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1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收起你的把戏,继续说。”
  王晓英:“我被摔的晕头转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假装醉酒,先是说你走错了我房间,后来又用言语试探。谁知,你根本就不解风情,不但辱骂了我,还把我又狠狠的摔了出去。哎,愿不得人们常说‘痴情老婆负义汉’呢。”
  楚天齐:“哼,你也配这么比喻自己?”
  王晓英:“我知道你瞧不起我,可我就是犯贱,就是喜欢你。要不,今天能给你留门吗?”
  楚天齐:“你再想想,那天就这些事吗?”

  王晓英:“可不就这些吗?我最后只好带着一颗破碎的心走了。”
  楚天齐:“好好想想,你还说了什么?”
  王晓英:“想想,我说了‘你就从了我吧’,还说了‘姐姐喜欢死你了’,还有无非就是‘想你’或是‘要和你好’的话。其它的就没了。”
  楚天齐:“看来你忘性不小,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你临走时说了十一个字‘你不走,老娘走,你可别后悔’,我说的对吧。”
  王晓英:“嘿嘿,看来你还是对姐姐有点意思,要不你能记得这么清楚?”
  楚天齐:“少他妈*的自做多情。我想问问,你当时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王晓英:“能有什么意思,还不是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楚天齐:“就这么简单?”

  王晓英:“就这么简单。”
  楚天齐:“恐怕不是吧?”
  王晓英:“难道还能有其它的不成,你把我一个女流之辈想的太高了吧?”
  楚天齐:“不是我把你想高了,而是对你低估了。低估了你的狠毒,低估了你的蛇蝎心肠。”

  王晓英:“你怎么能这么说姐姐,姐姐恨你不假,可姐姐更喜欢你呀。我恨不得天天和你做那事,你要是现在想的话,我也愿意奉陪。”
  楚天齐:“恶心死我了,你不要再说这样的话好不好。你这是故意在转移话题吧。我刚才说到了你的狠毒,可不是空穴来风的,我有证据。”
  王晓英:“什么证据?”
  楚天齐:“纪委调查我的事,你应该知道吧,而且肯定是提前知道的,对吧?”
  王晓英:“你……那事不是我举报的。”

  楚天齐:“你着什么急,怎么不打就自招了,这样也好,省得我再和你废话了。”
  王晓英:“我可没承认,那就不是我*干的。”
  楚天齐:“真是千年的鸭子,肉烂嘴不烂。那怎么纪委的人能够直接找到那部手机。”
  王晓英:“我怎么知道?也许是别人看到过呢。我听说乡长和党政办都有你房间的钥匙,该不会是他们说的吧?对了,一定是乡长捅出去的。她想和你好,可你又和那个记者勾勾搭搭,她不嫉妒你才怪呢?”

  楚天齐:“行了,不要顾左右言其它了。纪委人员当时让我看了一张字纸,上面打印着‘在五节档案柜从上面数第二层的柜子”的内容。我事后回忆,有一次你在我房间瞎转的时候,我那节柜子是开着的。”
  王晓英:“按你说法,是我看到了手机盒子。那么,你当时能没发现吗?”
  楚天齐:“也是该着,我当时烦都烦死你了,就低着头,根本懒的看你,又怎么能发现。不管你承认不承认,这事肯定是你干的。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后来你指使你堂弟王晓力到青牛峪乡收取保护费。他们的目的是发财,你的目的就是搅乱蔬菜收购这件事,从而破坏整个蔬菜产业,而这项工作正是归我主管。”
  王晓英:“楚天齐,你不要血口喷人。我……”
  录音笔里忽然传出另一个女孩的声音:“楚副乡长,我和黄书记来找你了,我是宁俊琦。赶快起床,穿戴整齐,开门。”正是宁俊琦的声音。
  录音笔里王晓英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你要干什么,救命啊!救命啊!”
  紧接着就是“咣”的一声,是门被踹开的声音。然后响起了黄敬祖愤怒的声音:“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楚天齐在录音笔上按了一下,顿时,里面的声音停了下来。楚天齐看了一下屋里众人,说道:“书记、乡长,听明白了吗?录音笔上的内容能还我清白吗?”
  黄敬祖铁青着脸,牙关紧*咬,没有说话。
  此时,宁俊琦“噌”的站了起来,说道:“能,太能了。”
  楚天齐说道:“好,谢谢乡长。”
  说完,楚天齐把头转向了王晓英,说道:“王晓英,我问你,你今天这又是一个完整的陷害计划吧?你先是利用我的善良,以肚子难受为由,骗我进入房间。然后以言语挑逗引我上勾,接着又故意以和我说话拖延时间。其实你的最终目的就是一个,就是要等着领导到来,好给我来个人赃俱获,或者说捉奸捉双。当然,到时你会反咬一口,给我坐实一个抢奸的罪名。而你确实也是这么做的,而且当时说的绘声绘色,有言语,有动作,就跟真的似的。只是天理昭昭,邪不压正,我用小小的录音笔化解了这个天大的灾祸。我说的对吗?”

  此时的王晓英已经是花容尽失,面色惨白,嘴唇不停的抖着。听到楚天齐的话,她只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楚天齐看到王晓英的动作,不屑的一笑,然后接着道:“我就奇怪了,你怎么就算准领导会在这个时间段过来,难道你提前知道吗?”
  王晓英又再次摇了摇头。
  楚天齐又转向了宁俊琦,说道:“乡长,你提前告诉过王委员吗?”
  宁俊琦鼻子“哼”了一声,不屑的说道:“我怎么会告诉她。”然后话题一转,“我还是黄书记打电话叫起的,当时我都休息了。”
  宁俊琦和楚天齐的对话已经已经说的太明白了:王晓英知道黄敬祖要来,而黄敬祖也知道这里要发生事情,他们在演双簧,他们是同谋。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说出来而已。

  黄敬祖面对楚天齐和宁俊琦的一唱一和,只能装聋做哑,一言不发。
  看到黄敬祖没有说话,宁俊琦看着他问道:“书记,你看这事……”
  既然宁俊琦已经问到了头上,黄敬祖不能再装哑巴了,就说道:“这事我还没想好,确实太出乎意料了。我想说以下几点:第一、此份录音绝对不能外泄,虽然王晓英的好多说辞都是子虚无有、信口胡言。但一旦流传出去,那对全乡,甚至县里会造成什么后果,大家肯定心里都清楚,一切要以大局为重。第二、王晓英要向楚天齐同志道歉,为自己的不当言行道歉。第三,第三嘛……我还没想好。乡长,你看可以吗?”

  宁俊琦干脆的回答:“我看不可以,但这事不是要看你、我的态度,而应该是以受害人楚天齐的态度为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