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2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然而相对于我,玛吉王子也是大为震惊。
  原本想着不过是一乡巴佬,没想到手段如此厉害,凭空弄出一把金光闪闪的长剑来倒也可以理解,关键是这剑法果断毒辣,气势如虹,堂堂正正之间,让人有着无法抵御的气势。
  他手中这杆枪,可是龙缨枪啊?
  这可是整个蓬莱岛都能够排得上名号的龙缨枪,里面可有那深海蛟龙的精血萃取炼铸的,居然在力量上,只能够堪堪与对方持平?
  这是什么鬼?
  一向骄傲无比的玛吉王子突然间就感到了一阵莫名的屈辱。
  这种屈辱让他开始狂躁起来,手中的银枪变得越来越激烈,几乎在一秒钟,都能够捅出二十多下枪来。
  好凶猛。
  然而即便如此,我还是凭着最开始的先手,和一剑斩的威力,将其牢牢压制。
  这情况让玛吉王子无端愤怒,再加上周围群众的呱噪,他一下子就上了头,往后退了几步,怒声吼道:“出来了,深海蛟龙之魂!”

  说罢,他手持银枪,往前遥遥一刺。
  一瞬间,那银枪陡然一亮,竟然出现了最为恐怖的亮光来,充斥着整个石台之上,而下一秒,一头长得宛如龙形一般的蛟龙从枪尖处陡然扑了出来,它浑身漆黑,张牙舞爪,腾然于半空之中,朝着我遥遥抓来。
  这银枪之中蛟龙枪魂的陡然出现,引来了观众席中的无数欢呼。
  下一秒,那玛吉王子又喊道:“万枪如林,赦!”
  一语方罢,在那蛟龙的下方,无数劲气化作万道银枪,朝着我陡然射来。
  这阵势,是准备将我给一招灭杀啊?
  感受到了那空前的危机,我的心中突然间一阵空灵,知道此刻自己最应该面对的,不是悬在头顶上面的那蛟龙枪灵,而是面前这万道银光。

  在这样强度的照耀下,我绝对是拼不了的。
  眼看着即将被万道银光覆盖,我将破败王者之剑横于身前,然后轻轻念了一声:“遁!”
  轰!
  成千上万道的劲气冲击到了那角斗场的边缘处,自有炁墙竖立,将其阻拦,而即便如此,无数劲气的冲击使得整个空间的炁场大乱,隐隐之间还有炮声传来,围观的众人都为之动容,有的大声欢呼,以为在这样的攻击之下,那个狂妄无比的外来乡巴佬定然死掉了。
  然而硝烟散尽,无论是玛吉王子,还是围观群众,都诧异地发现了一件事情——我艹,那乡巴佬呢?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半空之中的那头蛟龙枪灵陡然下落,扑向了玛吉王子的身后。
  它的爪子,正好与一道黑影撞上。
  啊……
  这个黑影子,便正是我了,原本通过地遁术施展偷袭的我被这畜生给拦上,忍不住就发出了一声厉喝来。

  在那一刻,我突然间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不受控制了。
  那人来了。
  斩石头、斩树木、斩河流、斩空气、斩高山……世间万物,莫过于一斩之间。
  一剑斩之终极奥义,一剑。
  斩!
  在无数人的瞩目之下,那条吸引了无数人眼球的蛟龙枪灵被我手中的破败王者之剑给一剑斩破,随后那剑势不止,一路向前,最终落在了玛吉王子的脖子之上来。

  我强忍着再向前一步,将这个差点儿将我给杀死的家伙给一剑两段的冲动,硬生生地收住了剑势。
  而这一下,却使得我一口老血喷出,吐在了玛吉王子的脸上。
  不过此刻的他已然是呆若木鸡。
  什么个情况?

  面对着已经懵逼了的玛吉王子,我深吸一口气,大声喊道:“还有谁?”
  啊?
  玛吉王子气愤地怒吼一声,想要挣扎,我一脚将他给踹倒在地,然后用破败王者之剑死死压住了他的脖子。
  我是如此的用劲,以至于鲜血都顺着剑刃,往下在流淌。
  玛吉王子即便是再不甘心,也没有敢再轻举妄动。
  因为他一动,我的剑必然会顺势斩落下来。
  嗷呜……
  那断成两半的蛟龙枪灵在半空中呼啸一声,然后落入了龙缨枪之上,而玛吉王子回过脸来,怒气冲冲地瞪着我,说你刚才到底做了些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他显然是已经感觉得出来了,光凭我的手段,是不可能将那枪灵给斩裂,并且给他这必杀一击的。
  事实上刚才若不是一剑神王的意志与我重叠,我也不可能斩出这么辉煌的一剑来。

  刚才的那一下,简直就是在作弊。
  周围看台之上已经闹成了一团,无数人都在疯狂叫骂着,万万没有想到整日牛波伊轰轰的玛吉王子,居然给人一剑就弄垮了。
  他们是如此的信任玛吉王子,赌场甚至因为无人肯押我,而开出了那么高的赔率来。
  偏偏事情的结果让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我没有回答玛吉王子的问题,而是用长剑紧紧压着这家伙的脖子,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可别乱动,我要是万一手抖,你这头颅可就保不住了。”
  玛吉王子大怒,说你敢杀我?

  我说生死状都签了,你觉得我杀了你,会有任何麻烦么?
  听到这话儿,他一时语塞了。
  的确,他笃定我不敢杀他,是因为他的背景深厚,但问题在于角斗场制度是蓬莱岛管理码头区冲突的基石,只要签署了生死状,那就是有着最根本的法律保障在。
  所以说,现如今他的性命已经是掌握在我的手中。

  我一念之间,决定了他的生死。
  两人僵持着,而这个时候,铜锣声响起,场边有一个两鬓斑白的老者朝着我们这边挥手,说比斗结束,你赢了,放了他吧。
  我没有理会他,而是低头,看着玛吉王子,说此番是生死决定,按理说,一方死了,方才算是结束,不过我给你一个机会,跪下来,给我磕头,我就同意比斗结束了。
  玛吉王子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得了这气,梗着脖子说道:“要杀就杀,想要我跪下?休想!”

  我说好骨气,不如变通一下吧,你赔我二十钻贝的误工费,咱们之间就算是清了,互不相欠,你看如何?
  啊?
  玛吉王子没想到这条件峰回路转,竟然变成了这个,一时间竟然有些没有回过神来,而那个两鬓斑白的老者则说道:“好,我答应你,钱我出。”
  我看着他,说你确定?这么多人看着呢?
  老者点头,说确定,你要是不信,我现在就可以把钱拿出来。

  我说您年纪这么一大把,看着是长辈,我哪里敢不信?
  说罢,我将长剑抽了回来,而那剑尖一离开,玛吉王子人便像幻影一般退离,然后那银枪陡然一震,居然又朝着我的心窝子里扎了过来。
  我没有与其再较量,而是往后推开,将长剑前指,冷然说道:“怎么着,不服?”
  玛吉王子断然喝道:“不服,再来。”
  眼看着他又要杀将上来,我转头看向了擂台旁边的老者,说大爷,这孙子出尔反尔,我一会儿可就真不留手了啊,你可别怪我?
  我也瞧出来了,这老者应该是玛吉王子的长辈,方才会这般关心。
  日期:2016-04-04 06:28:0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