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885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在谢清辉把这个事情一交给他,高勇就来了劲头,先是便衣来到那家收费的停车场,暗中询问那些在这里停车的人,这些停车的人从里面花钱把车开出来之后,便不停地骂着里面的人。
  高勇便上前询问了解情况,这些人便告诉他,这里的停车场最黑,在其他家的停车场收费还是要低一些,而这家停车场由于是交警支队指定的,价格非常的高,而且外地车辆更高,高得让人受不了,但是没有办法,如果他们不交,车子就提不出来,而提不出来,停车费还是要不断地产生,所以只好交钱提车,就算是吃了一个教训吧。
  听了这些人的话,高勇就把情况记了下来,了解完这些情况之后,他重点要了解这家停车场的背井情况,这是一个比较困难的事情,凡是这种背井的情况有时候就是道听途说,真正出面的人不一定会是这家停车场的老板,而真正的老板背后又是谁也是难以判断,所以这个事情他必须要花费一番工夫了。
  为了完成这个任务,高勇只好通过交警队的朋友来做这个事情,自打进入市局以后,也是交了几个交警支队的朋友,虽然对交警队的人没有什么好感,但是能与他交朋友的人也是与他性格脾气比较相近的人,所以了解起这件事情,他们也是愿意提供这里面的情况。
  经过交警支队的朋友了解,高勇大致知道这家停车场的情况了,这家停车场表面上是当地的一个社区书记开办的,这名社区书记在当地也很有势力,叶平宇在打击黑恶势力的时候也注意过这个社区书记,但是由于该名社区书记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罪行,顶多是势力大,兄弟多而已,没有什么把柄可抓,所以就放过了他。
  这名社区书记并不是停车场唯一的老板,据交警支队的朋友介绍,说这里面可能有着陈安的股份,但是陈安到底有没有股份他们也说不准,只能是猜测和传言,不敢断定。
  听了这样的情况,高勇想了一想,这家停车场如果没有交警支队的人参与,不可能开了这么久,收费会这么高,而且这名社区书记平时很嚣张,一般人的帐根本不买,无论是谁都得交钱才能放车,否则别想把停在里面的事故车给提走,所以他的背后一定有着很强的力量在支持着他,才会让他如此嚣张,现在就是要看一看,这个支持他的人是谁,会不会是陈安。
  第七百零七章整顿停车场
  高勇费了老大一番工夫才查到与这名社区书记一起合作的几个人名的名单,其中一个叫费洋的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因为陈安的老婆也姓费,如果说这家停车场与陈安有什么关系的话,恐怕就有可能与这个有关。

  调查这个东西比较容易一点,查一查费洋的户口就可以了,果然,通过公丨安丨的户籍系统,轻轻一查,便查到费洋与陈安老婆的关系,原来费洋是陈安老婆二伯家的小弟,与陈安老婆走得非常亲近,如此说来,这个停车场绝对是陈安的一个关系户。
  不过,这家停车场之所以横行嚣张,还有另外一个因素,那就是当有的司机不愿意给钱的时候,还有专门威慑他们的人,高勇调查过了,专门威慑的人不是社区书记的人,因为社区书记多少还要注意一点影响,不敢**裸地去威胁他人,而专门负责这个事情的人是一个叫东子的人。
  叫东子的人也在合伙人的名字之中,高勇调查了一下,此人经常寻衅滋事,对外声称是九哥的人,是陈敬久的重要马仔之一。
  高勇一调查到这个情况,就感到一个小小的停车场却有如此名堂,但是他一想到这家停车场几乎是一本万利的情况,就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会插手这个停车场生意,只不过是租一块地,然后就可以开张收钱,由于与交警队有关系,工商登记税务什么的都不用交,这种生意多好做啊。
  了解到这些情况之后,高勇就向谢清辉作了汇报,谢清辉听了点了点头,看来这个事情牵扯到陈安,而陈安是交警支队长,并且还是陈平的弟弟,他一个公丨安丨局的纪委书记自然搞不定人家,只有如实向叶平宇报告。
  接到谢清辉的报告之后,叶平宇静静地坐在那里思考了半天,一直考虑如何将陈安给拿下来的事情,但是由于时机一直不成熟,也没法办这个事情,现在如果查到陈安与这家停车场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那事情就好办了,只是如何确定陈安与费洋之间有什么关系,如果费洋不承认怎么办?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陈安与费洋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如果陈安解释这个事情完全就是费洋的个人事情,必竟这整个停车场不是费洋一人的,而是好几个人合伙的,那怎么办?

  虽然明明知道费洋与陈安之间必定会有着不清不明的关系,但是真要调查起来,并且证明陈安与费洋有关系,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这也是反**的难度之处,这种不清不明的关系谁也不会写在纸上,很多时候就是心照不宣,除非他们自己承认,否则没有什么证据,证明这里面有着不正当的往来。
  除了费洋之外,那个叫东子的人也引起了叶平宇的注意,如果这个东子与陈敬久有着亲密关系的话,那么通过东子,陈敬久与陈安之间也可能有着亲密的关系,陈敬久有一辆挂着车牌号四个八的奥迪轿车,这是陈敬久的出外经常用的车,那四个八的牛逼车号,很是闪亮别人的眼,这种号如果不与交警队的人有着很好的关系,那肯定是拿不下来的。
  当然陈敬久在徐兴市的活动量很大,与人交往的多,陈安或许也不敢得罪他,陈敬久想要一个好车牌,交警队的人肯定要给他的面子,把这种虚荣让给陈敬久这样的人,这种车号一般人用了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就是黑社会的人喜欢装逼吗,其实没有什么意思。
  考虑到这里的情况比较复杂,叶平宇想了想,该怎么处理这个事情,想了一番之后,他决定先对事不对人,也就是先整顿交警队停车场的乱象,车辆是交警队查扣的,这是政府的行政行为,交警队可以对事故车辆进行处罚,但是不能让其他私人对事故车辆进行收费,如果私人对车辆进行收费,那必须是当事人同意才行,否则私人停车场无权对车辆进行收费,双方之间没有建立这种交易关系,这是法治社会所要遵守的契约准则。

  现在全市都是这种情况,那就不只是陈安一个人的事情,而是整个规则和制度需要改革,不过交警的停车场收费一事,似乎也没有什么规定和规则,反正都是交警队的人钻法律的空子,而且交警队这一块也没有什么人来进行监管,事故车辆出了事以后,有一些事情需要求着交警队的人,如果他们提出什么异议会对事故的处理不利,这种搭车收费,利用职权迫使他人与停车场进行交易的行为,无疑是一个社会的灰色地带,说他合法并不合法,说它违法但是又没有禁止性的规定,即使有禁止性规定,有些地方依然照干不误,主要还是当事人不愿意与这些人较真,希望尽快把事情处理完了事。

  日期:2016-06-10 08:2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