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70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他们林轩被人盖板砖是不是真的,他们都说是真的,而且他们都猜测是程昱干的。
  第三天上学,林轩的一个小弟也被人跟踪盖了板砖,住院了。
  毫无疑问,这肯定也是程昱干的。
  第四天上学,林轩的另一个小弟同样也被人跟踪盖了板砖。

  不过这个小弟比较幸运,就在程昱盖他后脑勺的时候。他隐隐约约觉得似乎有什么人跟着他,立即转过了身。
  结果被一板砖盖在了脸上,当即鼻血横流。
  程昱看到没有得逞,也不敢久留。转过身跑了。
  程昱这个坏痞子,居然专门下黑手,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
  我和林轩的几个小弟商议了一下,决定出学校找程昱。狠狠地收拾一顿程昱,打的他再也不敢在我们背后下黑手。
  恰好第五天星期六。
  一大早,我们在中山广场集合,然后开始扫荡各个网吧、游戏厅、动漫城这些地方。希望能找到程昱。
  从早晨找到晚上,我们连程昱一根毛都没有找到,大家都有些灰心丧气。
  我们毕竟是县城,不是什么大城市,骑个自行车,三个小时就能绕着县城走一圈。
  我们现在几乎找遍了所有的网吧、游戏厅,只剩下了东郊那一片地方没有找。

  如果连东郊都没有,也就预示着我们今天的计划失败了。
  吃饭的时候。我们去了非常便宜的面馆。
  我们这些人和马娇、林轩他们的家庭不能比,他们家里面有钱,平时肯定不会出来吃面。
  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一碗面有时候就是改善生活。
  吃面的时候。一个家伙调侃我:“楠哥,听说你被富婆包养了?就连苹果手机都是富婆给你买的。既然你这么有钱,你请哥几个吃点好吃的吧!”
  我皱起了眉头。

  我最讨厌别人说我被富婆包养的话。
  我抬起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说话注意点!”
  这个家伙不敢反驳我,低下头“切”了一声。嘟囔起来:“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被包养了吗?”
  听了这个家伙的话我顿时火冒三丈。

  我扔下筷子,拧起眉头说:“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如果不是看在林轩的面子上,我现在一碗面汤就扣在他头上。
  这个家伙见我真的动怒了。不敢再说话,低下头赶快吃面。
  “楠哥,算了,算了,疙瘩他也不是故意的!”其中一个人劝我。

  劝我的人是林轩的一个铁杆小弟,之前在学校帮我打过程昱,后来又在锅炉房帮过我。
  看在他的面子上,我强行将火气压了下来。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是小雨打来的。
  接起电话,里面传来小雨银铃般的声音:“张楠,你在哪里?马娇说想你了,想约你在万达电影院见面!你有没有时间?她可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哦!”

  听说马娇要见我。还要给我一个惊喜,我立即赶快点头:“有有有,当然有,我现在在……”
  话说到一半。我才想起来我还要和林轩的这些小弟去找程昱。
  我如果答应了马娇,那就相当于失信了林轩的这些小弟。
  我一时处于两难之中。
  就在这时,外号叫疙瘩的那个家伙压低声音对其他人说:“肯定又是那个富婆打来的电话。我呸,好好的硬饭不吃。吃软饭!贱骨头!”
  听到疙瘩的话,我被气得浑身颤抖。
  有些人真是给脸不要脸,看来我不出手收拾他,他真不知道马王爷长着三只眼。
  我挂断手机,一边假装和小雨说话,一边端起碗站起来,绕道走到疙瘩的面前,一碗扣在了他的头上。
  面汤顺着他的脖子流进了他的衣领。
  面条除了少部分掉到他的肩膀上和地面上,几乎全部挂在他的头顶上。
  疙瘩当即“啊”的一声惨叫起来,整个人就像屁股下面安了弹簧一样,“噌”的一声跳起来。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怔怔无比地看着这一切。
  我一把揪住疙瘩的衣领,一脚踹在他腿上,破口大骂:“给脸不要脸!”
  疙瘩被我踹的站立不稳,撞在桌子上。
  桌子倾斜起来,桌子上的碗也跟着倾斜起来,碗中的面和面汤纷纷泼洒出来。
  幸亏有人扶住了桌子,否则桌子肯定要被撞倒。
  即便如此,依旧有两只碗从桌子上滑落,“啪啪”两声掉在地上。

  疙瘩吓得紧缩双肩,低着头站在我面前。连头发上的面条都不敢往下揪。
  看着疙瘩的怂包样,我十分鄙视他。
  刚才在我背后讽刺我说风凉话的时候那么积极,现在真要真刀真枪地干了,反而变成了缩头乌龟。
  有些人就是欠收拾,你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以为你好欺负。

  林轩几个小弟走过来劝我:“楠哥,算了,算了。疙瘩他天生嘴贱,你不要和他计较了!”
  看到这么多兄弟劝架,我也不好意思驳他们面子,特别是其中有两个在学校帮我揍过程昱。
  我点了点头。
  “谁他妈的敢在我这里闹事啊!”面馆厨房的门帘被撩开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从里面走出来。
  当我看到这个年轻人的时候彻底愣住了。

  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鹰哥。
  鹰哥鼻子上至今包扎着伤口,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凶悍的表情。
  鹰哥看到我后也愣住了。
  我们四目相对,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我担心鹰哥找我麻烦。毕竟上次他在废铁厂被收拾惨了,而此刻张丹他们又不在。
  林轩的小弟们也有些战战兢兢,他们都能看的出来,鹰哥不是好惹的。
  鹰哥想了片刻后,拧起的双眉突然舒展开,笑呵呵地说:“张楠,怎么是你?你怎么来我这里了?”
  看到鹰哥这么热情地和我打招呼,我有点始料未及,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我“嗯嗯”了两声。
  “来来来!快坐!快坐!”鹰哥指着板凳对我说。
  我坐在板凳上在心中暗想,鹰哥是不是怕张丹他们再收拾他,所以对我这么热情。
  “张楠,谁惹你不高兴了?你告诉哥,哥帮你收拾他!”鹰哥拍着胸脯大义凛然地说,似乎和我熟的不能再熟了。
  其实我和鹰哥心中都知道,我们上周刚刚闹过不愉快,而且鹰哥被打的凄惨无比,他鼻子上的伤就是张丹赏赐的。
  不等我说话,鹰哥就猜到是疙瘩惹到了我。
  鹰哥一步跨到疙瘩面前,抡起胳膊狠狠地扇了疙瘩一个耳光。
  疙瘩捂住脸低下头。吓得连看都不敢看鹰哥一眼。
  鹰哥指着疙瘩的鼻尖:“以后给老子注意点,张楠是老子的兄弟,知道吗?”

  疙瘩吓得赶快连连点头。
  虽然鹰哥帮我收拾了疙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别扭无比,而且我看到鹰哥虚伪的样子十分反感。
  我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鹰哥心中还是非常恨我的,他这么做只不过是怕张丹。
  我站起来拦住鹰哥,让他不要再打疙瘩了,同时说我们还有事情马上要走,让他算账。
  鹰哥不但没有追究我打破了他两只碗,就连面钱都没有要我们的。
  可是这样的人情我不能欠,我最终还是扔给了鹰哥五十块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