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0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猛“嘿嘿”一笑:“往事不堪回首啊,我这样的一个英雄人物不也为了斗米而折腰吗?当然了,连斗米都不算,一个鼠辈给了我几颗瓜子,我不也管人家叫大哥吗?”
  冯俊飞知道王猛在拿当年给瓜子的事调侃,就说道:“去你的,狗嘴吐不出象牙。”
  “是,你嘴里能吐出象牙。”王猛的话引的大家一阵哄堂大笑。他继续道:“对了,你刚才说让我给楚天齐意思意思,我看是你小子在变相提醒我吧?要不,我给你点好处?楚天齐不是见钱眼开的人,我看你小子却是一个十足的腐败分子。”
  明知道王猛是在调侃,但冯俊飞仍不免脸上一红:“去你的,不跟你一般见识。总不能让狗咬了一口,我再咬狗一口吧。”
  和王猛的这次“把酒言欢”,冯俊飞以大醉收场。当然了,王猛也好不到那去。
  冯俊飞酒醒后,想起了王猛对“处理品”的吹捧,和对自己的贬低。顿时,怒火满胸,连骂“混蛋”,他这既是骂楚天齐,也是骂王猛,当然也是骂自己那个王八蛋大伯。于是,他一回到玉赤,就第一时间到了冯志国家,也才有了父子对骂的戏码,才引发了冯志国吐血晕倒。
  想到王猛的可恨,冯俊飞就更是想到了“处理品”的可恶。这个“处理品”不但到自己面前晃悠,还他*妈的提起了死王猛,这不是故意在给老子添堵吗?想到这里,他不由得骂道:“同学,同学情谊,狗屁。”
  尽管冯俊飞说的很低,但还是被冯志国听到了一些。于是,冯志国叹气说道:“哎,小飞,不要那么狭隘,同学就是同学。”

  冯俊飞这才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赶忙说道:“知道,知道,我说着玩呢!”
  冯志国听罢,又长叹了一声:“哎……”
  冯俊飞虽然和冯志国说自己在“说着玩”,也没有再说任何过激的言词。但其实在心里,他又一次说道:“处理品”,老子和你没完。
  从上中学时,冯俊飞就把“处理品”当成了一个“假想敌”。他认为只要有“处理品”的地方,就会给自己带来不痛快,以往发生的事情也证明了这一点。既使没有直接表现在自己的身上,也会表现在自己身边人或是“战友”的身上。
  去年,魏龙被“处理品”设计而降职降级,跟着就是温斌被“处理品”逼的远走他乡。就连自己的大伯冯志国,也因为受“处理品”事情的牵连,当众道歉,颜面尽失。今年,自己的小弟魏超群,又因为被“处理品”告发而被抓捕。
  虽然黄敬祖也一直在屡战,但几乎都是屡败,只是黄敬祖这家伙比较狡猾,总能审时度势、及时收手,有时也虚与委蛇,甚至不惜委屈求全。否则,恐怕已经遭“处理品”毒手了。
  在工作上找自己麻烦就罢了,在生活上“处理品”也让自己不痛快。好不容易赶上第一个“国庆黄金周”,自己和几个好朋友出去游玩,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十年不见的初中同学——王猛。同学相见,自是和普通朋友不一样,虽然上学时有过不痛快,但已经过去了,二人自是“把酒言欢”。只是那个傻大个把“处理品”捧上了天,而把自己却贬的一文不值。也许他对自己只是戏虐之言,但拿自己和“处理品”做对比,本身就是对自己的蔑视,也不排除“处理品”在中间说了什么坏话。

  本来自己已经够郁闷了,更可气的是“处理品”又一次追到了医院,而且故意提起了王猛。这就是故意刺激自己,让自己生气,从而做出失去理智的事,“处理品”才好趁乱出坏。
  “我才不会遂你的心,你越气我,我越不气。‘处理品’,我不会放过你的,有你没我,有我没你,咱俩的疙瘩已经结成死扣了。”冯俊飞咬着牙,暗骂道。
  楚天齐本来很不情愿去看望冯志国,无奈宁俊琦以“这是官场礼节”相劝告,他只得前往,到医院探望了冯志国。冯志国对于大家的探望,表示了诚挚的谢意,就是对楚天齐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不满情绪。
  在进入病房,与冯俊飞相见时,冯俊飞表现出了一种错愕,甚至是对立的情绪。在他大娘的及时提醒下,他倒没有难为楚天齐,反而露出了微笑。
  在高干病区休息区,冯俊飞和楚天齐更是难得的进行了互动,甚至给郝晓燕和高远造成了“二人关系融洽”的错觉。只是楚天齐和冯俊飞都明白,这只不过是一种“逢场作戏”罢了。
  在已经发生的一些对楚天齐不利的事情里,虽然没有冯俊飞直接参与的证据,但楚天齐明显感觉到里面有冯俊飞的影子。楚天齐知道,即使自己没有任何敌意并释放出善意,冯俊飞也不会和自己成为好朋友的,只要他少找自己的麻烦,就烧高香了。

  楚天齐本来是委屈求全才去看的冯志国,结果却被对方的侄儿认为自己在故意找茬,从而又给自己记上了“罪恶”一笔。这是楚天齐万万不会想到的,而且他也没有闲心去想这些,因为现在的这些日常工作还忙不过来呢。
  十月中旬的时候,当归植株叶变黄。在何氏药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下,药农割去了药材的地上部分。这样阳光就会晒到地面,能够促使根部成熟。
  经过一周多的等待,十月二十二日,正式采挖当归药材的根部。
  当归根部采挖很有讲究,不宜过早,也不宜过迟。过早采挖的话,根内的营养物质积累不足,根就不充实,质量差,产量也低。过迟的话,气温过低,根内的营养物质就会分解消耗很多,质量和产量都会下降。

  采挖当天,楚天齐早早就到了小营村,随他一起去的还有杨大庆和司机小孟。本来宁俊琦是要一起去的,谁知临时接到通知,省里一个老领导要经过青牛峪,需要书记和乡长出面接待一下,她只得留在了乡里。
  到了小营村村委会,冯强等几个村干部已经到了,紧跟着,何氏药业的技术人员也来了。大家吃过大米粥和花卷馒头后,就到了一户农民的地里。好几十个农民已经在地头等着了,这些农民中有这块地的主人,更多的则是村里其他的当归种植户。
  两位技术人员,从农民手里拿过来三齿铁叉和二齿镢头,提请大家注意后,开始做示范并讲解。通过技术人员的讲解和示范,农民开始自己操作。没一会儿,大家都掌握了基本要领,除了这块地的主人外,其他人都回自己地里去劳作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