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12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片刻之间就收拾好了,他知道作为一个大酒店的经理,买张票轻而易举,这个女人不过是想找回点面子,一逞口舌之利罢了。

  "看不出,叶经理居然这么暗示我的,你早说啊,唉,这事还真是怨我,你在我房间里呆了一天,我们居然什么都没有发生,真是耽误了良宵啊"。丁长生说着转身朝叶文秋走了过去。
  叶文秋看到丁长生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心里一震,心想,这家伙不会是想干什么吧,于是下意思的起身想要跑,可是,还没等自己站起来,就被丁长生按在了椅子上,她想挣扎,但是两条胳膊被丁长生结结实实的摁在了椅子扶手上,这样以来就等于将自己的中盘全部暴露在丁长生面前了。
  富贵险中求,从梆子峪的大山里见到寇大鹏和田娥茹媾合时起,他一直都在赌,可以说纵观丁长生从政到现在,赌徒的成分占了很大一部分,但是直到现在,他的运气都很好,一直还都没有输过。
  本来,有了今天的的地位和财富,他本可以按部就班的徐徐图之,可是他得到的消息却是中北省针对他招商引资的封杀,这无疑是断了他的前途,所以他的赌性再次迸发  。
  "这里没有别人,只有你我,你说我们干点什么事可以打发这无聊的时光呢?"丁长生弯腰看着眼前的美人,尽管叶文秋的头摇晃着,试图摆脱开丁长生那赤裸裸的侵略目光。
  "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乱来啊,你要是乱来我就叫人了"。叶文秋看到自己一时间居然真的无法摆脱他,但是言语里倒是希望自己能吓唬一下他,把自己给放开。
  "是吗?你倒是叫啊,看看谁能来,看看谁敢来,谁要是进来,我就不单单是要她赔十万的事了,那就是连人带钱都赔进来,看看,这不是有一个例子了吗?"丁长生得意的看着叶文秋道。
  "你,你不是要回湖州吗?还不赶紧点,晚了可真的就没车了"。叶文秋本想吓唬他,但是这家伙好像是断定了自己不会叫人,其实她自己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如果自己真要是叫人,不管如何,自己的脸算是丢尽了。
  "好吧,你打电话,给我订票"。丁长生将手机递给了叶文秋,然后放开了她。
  叶文秋拿起电话,立刻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但是刚刚到了门口,还没等自己的手接触到门,就感觉自己被人从后面给抱住了,她的心里一惊,心想,完了,今天算是完全的失策了,自己怎么就会这么相信这个王八蛋,居然在这里呆了一天的时间。

  可是自己想想,这一天除了看着丁长生白痴一样的数钱玩,好像自己和丁长生聊得还是蛮开心的,而且关键的是,丁长生是她姐姐的朋友,她对他放下了最应该具有的警惕。
  她实在是想不到,现在江湖的险恶,那些表面上衣冠楚楚的人,最好对熟人下手,一方面知根知底,另一方面,大家都是熟人,即便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了面子,一般都不会声张,而丁长生好像很好的把握住了这个规律。
  "你放开我,我打电话呢……"叶文秋低声说道。
  "我知道,你打你的电话,我不妨碍你"。丁长生虽然这么说,但是手里却是没有闲着,就当叶文秋刚刚接通前台的电话时,他的手居然毫无顾忌的袭击了叶文秋的馒头山。 
  "你,你这混蛋……"叶文秋心里悚然一惊,脱口而出,但是这个时候电话已经接通了。  
  "喂,叶总,你说什么?"前台小姐一听电话里的声音,皱眉问道。
  "哦,没事,你给湖州的丁先生订一张去湖州的高铁票,越快越好"。叶文秋声音急促的说道。
  不但是声音急促,而且呼吸也沉重起来,丁长生只是看到了她是一个女人,但是不知道的是她是一个刚刚结婚的女人,准确来说,结婚不到半年,可是她的丈夫却已经是离家四个月了。
  虽然叶文秋干的是酒店,可是并不像其他干酒店的女孩子一样,她很保守,而且她是酒店管理的科班出身,干到这个经理完全是自己的努力。

  即便如此,要管好这么一家酒店也是不容易的,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更何况还有丁长生这样的无赖客人时不时的给他制造点麻烦。
  叶文秋的老公是一个远洋船员,一边倒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飘在海上,这对于刚刚尝到夫妻之乐的叶文秋来说,无疑是一个折磨。
  "你,你想干什么,你现在放开我,我可以当没事一样,你……"叶文秋还在挣扎,但是自己好像是被丁长生抽干了力气,挣扎的力道却是越来越慢  。
  "叶经理,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我就知道,我陷进去了,彻底的陷进去了,所以,拿钱我不要了,我只要你,只想得到你"。丁长生从后面抱住叶文秋的腰,上下其手,叶文秋一个花信少丨妇丨怎么可能抵挡得住丁长生这个花丛老手的手段。

  所以,虽然她的身体在丁长生怀里不断地扭动,试图摆脱丁长生,可是实际上这种扭动也可能是情动的表现,只不过叶文秋不知道自己的动作更加的刺激了丁长生要征服她的野望。
  在来北原之前,丁长生一直都以为华锦城和袁焕生的关系就是生意伙伴关系,但是见到了袁焕生后,让他留意的不是袁焕生的袁氏地产,而是在袁氏地产任总裁的叶茹萍。
  叶茹萍虽然在袁氏地产任总裁,但是袁氏地产的百分之四十的股份却是叶家的,这也是丁长生为什么要接近叶家的原因,而这个消息却是闫培功告诉他的。
  闫培功说,叶家在北原是一个大族,而且家里经商的很多,不但是在北原市本地,还有很多是在外地,而且叶家最成功的商人却是在马来西亚,这很是让丁长生吃惊,自己本来是想将当年宇文家的旧部引导到湖州去,没想到牵出了这么一个秘密。
  叶家家大业大,能人辈出,但是自己能接触到的却是只有叶茹萍,可是现在叶茹萍对自己是避而不见,正当丁长生感到有点沮丧时,没想到叶家的另外一个女人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了,这当然就是叶文秋了。
  所以不论丁长生是**上脑也好,霸王硬上弓也好,总而言之,现在的事还是在赌,他赌自己的魅力,他赌叶文秋不敢声张,虽然是凶险无比,可是自己非赌不可。

  "你混蛋,你居然这样对我,我不是那样随便的人,你,你恐怕是看错人了"。叶文秋此时咬着牙,但是时不时却吐出自己的舌头舔一下自己的嘴唇,这个时候,在丁长生的带动下,叶文秋已经歪歪斜斜的被他拉到了床边,而且丁长生那双可恶的大手居然已经将自己的衣摆从自己的套群里拉了出来,并且顺着自己的衣摆伸到了衣服里。
  那里是缎子般的肌肤,丁长生这一天都是在屋里,所以手很温暖,虽然在他的手接触到叶文秋时,叶文秋颤抖了一下,但是随即就释然了  。
  而丁先生此时却按照一浊道士给他的极乐图上的记载,对叶文秋展开了一边倒的攻势,开始的时候丁长生的手攻到哪里,叶文秋嘴里抗议着,而且她的手也防守到哪里,可是这种防守渐渐显得力不从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