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2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赵馨雅问道。
  "没有,没有,馨雅姐,我这会不冷了,你还是起来吧"。
  "我一夜都没睡了,我还不能在这里躺一会?"赵馨雅笑着问道。
  "不是,我是怕,我怕……"
  "怕,你怕什么?我记得前几天你喝醉的时候胆子很大啊,居然把我硬生生拽到了床上,还,还……"赵馨雅还是有点说不出口,毕竟这事让自己亲口说出来还是有点难为情。
  "啊,馨雅姐,那晚,那晚是你?"丁长生这下大吃一惊,但是内心里却是狂喜;
  本来他认为那晚是司嘉仪,自己和司嘉仪虽然是朋友关系,但是还没有好到要上床的地步,而且司嘉仪的老爹现在是市委书记,自己要是把她给睡了,万一司嘉仪要是赖上自己,自己怎么向顾晓萌解释,他这一段时间都在为这事忐忑不安,但是没想到那一晚和自己共度巫山的居然是赵馨雅。

  还有一喜就是自己虽然以前和赵馨雅有过暧昧,但是那也只是暧昧而已,可是自从赵馨雅到了湖州,虽然常来自己家里替自己做家务,可是丁长生不想因为自己帮了赵馨雅就想着和她发生什么关系,那样的话显得自己和她的关系成了交易  。
  可是没想到的是,那一晚自己居然误打误撞的和她发生了关系,迷醉之间的发生了那样的事远比清醒时做过的事要坦然的多。
  丁长生欠起身子,用自己的手掌托着自己的下巴,再看看依然躺在自己身边的赵馨雅,他现在明白了赵馨雅今晚为什么会这样了,要是没有之前的那层关系,赵馨雅怎么会脱了衣服躺进他的被窝里呢?
  "我明白了,馨雅姐,你怎么不告诉我?"丁长生伸手抚摸着赵馨雅柔嫩光滑的脸庞说道。
  "这事能说吗?那天都早早走了,就是怕你起来,难为情,再说了,我也没有思想准备,只是那天晚上你的劲那么大,我根本走不了,硬是被你拉上了床,我还能再说什么,我总不能大晚上的喊救命吧"。赵馨雅没好气的说道。
  "馨雅姐,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但是我不知道这种喜欢会不会给你造成伤害,会不会伤害到莹莹,所以,一直以来,我都不敢"。
  "哼,我以为你调我到湖州来就是为了和我在一起呢,没想到把我调来了,居然扔在那里不管不问了"。赵馨雅皱起自己的小鼻子,委屈的说道。

  "呵呵,原来馨雅姐一直都是想着我的,你怎么不早说呢"。丁长生低下头,让自己的嘴唇无限的大接近赵馨雅的香唇。
  赵馨雅嘟起嘴就能够到他的嘴唇,但是当她真的嘟起嘴想要亲吻他时,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居然悄悄地拉进了这样的距离,使她扑了个空,可是当自己回到原来的位置时,他又不知廉耻的凑了上来。
  这一次,她不再犹豫,她伸出来自己的香舌,可是也只是勉强的够到了他的唇,他再一次的逃脱了。
  这样的挑逗使得她异常的恼火,终于,她将自己的胸怀袒露出来,伸开双臂,紧紧地勾住了丁长生的脖颈,将他无限近的拉向自己。
  终于,她将自己的香唇献上,献给自己的小男人,献给给了自己第二次生命的男人,虽然她知道,这是一个抢手的男人,不但是自己,就连自己的女儿也对他倾慕已久,可是爱情从来都是自私的,这句话适合于任何人,不管是谁,得到的就是得到了,得不到的都是痛苦的。 

  ;
  刚才,他嫌被子太少,因为他很冷。  
  现在,他嫌被子太多,因为他很累。
  厚厚的被子盖在他的身上,而他此时弓着腰将赵馨雅压在身下,可是这被子实在是太沉了,于是挥了一下胳膊,将身上的被子几乎都掀掉了
  "别,这样会感冒的,你不冷啦?"赵馨雅生怕再冻着丁长生,于是起身要拿回被子,但是被丁长生一下子摁住了。
  现在两人上面只有一床被子,赵馨雅盖着丁长生,丁长生盖着被子。
  "不冷了,有你,我就很热,你不信你摸一下"。丁长生盯着赵馨雅,将她的一只手拿向自己的额头,的确,那里已经开始出汗了。
  虽然心里渴望,但是在自己的内心里,赵馨雅还是很紧张的,上一次在丁长生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发生了那些事,但是这一次,两人都清醒得很,所以当丁长生的禄山之爪攀上她的山峰时,她还是浑身战栗了一下。
  可是在丁长生的心里却是一目了然,因为手感很好,没有罩罩带来的那种隔阂,全是肉与肉之间的交流,那一层薄薄的亵衣又怎么能将这一快感拒之门外呢。(.
  随着丁长生的腰身不断地舒展,在这个只有两人的家里,赵馨雅尽情的施展了自己的歌喉,她不是一个爱唱歌的人,但是这一晚,那些由呻吟形成的曲调,却让丁长生一次次的迸发,因为那是催人奋进的歌曲,是号角,是命令,更是无尽的妖娆。
  当一切都停下后,房间里充斥着诱人的味道,地上满是纸巾,这个时候丁长生也不冷了,很热,露出半截解释的身躯,倚在床头上,而赵馨雅则是露出半个香肩,依偎在他的怀里,一只手伸进被子里,在丁长生的腹部不停的摩擦着  。
  "累吗?"
  "累,但是累死也值了,以前我以为馨雅姐是个文静的老师,没想到这么文静的老师居然这么疯狂"。丁长生笑道。

  "取笑我?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要死要活的,我才不会呢"。赵馨雅略带些羞涩,但是她是过来人,对于男女之事并不排斥,而且在跟着寇大鹏的那些年里,虽然寇大鹏在外面彩旗招展,但是赵馨雅却是一个老老实实的顾家女人,不曾有半点越轨的事情发生。
  可是即便是如此,依然留不住寇大鹏的心,渐渐的,赵馨雅的心也就死了,要不然也不会走到离婚的地步,可是那都是过去了。
  当自己从手术台上醒来时,那就是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而这个小男人将自己救了回来,又将自己送到了自己热爱的三尺讲台上。
  可是她是一个女人,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她也是有思想的,她也是有**的,当生活上的**满足之后,生理上的**却更加的强烈。
  虽然来到湖州后,也有男人向自己献过殷勤,表达过那方面的意思,可是她依然心存顾忌,因为她不知道那些男人会不会像寇大鹏那样,将自己作为一个生活的工具,而不是伴侣,所以,这样的机会她拒绝了很多次。
  直到那一晚,那一晚是她的生命再次迸发光彩的时刻,虽然丁长生不知道是自己,可是那一晚也是自己最放得开的时候,因为截止到那一晚,她已经整整三年没有经历过男人的洗礼了,那一晚,她彻底沦落在自己不经意间踏进的陷阱里辉煌人生;

  虽然那是陷阱,可是那一晚之后,自己却不停的问自己,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他,自己是不是一直都在想着让他走进自己的生命里,可是既然他走了进来,自己还有什么不能放得开的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