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2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过段时间就好了,这几天你一直没有休息,你先回去休息吧"。杨晓说道。
  "那好,干妈,要是有什么事的话,给我打电话,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干妈,我会一直照顾你,还有晓萌"。丁长生说完,转身就走,他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再哭出来,不知道为什么,他本以为在自己的父母去世之后,自己就再无眼泪,但是没想到这几天自己依然是很悲伤,这种悲伤不是能用语言描述的,但是却实实在在的伤在自己的心里。
  回到自己家里,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再也不愿意动弹,也许是困极了,躺在沙发上,就这么浑浑噩噩的睡去了。
  这一睡就是十多个小时,直到自己被噩梦惊醒,他梦到顾晓萌拿着一把菜刀追他,非得说顾青山是他害死的,要丁长生赔她爸爸,丁长生想跑,但是跑不动,一着急就醒了  。
  醒来后看到自己还在沙发上睡着,但是身上却盖着被子,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看到的是赵馨雅坐在沙发的另外一头歪着,看样子是睡着了,而这个时候,看到客厅里的灯亮着,自己回来的时候还是白天,现在居然天黑了,自己这一觉就睡了这么久。
  "你醒了?没事吧,喝水吗?"丁长生在沙发上的动静惊醒了赵馨雅,她连忙坐起身问道。
  "几点了?"丁长生喝了一口赵馨雅递过来的水,问道。
  "快十二点了,你想吃东西吗,我去做点"。赵馨雅站起来说道。
  "不吃,不饿,什么都不想吃"。丁长生叹息道。

  看着丁长生的憔悴,赵馨雅猜想,丁长生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要不然不会这个样子,自己开门进来都没有惊醒他,看来是真的累了。
  "长生,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赵馨雅从洗手间里用热水洗了一块毛巾,拿出来递给丁长生,让他擦擦脸。
  "我干爹死了,这几天都是在处理丧事来,累了点"。丁长生裹着被子,好像是很冷的样子,但是他的脸上明明有虚汗。
  "啊,什么时候的事啊,我怎么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我也好去看看他"。赵馨雅小声说道。
  "唉,人死不能复生,去了也难受,还不如不去呢"。丁长生缩在沙发里,身上裹着被子,但还是瑟瑟发抖。
  "你,你是不是病了?"赵馨雅说完就走了过来,然后伸开手摸了一下丁长生的眉头,烫的厉害,看来真是病了。
  "哎呦,这么烫,赶紧去医院打针吧,这样下去可不行,会烧坏了肺的"。赵馨雅说着就要起身去准备送丁长生去医院。
  "不用,我抽屉里有药,给我拿点感冒药,吃了睡一觉就好了"。丁长生咬着牙说道。

  赵馨雅伺候着丁长生吃了药,又把丁长生扶到床上躺下  。
  "馨雅姐,你走吧,我没事,莹莹自己一个人在家里会害怕,你赶紧回去吧"。丁长生紧了紧自己的被子,说道。
  "你睡吧我待会就走"。赵馨雅笑笑,将床头的灯灭了,但是没关卧室的门,她坐在沙发上喝了口水,一直看着丁长生的卧室,虽然丁长生让她走,但是他这个样子她怎么放心走。
  看着那个房间,想着那晚发生的事,她一直都不知道丁长生是否知道那晚发生的事,是否知道是自己和他发生了超越人伦的关系,心里想着要是丁长生知道了会怎么样?
  这是她一直担心的问题,在海阳时,那个时候自己就知道丁长生的心思,但是那时自己有老公,而且丁长生一口一个婶的叫着自己,自己怎么可能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自从自己自杀后,丁长生将她调到湖州来,自己又重新登上了讲台,这才是她的新生,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之后,丁长生对自己竟然一直都是敬而远之,开始的时候自己还以为是丁长生故意为之,可是到那晚稀里糊涂的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后,自己居然很渴望这样的事再次发生。
  虽然一想到这些自己的脸就发烧的厉害,可是自己的内心就是禁不住会这么想,尤其是自己一个人在自家里晚上睡不着时,她都会在想,丁长生现在在干什么,他现在在哪里?
  而且为了寻找那种感觉,她时常将自己家里的所有被子都找出来,一床一床的盖在自己身上,可是还是找不到那种被男人压着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是鸦片一样,让人上瘾,只要是吃过,就永远忘不掉那个味道,那种噬人心肺的感觉让人欲罢不能,有时候她就在想,再有一次,就一次我就满足了,虽然这是自欺欺人的感觉,但是她就这么一直自欺欺人。
  她才三十多岁,还不到四十岁,这是一个女人的欲望最强烈的年龄,但是往往这个时候的男人已经是在走下坡路了,而赵馨雅更为彻底,她现在已经没有男人了,是丁长生让她知道了做女人的快乐,虽然只有一晚,可是这一晚让她念念不忘。
  虽然有时候丁长生不在家,她有钥匙,以给丁长生收拾房间的名义,偷偷的接触着丁长生用过的一切,尤其是丁长生穿过的衣服,每次都会捂在自己鼻息偷偷的嗅好久,那是男人的味道,这样的事只有她自己知道。 
  ;
  就在赵馨雅在外面的沙发上胡思乱想时,她口袋里的手机激烈的震动起来,这把进入冥想的赵馨雅吓了一跳。  
  "妈,你在哪儿呢,还不回来吗?"寇莹莹在自己家窗户里看到了斜对面丁长生家里的灯光。

  "我在你长生哥哥家里呢,他病了,我刚刚喂完他药,待会就回去,你先睡吧"。赵馨雅小声说道。
  "啊,病了?怎么回事啊,我去看看他吧"。寇莹莹一听丁长生病了,就很担心,立刻就要过来看看丁长生。
  "你不要过来了,他刚吃完药睡着了,我不知道他待会要不要水喝,烧的厉害,看看吃完药管不管事吧,要是不管事的话我待会得送他去医院,你先睡吧,你明天还得上课呢,听话"。赵馨雅知道这小妮子的心思,却也委婉的拒绝了。
  "那,你自己能行吗?"寇莹莹试探着问道。

  "没事,要是我治不了的话,我再叫你,或者是叫救护车直接送到医院就行了"。赵馨雅解释道。
  "嗯,那好吧,妈,那你自己小心点,我先睡了"。寇莹莹不甘的说道,但是一听丁长生已经睡觉了,自己这个时候过去再打扰到他就不好了,所以也没再坚持。
  虽然赵馨雅一直都在注意着丁长生屋里的动静,但是不知不觉间还是睡着了,朦朦胧胧间感觉到好像是有人在要水喝,赵馨雅一下子就惊醒了,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幻觉,但是仔细倾听了一下,发现的确是丁长生在小声的咳嗽,而且咳嗽的还挺厉害  。
  赵馨雅立刻站起来倒了一杯水进了房间,果然看见丁长生把杯子掀到了一边,身上全是汗,好像是吃了药管事了,可是因为出了汗,所以此时的丁长生感觉口渴的厉害,可是自己身上还像是没有什么劲,硬是起不来。
  赵馨雅来到他的床前,伸手托住他的头,丁长生借势欠起身来,张开嘴开始喝赵馨雅端过来的水,但是不知道是烧迷糊了,还是根本没有注意到这是谁,喝完水立刻又躺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