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0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旁边屋里忽然传来了尖叫声:“你要干什么,救命啊!救命啊!”
  听到这个声音,宁俊琦就是一楞,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黄敬祖已经快速循声而去,踢开房门冲了进去。
  等宁俊琦跟进去的时候,正赶上黄敬祖拉着了电灯,她看到了让她意想不到的一幕。顿时,呆在那里。
  此时,黄敬祖脸色铁青,指着屋里的男人,怒气冲冲的说道:“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房间内,灯光明亮,温暖如春,在房子西南角,放着一个大功率的电暖气,电暖气正在工作着,发出“嗡嗡”的响声。
  在灯光映照下,可以看到,屋子中间横着悬挂的布帘已经拉开,靠近东北墙角的床*上蜷缩着一个女人,女人正在“呜呜”的哭着。女人发丝零乱,满脸泪痕,粉红色的棉被盖在她的腿上。她上身的粉色睡衣薄如蝉翼,最上面的两粒纽扣已经解开,留出一片雪白,两个面团呼之欲出。看样子,面团上粉色的罩罩已经脱落。
  在离床边也就一尺距离的地方,站在一个人,一个男人。男人个头在一米八以上,长着一张国字脸,留着三七分的头发。他上身穿灰色保暖内衣,腿上着蓝色长裤,光着脚,脚上趿拉着一双棉拖鞋。他面色微红,脸上热汗涔涔,他的眼中一片茫然,还透着一点点怒意,和一丝尴尬。
  此时,床头柜上的台灯,还在发出粉色的光芒。再配上粉色的棉被、粉色的睡衣、粉色的罩罩,屋里的气氛是那样的暧昧。任谁也会认为他们在做那样的事,只是看现在两人的表情又与这氛围格格不入。
  房间是王晓英的房间,床*上的女人正是王晓英,地上的男人是她的隔壁邻居楚天齐。
  看着房间内的一切,宁俊琦五内俱焚。明眼人一看便知发生了什么,宁俊琦也不例外。她不愿意相信看到的一切,宁愿相信这是一场梦,一场噩梦,可这一切又是这样的真实,真实的让人心痛,痛彻心肺。

  床*上的王晓英还在哭着,胸前的两个面团随着她的哭泣而抖动,粉色的棉被也在轻轻动着,可以想见被子下面的腿在瑟瑟发抖着。
  黄敬祖脸色难看至极,他的手颤抖着,指着低头站在那里的楚天齐。黄敬祖在说出一个“你太令我失望了”后,因为愤怒,嘴唇只是轻轻噏动,却发不出一点声音。过了有三、四分钟,黄敬祖的喉咙里才发出了声音:“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没人答声。王晓英还在“呜呜”哭着,楚天齐的头垂的更低了。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黄敬祖的话是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的,看的出他在咬着牙,在极力压抑着心中的愤怒。
  还是没人答声,有的只是“嘤嘤”的啼哭声,和粗重的喘息声。喘息声是宁俊琦发出的,她太愤怒了,也太紧张了,她多么希望能听到楚天齐的解释,解释这是一个误会。可是,在她目光的注视下,他除了低着头外,还把脸扭向了一边。
  “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黄敬祖终于忍不住,大吼了出来,然后还不解恨,直接从桌子上拿起一个玻璃水杯摔在地上。
  “叭”的一声,玻璃碎片横飞,摔到地上发出“叭叭”的声音,王晓英的哭声也在玻璃碎片掉地的声响中停顿了一下。紧接着,又哭了起来。
  看着满地的碎屑,耳中还在响着玻璃碎裂后的声音,宁俊琦的心也仿佛碎了。
  “说,说。”黄敬祖的手指头几乎已经快触到楚天齐的额头了,咬牙说道,“怎么?敢做不敢说了?我和乡长现在都在,有什么就说出来,让我们听听这是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误会’。”他故意加重了“误会”两字的语气,明显说的就是反话。

  任凭黄敬祖的手指头几乎都触到自己的头发了,楚天齐也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高大的身躯仿佛更佝偻了。
  黄敬祖冷笑了一声:“无话可说了吧,你不是很能吗?怎么不说了?啊,你倒是说呀。”
  任凭黄敬祖如何声色俱厉,楚天齐就像老僧入定一样,不发出任何的声响。
  黄敬祖手指点了几点,又把头扭向了床*上的王晓英,咬着牙道:“哭,哭个*,有话就说。”
  王晓英还在继续啼哭着,仿佛没听到黄敬祖的话一样。
  “哭个*,有屁快放,否则,老子就不管这破事了。”黄敬祖收回了指着楚天齐的手指头,转回身,迈动了步子。
  “别走,我说,我说……”王晓英带着哭腔说道。说着,还直起了身,伸出右手,做出欲拉黄敬祖的样子。
  随着王晓英起身,她身上的粉色被子滚落到脚上,留出了小半截白色小腿。可以看到,她的腿上穿着和上衣式样、质地相同的七分腿睡裤。同时,她上身的罩罩也滑落下去,两个大馒头已经各露出了多半个,要不是有第三粒扣子在那里支撑着,恐怕早已经全身出境了。
  尽管王晓英春光外泄的更厉害了,但大家都无心关注她这个事情,因为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心。
  黄敬祖收住脚步,转回身,冷冷的说道:“说,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呜呜……今天晚上,我吃完晚饭就回到了屋里,坐在那里加班。”王晓英边哭边说,说着还一指屋里的办公桌,说道,“这几天工作非常多,临近年底了,本来工作就忙,县委组织部又给临时加派了很多任务。乡里这么多的组织工作,就只有我一个人,又当部长又当小兵的,根本忙不过来,乡里也……”
  “拣重要的说,扯这些有什么用。”黄敬祖打断了王晓英的话。
  王晓英继续说道:“是,呜呜……任务特别多,我就准备加班到一、两点。可是,我今天感冒了,还发烧,坐在那里冷的一个劲的发抖。后来我就插上了电暖气,平时我可是不舍得用的。我……”
  黄敬祖不耐烦的说道:“你废话怎么那么多?你就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说着,他用手指了指王晓英,又指了指楚天齐,还顺手划拉一下。
  “后来,实在冷的不行,我就只得把工作先放下,又吃了两颗感冒药,上床躺在被窝里。可能是感冒药的作用,一会我就感觉身上出汗,难受症状轻了一些,也渐渐有了睡意。就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动。”说着,她用手在胸前比划了一下,然后抽抽嗒嗒的继续说,“一开始,我以为在做梦,再加上有感冒药的作用,我的头也昏沉沉的。后来,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似乎那个东西在向下游动。我努力睁开眼,才发现一个人正躺在我的身边,他,他的手……”说到这里,王晓英哭声更大了,也停止了叙述。

  日期:2016-07-12 06: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