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9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也不是,现在酒吧都差不多,因为最近风声很紧,所以很多酒吧都选择关门了,我们这个也是硬撑着的,你看看,今晚到现在才十多个人,要是以往,早就满人了".
  "风声紧是什么意思?"丁长生一皱眉问道.
  调酒师看了看丁长生,说道:"先生,你是不是不常到酒吧喝酒啊,最近公丨安丨局查的很厉害,说是扫毒的,其实酒吧里哪有什么毒啊,真正涉事的也就那几家,但是公丨安丨局的人一晚上来好几趟,这生意还怎么做?没法做了,现在估计是湖州酒吧最萧条的时候吧,以往的年份,现在都开始火起来了".
  "嗯,我是不常出来喝酒".丁长生点点头,看来刘振东他们做的有点过了,但是没办法,酒吧ktv那一向都是重点督办单位.
  调酒师将酒端给丁长生,丁长生端起来喝了一口,差点吐出来,但是又怕人家笑话他,所以就硬着头皮咽了下去,但还是被呛到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是司嘉仪的电话,那边司嘉仪也很是忐忑,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打电话是不是合适,自己这个时候联系丁长生,会不会让丁长生以为自己是在显摆自己老爹当上市委书记的了?
  犹豫再三,还是给丁长生打了过去.
  "喂,嘉仪姐,找我有事?"丁长生先问候道.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对了,你现在干什么呢?方便吗?"
  "方便啊,我在那个酒吧里喝酒呢,要不你也来喝点".丁长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向司嘉仪发出了邀请,也可以说是鬼使神差吧.

  "好啊,我也正好没事,你在哪个酒吧?"司嘉仪问道.
  "叫,哎,你这个酒吧叫什么来着?"丁长生问道.
  "一米阳光".调酒师搭话道.
  "对对,一米阳光,好,我等你".丁长生说道.
  十分钟之后,司嘉仪推门进来了,一眼就看到坐在吧台前的丁长生,丁长生转眼也看到了司嘉仪,摆摆手,司嘉仪快步走了过去.
  "嘿,你真行,居然自己还能跑到这里来喝酒,怎么,你们家那位没和你一起出来?"司嘉仪问道.
  "我们家那位?我们家哪位?"丁长生装糊涂的问道.

  "行,你行,丁长生,连我都瞒着,都要结婚了,再瞒着有意思吗?"司嘉仪打了个响指,叫来了调酒师.
  "美女,要什么酒?"
  "和他一样的吧".司嘉仪不知道丁长生点的什么酒,于是要了一杯和他一样的.
  "好的,一杯肝肠寸断".调酒师重复道.
  "什么,什么?"司嘉仪睁大了眼睛,看着丁长生,问道:"不会吧,丁大主任,你受刺激了?肝肠寸断,这酒够悲情的啊,算了,给我来一杯欢快点的,嗯,就来一杯雨后彩虹吧".
  "看来你是喝酒的行家啊?"丁长生看着司嘉仪说道.
  "没办法,我这么大了,还是光棍一个,不愿在家里听唠叨,所以救出来喝杯酒,陶冶一下自己的情操,你呢,不忙了,还有时间来喝酒,".
  "忙个屁啊,我拿的是八小时的工资,八小时之外不干活,又不是给自己干,那么拼命干啥?"丁长生无可无不可的说道.
  "咦,这不是你的风格啊,你一想都是党国的事业为重,今天怎么这么落魄啊,是不是感情方面出了问题,来,给姐姐说说,我还排解一下你".

  "算了,我这人自愈能力很强,今晚喝点酒,也许明天就没事了,对了,你给我打听个事,那个,林春晓什么时候能到任?"丁长生一下子又扯到开发区去了.
  "这事不归我管,再说了,她来不来和你有关系吗?"司嘉仪皱眉问道.
  "那当然,林春晓是你爸爸请来的能人,如果她来了,我就让贤,不要耽误湖州的发展,你说呢?"丁长生说道.
  司嘉仪又不是傻子,一听这话,就知道丁长生说这话带着情绪呢,但是她还真是不好接这个话茬.
  "喂,有时间带弟妹出来玩玩呗,你可不能金屋藏娇啊".司嘉仪转移了话题.
  "今天司书记到江都还顺利吧?"丁长生看看四周无人,小声问道.
  "还可以吧,至少我没看到他的脸色,怎么了?你听到什么了?"司嘉仪问道.
  "没有,只是,我很想知道,原定明天早晨签署的px投资意向书,却突然不签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我又不是你们政府的人,我怎么知道?"司嘉仪一愣,说道.
  其实这事她还真是不知道,因为司南下也很少在家里谈工作,可是在司嘉仪看来,丁长生既然这么问,这件事很可能和自己父亲有关系.
  "喂,你这话,什么意思?"司嘉仪想了想,想问丁长生到底怎么回事,但是一扭头,竟然发现这小子趴在吧台上睡着了
  "喂,醒一醒,这里不能睡觉啊,这才多点酒啊,这么容易醉?"司嘉仪将信将疑的的推了丁长生一下,丁长生的身体一晃,差点摔到在地上,吓得司嘉仪赶紧拉住了他。
  "嘿,这算怎么回事啊,你这是打算住在这里啊?"司嘉仪结了帐,继续问道。
  "嗯,唉,好困啊,喝完了?"丁长生睡眼惺忪的问道。

  "还好意思说呢,这点酒量还出来丢人啊?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司嘉仪扶着丁长生歪歪斜斜的走出了酒吧,打了一辆车,按照丁长生说的地方送他回去了。
  到了丁长生的楼下,没想到遇到了赵馨雅过来给丁长生洗衣服打扫卫生,但是当赵馨雅看到是一个女人扶着丁长生过来时,她知趣的没有吱声,而是躲在了一边,心情颇为复杂的看着司嘉仪扶着丁长生上了楼,而丁长生醉的有点头疼,能摸到家里来就不错了。
  赵馨雅看着两人上了楼,她也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但是一直都站在窗前,看着对面楼里的动静,虽然心里有点怪怪的,但是也就没当回事,她知道现在丁长生位高权重,而且又没有女朋友,所以时常带回来女人也是有情可原的。
  "你没事吧?喝点水吗?"司嘉仪将丁长生扶到沙发上,问道。
  "喝水,奶奶的,这酒怎么会上头呢?"丁长生拍着自己的脑袋,说道。
  "这酒吧,是很多种酒调在一起的,所以不常喝的人还真是喝不了这个味道,我看那,你就不适合喝这种酒"  。司嘉仪端来一杯水,伺候着丁长生喝了,说道。
  "嗯,我歇歇就可以了,你先回去吧,这么晚了,不安全"。丁长生闭着眼睛嘟嚷道。
  "你确定你没事?不用找个人来看着你?"司嘉仪也想早点回去,这房子里就自己和丁长生两个人,孤男寡女的,要是以前还没事,关键是现在丁长生要结婚了,这要是再传出去点别的事,可就好说不好听了。
  "我没事,你走吧,给我关好门"。丁长生手扶着额头,说道。

  "那,我真走了,你自己记得多喝点水"。司嘉仪把水都给他放茶几上了。
  "我知道,你走吧,路上小心"。丁长生说道。
  司嘉仪看了看丁长生,好像是清醒了不少,心想,这酒散的也差不多了,应该是没什么事了,于是拿自己的包就出门了。
  司嘉仪走了,但是赵馨雅一直都在自己家里看着这边的动静呢,看到丁长生带来的女人居然没有留宿,这倒是让赵馨雅有点意外,但是一想,来的时候看到丁长生自己都走不成道了,还得人扶着才能走路,看来是喝的不少,这晚上要是喝点水什么的,没有照顾怎么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