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9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莹莹,明天有一批试卷要改出来,妈妈忘记带回来了,我现在要到学校里加班,晚上可能就不回来了,你自己待会就睡觉吧,好不好"。赵馨雅走进寇莹莹的房间里对正在写作业的寇莹莹说道。

  "啊,晚上不回来了?那你住哪儿啊?"
  "我住办公室啊,没事,都这个点了,估计一会也就天亮了,你自己锁好门,我走了"。赵馨雅说完就出去了,寇莹莹跟在后面锁上了门。
  但是为了做得真实,也是为了害怕寇莹莹发现自己是去丁长生家里,赵馨雅还专门到了小区外面,等了一会才回去的,然后悄悄的溜进了丁长生所住的楼道,用丁长生家里的钥匙,打开了丁长生的门。
  此时,丁长生一个人趴在床上,睡得呼呼震天响,衣服也没脱,鞋也没有脱,身上也没有盖东西,虽然这个时候气温开始升高了,但是夜间还是很冷的,赵馨雅急忙到丁长生的卧室里,将窗帘都拉上,然后帮助丁长生脱鞋,脱衣服  。
  但是在帮着丁长生脱裤子时,赵馨雅没有想别的,丁长生一直都称呼她为婶,所以她待丁长生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样,虽然他们之间以前发生过一次没有成功的暧昧,但是那早就是以前的事了,所以赵馨雅没有一直放在心上。
  可是就在解开丁长生的裤腰带时,丁长生因为憋尿,那根棍子就显得尤为粗壮,而且不单单是粗壮的问题,赵馨雅把他的裤子脱到一半,就吓得不敢再脱了,因为那个东西仿佛是要撑破那看起来并不结实的丨内丨裤。
  "这孩子,睡觉了还不老实,不知道在想什么坏事呢"。赵馨雅心里嘀咕道,但是人却帮着丁长生盖上被子就离开了。
  赵馨雅走到客厅里,这才感到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怎么这么热,而且感觉到脸红的厉害,火辣辣的烫。
  "水,水……"赵馨雅刚刚坐定不久,卧室里传来丁长生低声要水的声音,她赶紧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向卧室走去。
  "来,起来点,喝水,慢点,不要呛着……"赵馨雅扶着丁长生的脖子,将他扶着坐起来,然后将他靠在自己的身体上,而她自己则靠在了床头上,就像是喂一个生病的孩子一样小心翼翼的喝水。
  "哦,喝够了,谢谢,你怎么在这里?"丁长生实际上是闭着眼的,但是他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周红旗来看他了,还喂给他水喝,所以丁长生以为现在还是在梦里,所以问道。
  "你喝多了,我来看看你,你,没事了吧,怎么喝这么多啊?"赵馨雅小心的将丁长生放下,小声问道。
  "没事,我没喝多,我是不高兴,很不高兴,很难受,很难受……"丁长生虽然是闭着眼,但是好像是清醒了,又好像是没有醒过来,迷迷糊糊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要是这样的话,赵馨雅也就没有这么吃惊了,但是说着说着,她觉得不对劲,一看丁长生,已经是泪流满面,赵馨雅不知所措,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丁长生在谁面前哭过呢。
  "你怎么了,没事吧?"赵馨雅在床头上撕下一点纸巾,擦拭着丁长生脸上的泪水,可是就在她擦拭泪水的功夫,丁长生一伸手,紧紧地抓住了赵馨雅的手,无论她怎么反抗,就是死死的抓着不松手。 
  "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丁长生将赵馨雅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摩挲着,看样子还在梦中,但是赵馨雅可不知道他说的这是自己还是别人,这个时候只能是顺着他说话。
  "好,我不走,我不走……"虽然赵馨雅这么说,可是丁长生还是一副怕她走了的样子,居然坐了起来,一使劲,将赵馨雅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长生,别这样,我是你馨雅姐,你别胡闹了,放开姐……"赵馨雅这下有点慌乱了。
  说实话自从来到湖州,赵馨雅就知道,丁长生这么帮自己,绝不是看在寇大鹏的面子上,想起以前在临山镇自己家里的那一幕,每当想起时,她都会感到耳根子发热,但是时间一长,丁长生居然没有任何的动静,她的新才渐渐放下来。

  可是像今晚这样的情景,她不是没有想过,只不过当这件事真的来临时,她发现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美好,说到底,她还是一个受传统思想禁锢着的女人,对于这样的事,她显然还没有做好准备,可是,好像没有时间了  。
  "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不要离开我,不要嫁给别人好不好?"丁长生说着,已经扳过赵馨雅的头,粗鲁的用自己的唇封住了赵馨雅的香唇,这一刻赵馨雅还在抵抗,无论丁长生怎么努力,可是她就是不松口,他被堵在了牙关之外。
  但是丁长生虽然是醉酒,可是这么久以来,经理了不止一个女人,对付女人的手段可以说是炉火纯青了,就这么着,他的本能引导着他一步步攻陷了赵馨雅的防线。
  赵馨雅一边咬紧牙关,一边使劲的掰扯着丁长生的手,但是他的手好像是一把巨大的钳子,将她牢牢的钳制在他温暖的怀里,并且随着她的反抗,他钳制的也越来越近,不一会,赵馨雅感到自己如果不张口呼吸的话就要被憋死了。
  她的反抗是徒劳的,虽然她一直踢打着自己的脚,可是踢打的结果是自己的鞋都被踢掉了,更省了脱鞋的事。
  有人说,如果不给你足够的压力,你就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
  换句话说,如果不给一个女人身上压上压力,她就不知道这种压力其实也是自己潜力爆发的引子,当丁长生把她拉到床上,霸道的压在身下时,所有的反抗都是那么的幼稚。
  因为这个时候赵馨雅发现,其实被一个男人压着,也是一种享受,她享受着这种呼吸困难,但是却张大口呼吸的惬意,身体上十万八千个毛孔都在讲述着一件事,那就是舒坦。
  她没有闭上眼,而是直勾勾的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丁长生,此时如果丁长生是清醒的,那么他一定会被看的不好意思,可是他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原因,双目赤红,像是一头盯着猎物势在必得的狼。
  在这种极具穿透力的目光注视下,赵馨雅慢慢闭上了自己的眼睛,她希望看到,但是更喜欢闭着眼享受着接下来的一切,给自己的思想留点想象的余地不是更好吗?
  仿佛是干涸了百余年的水浇田迎来了久违的的甘霖,田地里的禾草充分的享受着上天的恩赐,肆意的生长  。
  仿佛是荒疏了多年的歌喉迎来了最灿烂的舞台,让人禁不住时时刻刻都想释放自己的歌喉,无论是低声的呻吟,还是嘹亮的歌唱,都是那么的动听。

  仿佛是生命的礼赞,生命在这一刻得到了最原始的诠释,无论是什么姿势,前前后后,上上下下,都在讲述着一件事,生命在于运动。
  仿佛是堵塞了多年的下水道,不通则痛,生活里有各种各样的痛,但是通了就不痛了,福泽韵达,这是天性,天性不能堵塞。
  赵馨雅度过了这一生最难忘的一个夜晚,虽然关着灯,但是她的眼睛却比黑暗里的狼显得更为凶猛,结婚十七年,这是作为女人最幸福的一个夜晚,看看身边熟睡的男人,她的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
  偷偷起身,偷偷溜下床,偷偷离开了丁长生的家,偷偷回到自己家里的床上,偷偷的回忆着独属于自己的这个秘密,而此时,天亮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