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12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亚男朋友跪着,对我说道:“大哥,放过我们吧!”
  我说:“凭什么放了你们。”
  廖亚男朋友说:“钱我退出来给你们,放了我们吧!”
  我说:“呵呵,十万块钱,很多吗。我觉得我应该为民除害,像你们这样的人,应该去监狱里呆着一辈子,你们这两个社会的渣滓!”
  廖亚男朋友求我道:“大哥,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不敢了,以后我老老实实做人,不再做一夜发财的梦了!钱给你!”
  我呵呵一声,说:“你以为我稀罕那个钱吗!”

  他说:“求你放了我们!”
  他的几个朋友也跟着求,还有廖亚也跟着求我。
  这几个家伙,要是报警的话,那是一辈子也真的毁了,不过,我也没打算毁了他们。
  我说道:“行,去把钱取出来。”
  被刺杀的次数多了,我都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廖亚男朋友站起来,我说道:“你不能去,她去。”
  我指着廖亚。
  廖亚急忙过来,我说道:“你要从监狱辞职!不干!”
  廖亚说:“啊?”
  我说:“是吧,很残忍吧,我毁了你的工作。对吗?”

  她不敢说话。
  我说:“相比起你想要我的命,我可是要仁慈太多了,对吧。”
  她哭着点了点头。
  我说:“辞职不辞职,你说呢。”
  她说:“辞职。”
  我说:“行,还有一个,我写一个保证书,你们签个字,就可以了。这事儿我既往不咎,不过保证书你们签字了之后,如果以后还对付我,那我只能把你们送进监狱。廖亚你去取钱,顺便弄个印泥来。”
  廖亚去取钱,我弄纸和笔来,写了个保证书,拿出他们的身份证,让他们自己签字,写**份证号。
  包括廖亚的。
  保证书上写,于某年某月某日,下午,发生了什么事,何人指使,发生的过程,并且保证以后不再对我进行侵犯,妈的,写了足足三页。
  还好我虽然文采不行,但脑子灵光,写这东西也难不倒我,直接如口述般写下去,让他们签字了就好。
  然后还不行,让他们手指头印泥指纹上去。

  这下好了。
  然后要了那个人的号码,让陈逊去查是哪个。
  十万块来了,我放了人,我对廖亚说:“记住了,一周内滚蛋,我不想再看到你,否则,等死。”
  走的时候,他们三个还被绑着,我对廖亚说:“自己动手解开他们吧。祝你们幸福了。”
  走了出去,觉得他们还是有点可怜,然后拿了两万扔回去给了他们。
  然后出来了。
  上了陈逊的车,陈逊说道:“你太手软了。”

  我说:“没办法,就这样算了吧,走吧。”
  陈逊接了一个电话,挂了后对我说道:“查的那个号码,是网上买的新号,没有实名制。”
  我说:“靠,那该怎么找幕后黑手呢。”
  陈逊说:“还不是你那些敌人。”
  我说:“我也怀疑是康雪或者霸王龙,特别是康雪,她的手段向来如此。阴险,毒辣。”
  陈逊说:“我们却拿她们没有办法。”

  我说:“对,一直都是处于下风的。可是还是要查的,万一是别人呢,是环城帮呢。”
  陈逊说:“他们会吗,我们还帮了他们。”
  我说:“难说。利益之下,还能说什么呢。这点钱拿去用吧。”
  陈逊急忙推却:“这怎么行呢。”
  我说:“拿着吧。”
  他推了过来一半:“我不能要那么多,要这点吧。我开车,不要推过来了。”
  我说好吧,把四万块钱塞进口袋中。
  陈逊拿着两万扔给了后面的兄弟。

  车子开回到了后街饭店面前。
  我下车,走去饭店,想吃点东西,刚才在廖亚那破地方,也什么都没吃。
  “张警官。”
  这柔柔的声音,叫我张警官的,呵呵,好久没听见过了。
  我一回头,薛明媚从路边的一台奔驰车下车,几个保镖跟着过来。
  陈逊几个马上下车过来,呈对峙的样子。

  薛明媚一袭白衣,如仙女下凡,不变的是脸上的抚媚:“张警官那么怕我吗?”
  我说:“想干嘛。”
  她说:“想找你聊点事,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我说:“可以。”
  她说:“就在你们饭店这里请你吃饭吧,你们怕了?”

  我说:“怕什么怕。陈逊,去点菜,什么贵点什么,薛老板娘请客。”
  薛明媚说:“我只请你一个。”
  我说:“也可以,陈逊,多点一桌,一样的最贵的菜,你们一个包厢,我们两个一个包厢。”
  陈逊说是。

  我做了个请的手势:“薛老板娘,这边请吧。”
  薛明媚今天看起来,好像心情还不错。
  她的人跟着进了饭店里。
  然后薛明媚让他们到旁边包厢吃饭去了,她则是和我进入了一个包厢,两人自己在一个包厢。
  她拿出手机,玩着手机。
  我看了一眼,她竟然玩的是连连看之类的游戏,玩腻了,然后又是玩大家来找茬。
  接着,上菜了。
  我说道:“吃饭吧,有什么好玩的。”
  薛明媚说:“是没什么好玩的,但相比起监狱的无聊时光,这个就好玩了。”
  我说:“那倒也是。”

  薛明媚看了看,说:“你们饭店没有酒卖吗?”
  我说:“想喝什么酒。”
  薛明媚说:“什么酒贵,就喝什么酒。”
  我说:“行,满足你的要求。”
  叫来了服务员,弄了两瓶最贵的红酒上来。
  薛明媚说:“你们饭店最贵的酒,也才这个价。”
  我说:“呵呵,昔日小女囚,今天翻身了,享受的都不一样了。对我们来说,这已经很贵了。很奢侈了。”
  薛明媚说:“正因为曾经的欠缺,所以,现在就要补偿回来。”
  我说:“嗯,也对。”
  薛明媚说:“你会觉得对吗。”

  我说:“呵呵,不敢说对不对,但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追求。只要是能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就是幸福的。”
  薛明媚说:“哪怕我做错,杀人放火,你都觉得是对的吧。”
  我点了一支烟,说:“今天的你,和昨天的你,又不一样,我以前可能会说一说,可现在,我能说什么。”
  薛明媚看着我,问:“你是怕我吗。”
  我说:“你就算当了全市的老大,黑社会大姐大,我都不会怕你。”
  薛明媚说:“如果我做错,为什么不敢说。”
  我说:“靠,你有男朋友,他会说,再说,我凭什么什么管你。”
  薛明媚说:“以前呢。”

  我说:“说现在吧,现在我们是什么,朋友吗。不是吧,我们是敌人。”
  薛明媚点了点头。
  服务员上了一大堆菜。
  全是最贵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