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7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7-12 19:06:00
  ———————更新线———————
  我道:“你要真是本事高,怎么会右肩肩髃穴上受了伤?”
  那孙寡妇脸色大变,骇然道:“你,你胡说什么?!”
  我道:“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清楚,肩髃穴受伤,你的右臂怕是不大好使吧?”
  众人都看向那孙寡妇,袁重山道:“孙副首领,你的右臂确实是跟往常不大一样。”
  孙寡妇冷哼一声,强自辩解道:“赌城的敌人这么多,我跟人交手,遭了暗算,受了伤,那有什么稀罕的?袁首领怎么处处都帮着外人?难道是受了人家什么好处,或者是落了什么把柄在人家手里?”
  “他确实救过袁某人的命!”袁重山道:“我受他极大的好处,毋庸置喙。”
  孙寡妇道:“那我受伤,这小子怎么会知道?!是不是我受暗算的时候,这小子也在场,而且还是帮凶?!”
  “我们知道的事情自然全都是薛笙白说的。”明瑶道:“不然我们又不认识你,怎么知道你叫孙寡妇?”
  “呸!”孙寡妇道:“谁信?!”
  我道:“请问许首领,会鬼门十三针的人,赌城中有么?”
  许丹阳略一沉吟,道:“鬼门十三针是薛老绝技,只有薛家的人会,别人的话,似乎不大可能。赌城中,并没有遇见。”
  “好。”我又问孙寡妇,道:“进入赌城后,你见过会使鬼门十三针的人么?”
  日期:2016-07-12 19:07:00
  孙寡妇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难看了,道:“我见没见过,关你什么事情?!”
  “不关我的事情,可是关你的事情,也关薛笙白的生死!”我道:“你敢不敢说实话?”
  “我又什么不敢?”孙寡妇道:“许总首领说过了,鬼门十三针是薛老绝技,薛家独有,别人不会!赌城里怎么会有人能用?!我又怎么会见过?”
  “好!”我道:“你肩髃穴上的伤口是针孔,而且有毒,如果我没说错的话,那正是被鬼门十三针所伤!这又怎么说?”

  “你胡说!”孙寡妇惊怒惶恐,厉声否认。
  许丹阳、袁重山、计千谋等人却显然已被我的言辞震动,都惊疑不定的看向孙寡妇。
  孙寡妇感觉众人目光有异,大声辩解道:“他是在胡说八道!”
  明瑶说:“弘道哥,让她的伤口露出来,让人瞧瞧是不是咱们胡说!”
  “嗯!”
  我也没有多想,应了一声,就朝孙寡妇奔了过去。
  袁重山叫道:“小兄弟,切莫鲁莽!”
  日期:2016-07-12 19:09:00

  我只做未闻,左臂长探,五指成钩,使一个“提千斤”,径直抓向孙寡妇的右肩肩头!
  孙寡妇喝道:“你这是要找死!”话音未落,见我已到跟前,吃了一惊,急忙后退,我提步又赶,那孙寡妇呼的挥动衣袖,袖中有一股绿烟喷将出来。
  自经过爷爷的指点,我的本事已进跃许多,能击败沈不害,自然是已在袁重山、计千谋之上,而袁重山、计千谋与薛笙白的本事是在伯仲之间,孙寡妇又是薛笙白的副手,必定是远远敌不过我!
  心相以料敌在先为主,孙寡妇举手投足间,意图便被我窥破。
  我见机的快,绿烟起时,右手便拍出一掌,“太虚掌”力发散开来,一片罡风将孙寡妇全然笼罩在内,那绿烟受罡风激荡,倒卷了回去!

  孙寡妇大惊,拧腰翻滚在地,连忙后退!
  我飞身直追,孙寡妇未及站得起来,我的手就又快要抓到她的肩头了!蓦然间“嗤、嗤、嗤”乱响,一撮飞芒从孙寡妇身前爆射而出,径打我双目!
  我双手在空中疾拿,“行云拂”指法使将出来,或弹或捏或夹或钩,电石火花之一瞬,将那一撮银针尽数打落。反手一枚飞钉,“当”的一声,击在孙寡妇脚下!孙寡妇失惊又退,被我一步赶上,右手拿住她左腕,左手抓住她右肩,捏着肩头衣服下力一拽,“嗤”的一声响,那片衣服已烂,孙寡妇的肩膀便露了出来,但见白花花的一片肉上,肩髃穴处却有一块硬币大小的红色圆斑,斑点正中果有一个针孔!

  日期:2016-07-12 19:10:00
  我心中大喜,暗忖道:“爷爷的眼竟如此之毒!所说言语,分毫无错!”
  明瑶大声道:“你们都看清楚了,这孙寡妇就是暗算薛笙白,致使薛笙白孤身败走的凶手!”
  “不要脸!”孙寡妇突然冲我大骂一声,急忙伸手捂住自己肩膀。
  我愣了愣,突然才意识到孙寡妇毕竟也是个女人,自己居然把人家衣服给抓烂了,不禁懊恼羞惭,赶紧退后。

  明瑶却大声道:“你才不要脸!你肩髃穴上是不是有针伤!?那就是你暗算薛笙白的时候,被薛笙白的鬼门十三针所击中!你身为五大队成员,出手暗算自己人,廉耻道义全无!”
  许丹阳、袁重山、计千谋等人的脸色纷纷变化,许丹阳阴沉沉的盯着孙寡妇,冷冷道:“说吧,这是怎么回事?!”
  孙寡妇面如死灰,道:“总,总首领,属下的肩髃穴上确实受,受了针伤,可,可这也不能说是薛,薛老的鬼门十三针打出来的呀,您,您要相信外人的话,处置属下么?”
  计千谋沉声道:“薛兄弟的鬼门十三针伤人时的效果我见过,就是这副模样!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那针现在还在你的体内,没能取出来吧?!”

  日期:2016-07-12 19:11:00
  孙寡妇嚅嗫道:“计,计首领,您,您怎么也信了外人的话?他们这是挑拨离间啊!这,这伤口虽然是和鬼门十三针所致很像,但,但也只是像而已,绝不是薛老的针……”
  许丹阳道:“不是薛老的针,那是谁的针?”
  “是,是赌城的人!”孙寡妇道:“也,也是一个医术高手!”
  “哦?”明瑶冷笑道:“你是医脉高手,却治不好这针毒,那便说明,伤你的人,本事在你之上。如果是赌城的敌人,会饶得了你的命么?哼哼,你想骗人,也说些高明的话来。难道你以为许总首领的位置是白做的么?!”
  “我杀了你这臭丫头!”孙寡妇怒吼一声,合身扑向明瑶,明瑶把手中的猫王一送,喝道:“挠她!”

  一道白影闪过,猫王跳将上来,爪子糊向孙寡妇的脸!孙寡妇正往前冲,怒极乱心,又悴不及防,当即被猫王挠了个正着,脸颊见血,惨呼而退。
  许丹阳抢上前去,立在孙寡妇跟前,喝道:“够了!”
  孙寡妇惊恐无状,涕泪交加,道:“总,总首领,我,我是被冤枉的啊!您,您——”
  “戕害自己的同志,出卖自己的上级,你该知道是什么下场吧?!”许丹阳缓缓朝孙寡妇逼近,说的话虽然言语声不大,但是孙寡妇却已经吓得瘫倒在了地上。
  日期:2016-07-12 19:11:00
  “总,总……”孙寡妇满脸绝望,想要说话,却哪里还有什么说辞?
  “你下去跟薛老好好赔罪罢!”许丹阳手起一符,“呼”的按在孙寡妇天灵盖上,迅即撤开手来,只听“轰”的一声,那符纸蹿起一股大火来,孙寡妇嘶声惨叫,整个人已然化作一团火球,顷刻间便又熄了,地上只剩下一滩灰烬。
  许丹阳伸手一挥,掌风起处,那灰烬消散的无影无踪。
  五大队诸人,无不悚惧变色。
  我也是心头大震,虽然知道许丹阳不会饶了那孙寡妇,但也没想到他举手之间就用这等极刑杀了她,连个全尸都不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