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2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不是随便的人,但是看到叶姐,我的心就化了,即便是明天就坐牢,我也要得到叶姐,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叶姐,只要你,从了我,让我干什么都可以"。丁长生的语言极尽挑逗之能事。

  叶文秋的脸渐渐发红,发热,这样的话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虽然她已经结婚了,但是那个远洋大副的嘴笨的和没长嘴似得,这样的话他怎么会说的出口,但是女人最喜欢的不是男人多么爱她,而是那个男人说多么爱他。
  极乐图里的手法让丁长生如鱼得水,在这之前还真是没在哪个女人身上用过,但是这让丁长生尝到了甜头,在今天之前,他可是从来没有和叶文秋见过面,但是现在已经让叶文秋渐渐无法招架丁长生的进攻。
  "不,不要,我不能这么做,不能……"在丁长生的身下,叶文秋被死死的压住,但是整个人却还在不停地扭动,可是她的精神却已经是渐渐迷乱,丁长生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扣子虽然很多,但是并不繁琐,所以当叶文秋感觉到哪里不对时,丁长生已经让她的上衣扣子全部解开了,而且里面就是一件黑色的小衬衣,可是就在外面的套装被解开了全部的束缚之后,饱满的胸脯已经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上突起的两座山峰,给人一种想要攀爬的感觉。
  一只利爪首先占据了这山峰中的一座,还没等叶文秋提出抗议,就感觉到自己的香唇被死死的封住了,再想呼救时,已经是千难万难,但是此时的她也已经是丢盔弃甲,这倒不是她的意志力不坚定,也不是她没有坚守人伦道德的自觉性,而是她的身体已经不听她的调遣。
  思想上在想,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么对不起自己的老公,可是身体的思想却在告诉她,就这一次,一次而已,谁也不知道,就这么一次放纵,他不是本地人,他不会缠着自己,只要尽情的享受这一次就好。
  我也是人,我也是女人,多少个寂寥的夜里瞪着眼睛难以入睡,多少个早晨醒来自己的身边空无一人,我就放纵一次怎么了? 

  云鬓散乱,香汗淋漓。
  任凭自己的身体在一次次巅峰中弯曲,挺直,再弯曲……如此循环往复的重复着同样的节奏。
  但是丁长生却没有这么幸运,他惊讶于叶文秋的超强身体素质的同时,也感觉到了一丝讶异,那就是每一次的感觉都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这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一种享受,而是一种侮辱。
  虽然在这样的环境里和这个早晨还很陌生的女人在一起很刺激,但是自己绝不是新手,可是第一次深入探秘时,自己居然连一分钟都没能撑住就丢盔卸甲了,这让他感觉到自己很没面子。
  离自己定的火车票还有一个小时,可是当第二次再次身临仙境时,感觉到的不仅仅是不同寻常的紧致感觉,而是感到觉有无数的小手拉着他向前走,前面是什么,没人知道,就连丁长生这个欢场老手也惊讶于自己的经历。
  突然间,在他跪在叶文秋身后,一次次的冲锋时,忽然间记起极乐图里关于女人的记载,那是道家关于修炼时人鼎的描绘,像极了自己现在自己的经历,于是他不在盲目的浪费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按照极乐图的描绘充分的吸收着叶文秋的精华,好像这比单纯的男女欢合更加的令人感到舒泰。
  而叶文秋好像是充满了力量,开始的时候她还是遮遮掩掩,好像是放不开似得,但是经历了一次死过去的感觉之后,她好像完全的苏醒了,不但是完全的配合着丁长生,而且还不断地向丁长生索求着  。 
  "今天我才知道女人疯起来的确是要人命啊"。云歇雨收,丁长生将叶文秋揽在怀里,感慨的说道。

  叶文秋这个时候才慢慢的醒悟过来,虽然很想将这个毁了自己清白的男人杀了,可是想想自己刚才的疯狂,的确是自己的不是,他打开了那个恐怖的盒子,而从那个盒子里跑出来的欲望却毁了自己的清白。
  "你,你就是一个混蛋,你给我记住,就这一次,要是让人知道了,我会杀了你"。叶文秋说完挣扎着起身去了洗手间冲澡去了。
  在洗手间里,看着镜子里的女人,依然是全身布满红晕,这么久了,依然没有消失,而自己的脸庞也显得更加的有光泽,虽然脸上有些污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自己的身心却好像是脱胎换骨一般。
  不过让她不明白的是,虽然第一次这个男人也和自己的老公一样,不一会就丢盔卸甲了,可是后来的两次却是一次比一次长久,可是自己的老公却从来都是一分钟先生,这让她还没有进入状态就结束了。
  虽然丁长生该死,但是今天她才明白什么是女人,才知道做女人的好。
  四个小时之后,高铁列车缓缓驶入了站台,丁长生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了医院,可是到了医院后,看到的不是激烈的抢救场面,而是哭昏在地上的顾晓萌和杨晓。

  不用说,顾青山走了,走得这么突然,自己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虽然自己以最快的速度赶了回来,但是依旧是没能和顾青山说句话。
  "晓萌,干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丁长生走到她们身边,也跪了下去,和这娘俩抱头痛哭。
  "呜呜呜……"顾晓萌只是哭,这个时候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丁长生抱住她,生怕她出什么意外,看来这才是刚刚去世不久,而杜山魁也在旁边照应着,但是他并不能帮上什么忙。
  "长生,你回来了,你干爹走了,走的太快了,你去看看他吧"。杨晓看到丁长生来了,抽抽噎噎的说道。
  "干妈,我这就去看看干爹最后一面,但是你不能再哭了,你哭坏了身子怎么办啊,还有晓萌,你也不要哭了,好好照顾干妈……"丁长生虽然这么说,但是依然是泪流满面  。
  丁长生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经历了两次亲人的生死离别了,这一次尤其让他感到内疚,他不知道如果自己没有让顾青山做手术,顾青山是不是就会活的长久一点,要是保守治疗的话,会不会活的长久一点。
  "你走,你走开,这是我们家的事,不用你管,我爸爸就是你害死的,要是不做手术的话还能多活几年,都是你,做手术,做手术,是你害死了我爸爸,你滚……"终于,还没等丁长生的内疚好多少,顾晓萌果然是将全部的责任都推到了他的身上。
  "晓萌,不要这么说,他也是好心,他是我们的干儿子,怎么会害你爸爸呢,不要乱说"。杨晓已经看到了丁长生的尴尬和难受,但是自己女儿这么说,这样对丁长生不公平。
  可是此时顾晓萌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在她看来,就是丁长生害死了自己的父亲,虽然连自己都觉得这有点荒谬,可是,这是唯一可以让她心里感受好一点的理由,所以,将自己爸爸去世的责任推到丁长生身上,是她感觉到自己心里压抑得到解放的出口。
  丁长生有口难辩,自己现在还能说什么呢?
  可是就在他内心里感伤不已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顾晓萌居然站起身,在他毫无反应的情况下给了他一个耳光,丁长生的身体不弱,但是当这一巴掌打在脸上后,还是感觉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同时自己的眼前好像是有很多的小星星在飘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