不是个好人,趁人之危"。安蕾脸色大囧,嘴硬的说道。
  "其实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我说过,我不会强迫你,你要是想通了,我们就试试,想不通,这话就当我没说过,实不相瞒,今天早晨,我刚刚被人退婚,你说惨不惨?"丁长生苦笑道。
  "退婚?你订婚了?"
  "算是吧,你可能知道,我干爹是前组织部长顾青山,但是他刚刚去世了,我的未婚妻就是他的女儿顾晓萌"。
  "啊,顾部长去世了?我怎么不知道?"安蕾很震惊的问道。
  "他生前很简朴,不想过世后过于铺张,所以很少人知道这件事,知道他女儿是我未婚妻的怕是就更少了"  。丁长生解释道。
  "嗯,我们真的不知道,可是,怎么会退婚呢,不会是你的原因吧,是不是看着人家爹死了,帮不上你什么了,你就退婚了?"安蕾好像是发现了丁长生的绝大秘密似得,非常鄙夷的看着丁长生道。
  "唉,我就知道你会这么想,我连面都没见到她,她退婚的理由是我害死了她爸爸,要不是我坚持做手术,还在江都请的医生,说不定我干爹现在还活着"。

  "啊,怎么能这么说呢,你也是好心嘛,要是不做手术的话,到最后也会死掉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