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0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谢丹阳妈妈捂着胸口:“你,你,你是要气死我哦!你这样子了谁会愿意娶你了啊!造孽啊,我生的什么女儿啊。”
  谢丹阳说:“妈,我就是这么想的,无论你要我嫁给谁,我都会和徐男在一起,但是,我不会听你的话,让我嫁谁我就嫁谁,我看不上的,我是不会嫁的,你打死我我都不嫁。”
  谢丹阳妈妈说道:“你和一个女的,要在一起,这是什么事,这算什么事。你们必须分开!”
  谢丹阳说:“不可能。”
  说完了后,谢丹阳对我说道:“我们走吧。”
  说完她扯了我站起来,我对谢丹阳妈妈说道:“阿姨我先走了,再见。”

  谢丹阳拉着我出来了。
  我和她出了饭店外面。
  我说道:“你真是让你家人彻底操碎了心。”
  谢丹阳和我一起上了车,谢丹阳叹气,说:“我也不想我这样子啊,可我就是爱她啊,她也那样啊。能怎么办呢。就算在这里呆不下去了,在监狱做不下去,和她去流浪天涯捡垃圾我都愿意。”
  我说:“唉,你们城里人真会玩。”
  谢丹阳的妈妈追了出来,谢丹阳一看就烦了,启动车子就要跑。
  我按着了她的手:“让你妈妈来把话说完吧,你总是这么逃避抗拒的也不行,你也把你心里的真正想法告诉了她,也别老是把关系闹那么僵了,他们是你爸爸妈妈啊。”
  谢丹阳熄火,然后看着窗外,然后下了车。
  和她妈妈面对面站着,问:“你还有事吗?”
  谢丹阳妈妈说:“你一定要这么对我吗,丹阳,妈妈心里难受啊,这不都是为了你好吗。”
  谢丹阳说:“妈,我知道你们为我好,可我就这样了,我就放不下她了,无论怎么样,我都要跟着她。跟她在一起。”
  谢丹阳妈妈说:“妈妈不想和你吵架了,也不逼你,行了吗?”

  谢丹阳说:“可是我还是不会和她分开。”
  谢丹阳妈妈说:“不分就不分。那你能和妈妈好好谈吗。”
  看来,谢丹阳妈妈要改变策略进攻。
  谢丹阳说:“是你先对我又打又吼又叫的。”

  谢丹阳妈妈说:“以后不会了,来,我们去那边坐着谈吧。”
  谢丹阳妈妈指着那边的茶餐厅,摆在路边的一排小桌子。
  谢丹阳看了看那边,然后看看我,谢丹阳妈妈说:“小张你也来,来。”
  我下了车。
  谢丹阳妈妈挽着谢丹阳的手过去,我跟着她们身后。
  到了茶餐厅,就在路边,我们找地方坐下。

  点了一人一杯饮料。
  谢丹阳妈妈和谢丹阳坐着一排,谢丹阳妈妈问谢丹阳道:“丹阳,那我们就好好谈吧。不吵,不闹了好吧。”
  谢丹阳说:“这要看你了。”
  谢丹阳对她妈妈也挺忍的了,她打了谢丹阳几回了,骂了更不知道多少次了,谢丹阳也不计较什么,照样该回家回家,该见爸妈见爸妈。
  但,心里的隔阂还是有一些的。
  谢丹阳妈妈说道:“丹阳,那你要和她在一起,那我们怎么办,你将来没孩子,怎么办?我们担心的是你老了以后,没后代呀。”

  谢丹阳指着我:“和他生一个,我和徐男养。”
  我急忙说:“别拿我来开玩笑。”
  谢丹阳妈妈语重心长的说:“丹阳啊,你可好好的想过你们的以后?”
  谢丹阳说:“我想过了,就是刚才我说的。”
  谢丹阳妈妈说:“没人会接受得了你,和你结婚的,和你结婚你还跑去和别人在一起。”
  谢丹阳说:“那我就和她在一起好了,不结婚,就这么过。”

  谢丹阳妈妈说:“那我们呢?我和你爸,会让人家怎么说。”
  谢丹阳说:“人家知道吗?我又不和徐男结婚,人家说什么呢。”
  谢丹阳妈妈说:“说我们家的你,不结婚,嫁不出去。”
  谢丹阳说:“那又怎么样呢,为什么那么在意别人的目光。”
  谢丹阳妈妈说:“就是不在意,也不行了,去哪里人家都说的啊。”
  谢丹阳说:“那就别去啊。”
  谢丹阳妈妈说:“那你不嫁人了,你没后代,以后你老了,谁照顾你呢?”

  谢丹阳说:“老了没人照顾就没人照顾,那就死了呗。如果真的要,就领养好了,不然的话,就做试管婴儿。反正都可以。”
  谢丹阳妈妈听着,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滴。
  谢丹阳问道:“妈,你怎么哭了啊。”
  谢丹阳妈妈老泪众横,已经说不上话了,看来,谢丹阳真的是让她伤心透顶了。
  我说道:“我去那边等,你们聊吧。”

  我站起来,离开了,让她们哭着解决问题吧。
  走在街上,反正我住的离这里近,我走回去吧。
  看到有个店门口,在吵吵嚷嚷的,我心想,干嘛了呢,不会又是黑社会的打架了吧。
  于是,走过去看。
  是那家宠物店。
  一群人在门口和宠物店的人对骂。

  另外一群人围着,是路过的路人。
  我走过去看了。
  老板娘,就是那女的,当初在宠物店一直损我的那人,在门口叉腰站着,舌战群雄。
  一群混混模样的人围着,其中一个女的和老板娘对骂,说自己的狗来了这里没几天,就死了,要讨个说法。
  老板娘说,谁知道送来的时候有没有病,是不是来这里讹钱的。
  女的就说她的金毛什么事没有,来了这里几天,为什么死在这里,要老板娘赔钱。
  我所知道的是,这老板娘,以前就没好好干过事,人家送来的狗,猫,想打就打,想踢就踢,心情不好,抽一下,乱喊,也被打。

  老板娘就破口大骂这帮人。
  说是社会的渣滓,找了社会的渣滓,她就会怕吗,她就报警。
  结果,人家一听,马上呼啦上去:“砸!”
  大家冲上去,把老板娘拉下来,然后那女的和另外一个女的就打,其他的冲进宠物店就砸。
  老板娘疼得嗷嗷直叫:“快帮我报警,帮我报警啊!”
  活该呢。

  像这种情况,以前她们这些店,给陈逊手下的那帮竹筏竹林交保护费,是要保护她们的,但现在,谁保护啊。
  但这个女人,也是活该报应,客人投诉,应该平心静气好好谈,直接冲出来对骂。
  真不知道她怎么做了这老板娘。
  有靠山就是好啊,干女儿啊。
  以前那个老板的干女儿啊。

  围观的人有人报警了,不过一会儿后,她的店已经被砸了个稀巴烂,什么狗啊猫啊的,有的从笼子里跑出来到街上去。
  全都乱成一片。
  我走远了。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一切的果,是因为曾经种下的因。
  一会儿后,丨警丨察来了,小混混们跑了。
  店门口,只躺着了那女老板娘。
  店都被砸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