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3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所以,今晚,今晨,这一切都是她预谋好的,因为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等下去了,再等下去,自己也许会疯掉。
  她没有谈过恋爱,和寇大鹏的结合是经人介绍结合的,先结婚后恋爱,可是这样倒置的感情导致1亲情严重的腐蚀了爱情的存在,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她不顾一切要投入到丁长生怀抱里的原因  。
  "你喜欢我吗?我这样是不是破坏了我在你心里的印象?"赵馨雅的手指在丁长生的**上画着圈,问道。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但是我知道我开始什么时候喜欢你的,就是在第一次到你家吃饭的时候,还记得我给你买的那条项链吗?"

  "嗯,记得,可是被我卖了,当时我搞传销,实在是没钱了,就卖了"。赵馨雅不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明天我再买一条就是了,我现在没有其他的东西,但是钱还是有一些的"。丁长生毫不犹豫的说道。
  "好啊,你居然在那个时候就打我的主意了,看来寇大鹏真是不长眼,带了一个狼崽子回家"。
  "嘻嘻,是吗?我就是一头狼,还是一头色狼,真是恨不得早把你吃了"。丁长生狠狠得说道。
  "还说呢,你真是胆大包天,在临山镇的时候,那次要不是我反抗的紧,是不是在我家客厅里就把我吃了?"
  丁长生当然记得,赵馨雅更是记得,那一次要不是钟表打断了两人的节奏,说不定那天赵馨雅就真的沉迷其中了,那是两人之间关系暧昧的第一次,可是自那之后,没有了丝毫的进展,直到今天两人你情我愿的在一起说着情话。
  "但是我很遗憾,居然没有在沙发上做成好事,哎,要不现在试试?"丁长生笑道。
  "去你的,这都天亮了,我该回去了……"赵馨雅笑道,可是话没说完,就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赵馨雅的脸立刻就变白了,"谁啊,这么早?坏了,会不会是莹莹来找我了?"
  丁长生皱眉道:"不会是这么巧吧,怎么办,要不要告诉她算了?"
  "那怎么行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孩子的心思,不行,坚决不行,你快去看看是不是她,要是她的话,你就说我不在,出去买早餐了,千万不能让她知道我在这里过的夜,我们之间的事更不能让她知道"。赵馨雅小声说道。 
  ;
  丁长生光着脚去了门口,打开猫眼向外一看,果然是寇莹莹,立刻回来告诉了赵馨雅,此时,赵馨雅已经胡乱穿好了衣服,藏到了门后面。
  不一会,见丁长生提着自己的鞋进来了。
  "怎么样?真是她?"赵馨雅紧张的问道。
  "嗯,你到旁边的屋里躲一会吧,我待会带着她出去吃饭,然后送她上学,我就说你去给我买药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对了,手机,手机关机"。丁长生指了指床头上赵馨雅的手机,并且迅速的收拾了一下房间。

  等这一切都弄完,丁长生装作睡眼朦胧的样子去开门。
  "咦,怎么是你?"丁长生声音沙哑的问道。
  "刚起来啊,我妈妈呢,她昨晚说你病了,她不放心,昨晚没回去,怎么?她不在啊?"寇莹莹进屋之后就到处乱看。
  "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我好像是听她说我的药吃没了,要出去买药,我一直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走的"。丁长生的卧室半开着,寇莹莹倒是没进去看,但是扫了一眼,发现里面确实没人。
  "哦,我打电话问问吧,长生哥,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寇莹莹坐在丁长生身边,关心的问道。

  "没事,我待会再做做运动就好了,做做运动出出汗就没事了"
  "怎么了,肚子疼啊?"寇莹莹问道。
  "没有,对了,莹莹,你吃早餐了吗?我饿了,一起去吃早餐吧,顺道看看你妈妈回来没有?"丁长生终于是扯到了正事上。
  "好啊,走吧,好久没和你一起吃饭了"。寇莹莹高兴地说道,对于她来说,能和丁长生多呆一会都是幸福的,她现在很怀念以前的日子,那个时候自己还很小,但是却有很多的时间和丁长生在一起,但是随着自己慢慢大了,丁长生的官也大了,两人之间的见面反而是越来越少了。
  听着防盗门终于是咣当一声关上了,赵馨雅悬着的心才真正的放下了,经过了昨晚的一夜疯狂,虽然身上的汗渍让人很不好受,但是她此刻的心里却是很放松,好像是刚刚洗了一个热水澡一般舒泰。
  此时的石爱国才是刚刚起来,自从卸任市委书记,他的生物钟都推迟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干,所有的工作就是一个字,等。
  但就在他刚起来时,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居然是省里的电话,这让他很吃惊,因为这个时候还很早,要是没什么急事的话,省里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的。
  "喂,爱国同志吗?我是梁文祥啊"。

  "哎呦,我没听出来,梁省长你好,起这么早"。石爱国本来是倚在沙发背上接的电话,但是一听是梁文祥后,立刻就坐直了,之所以只知道是省里的电话,但是不知道是谁的电话,就是因为这个电话是省长家里的电话,石爱国有梁文祥的手机号码,但是家里的电话他还真是没有注意过
  "不早了,我知道,爱国同志,你一直对这个时候卸任湖州市委书记耿耿于怀,但是你要知道,这是工作的需要,所以……"梁文祥侃侃而谈,但是石爱国却是丈二和尚了。
  梁文祥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谈的居然是自己卸任的事,这是什么意思?石爱国一直在猜,但是还得分出一半脑子思考怎么和梁文祥对话,所以,虽然是早晨起来,脑子还算清明,依然不知道梁文祥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
  "梁省长,这些事都过去了,再说了,我服从组织的安排,我也是党员,组织需要我,我就上,组织不需要我了,我就下,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石爱国斟酌着说道,因为不清楚梁文祥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自己也不能把话都说满了,而且都到了这个时候了,牢骚话已经没意思了,还是说点积极向上的话比较好。
  "嗯,这就是老党员的觉悟,爱国,你为湖州做的工作大家都知道,至于没有做好的工作,责任也不在你,这大家都一清二楚,所以,组织上决定,让你继续在合适的岗位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据可靠消息,中央决定由你担任中南省的统战部长,你有个思想准备吧,好了,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等组织和你谈话吧,就这样了。"
  "好,再见,梁省长"。石爱国机械的说道。
  一直以来,石爱国对梁文祥有很大的怨恨,原因就是在梁文祥刚到中南省时,石爱国是第一个表忠心的,第一个拜访梁文祥的,但是自己的市委书记被拿下来,据说梁文祥一句话都没说,甚至还是赞成的,这让石爱国一直都有一种所托非人的感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