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9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如果将这个项目敲定下来,说出去就好看多了,尤其是这个项目要好好在中南省和湖州好好宣传,那么石爱国参加的这个项目,湖州当然会记住这个项目是怎么引进来的,换言之,在这个项目上,石爱国是有功劳的。
  邸坤成正是看到了这一点,这才来对石爱国说,秦振邦想尽快签署这个协定,而且邸坤成还不怀好意的暗示秦振邦对石爱国很感激,也是想在石爱国离开之前签个协定,他是最信任石爱国的。
  最信任石书记,换言之,那就是不信任后来的市委书记和市政府了?
  石爱国看着邸坤成出去,没有起身相送,依然是牢牢的坐在沙发上,对于两人来说,吵过,闹过,明里暗里都较过劲,但是此时这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两人以后在仕途上的交集怕是到此为止了。
  丁长生的车还没拐进市委大院,就看到邸坤成和秘书两人说笑着从市委大院里走出来,朝着对面的市政府走去,丁长生看了看周围,没发现邸坤成的车,这倒是让丁长生纳闷,怎么没开车呢?
  邸坤成好像并没有发现丁长生,而是穿过马路进了市政府,丁长生的车也滑到了市委大院里  。
  他好几天没来了,虽然他现在已然很忙,但是现在却不能不来,自己是石爱国的秘书,这个时候更要来,不能给石爱国人走茶凉的感觉,那样的事自己也干不出来。
  除了要来看看石爱国,其实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关于张和尘的安排。
  因为张和尘虽然是石爱国的文字秘书,但是和石爱国的关系并不是男秘书可比的,正是因为这样,就可能被石爱国忽视,那么新来的市委书记必然不会用一个女秘书,当然了,除非是女市委书记,可是即便是女书记,也不会用前任的秘书继续当自己的秘书,新书记来了,张和尘走是必然的。
  于是丁长生先是到了秘书长陶成军那里,看看能不能先把事情和陶成军说说,这点事他也不想麻烦石爱国,临别之际,石爱国要处理的事必然不少,所以这些小事丁长生也知道轻重。
  可是这些事必然要在石爱国走之前办好,否则的话,再求下一任书记,那就难了。
  "秘书长,忙着呢?"丁长生敲敲门,伸进头看到陶成军正在写着什么东西。
  "是你啊,进来吧,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从单位来还是从家里来啊?"陶成军一看表,才十点,一时间倒是闹不准丁长生事从哪里来了。
  "从医院来,我看我干爹去了,还没去单位呢"。
  "哦,找我什么事,坐下说"。陶成军指了指对面的椅子,说道。
  "还真是有事要求秘书长给通融一下"。丁长生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陶成军对面。
  "什么事啊,看你这表情,怕是没好事吧"。陶成军白了丁长生一眼,问道。
  "唉,当然是好事了,是让你积德行善的事,办好了,人家会感激你一辈子的"。丁长生开玩笑道。
  "胡扯,赶紧说,我忙着呢"。陶成军笑骂道。
  "这件事,说到底还是领导你太官僚了,不为自己的下属考虑,还得让人家拐着弯摸着角的找关系来说这件事"。
  陶成军一听就知道丁长生没好事,但是笑而不语,看着丁长生继续瞎白话  。
  丁长生说道这里,抿了抿嘴,心里不禁暗暗嘀咕,这个秘书长这是不善解人意啊,说话就像是说相声一样,有捧得,就得有逗得,但是丁长生把话说出去了,陶成军不吱声,丁长生怎么往下面继续侃?
  "算了算了,我就直说吧,那个谁,张和尘,石书记的秘书,找我了,她自己不好意思,让我问问你,这石书记要是走了,她怎么办?继续等着?可是等来等去,新来的书记是不会用她的,那么她到时候该怎么办?"丁长生问道。

  "哦,这件事啊,那她想怎么办?"陶成军微微点头,问道。
  "那就看领导安排了,她的身份比较特殊,是石书记的秘书,她自己也不好说怎么办?"
  "嗯,要不然去新湖去可以吗?新湖区还缺一个体育局的局长,你问问她怎么样?"陶成军倒是很给丁长生面子,虽然和丁长生没法比,但是一个区的体育局局长也算是可以了,毕竟张和尘是一个女人。
  "好吧,我正好去书记那里,顺道问问她,不过呢,这事,我问不合适,还是秘书长亲自问吧,这样不是更符合组织程序吗?"丁长生仿佛是想起来什么似得,坚决不帮着陶成军干这事了。
  陶成军笑笑没说话,丁长生看到陶成军的笑,心跳居然加速了,赶紧告辞离开了陶成军的办公室。
  "怎么样?方便吗?"丁长生蹑手蹑脚的到了张和尘的办公室,小声问外间的张和尘道。
  "在呢,有事啊?"
  "嗯,是你的事,我刚才去找秘书长了,秘书长答应把你调到新湖区体育局去,任局长,还可以吧?"丁长生心里也很忐忑,万一这女人不吃自己这一套就麻烦了,自己好容易求的陶成军。 
  "真的?"张和尘惊喜道,虽然她也为这事在烦恼,但是作为一个女人,领导没说,自己也不好意思去要求什么,虽然是石爱国的文字秘书,但是其实和石爱国打交道不是很多,所以当丁长生告诉她把她安排到新湖区体育局局长时,张和尘简直是心花怒放了。()
  "秘书长说的,还是你说的?"张和尘偷偷看了一眼关着的门,轻声问道。
  "你说呢?"丁长生白了张和尘一眼,然后去敲石爱国的办公室门了。
  "进来"。石爱国的声音依然是浑厚,底气十足,但是丁长生进去一看,人却萎靡了很多,这是微不可察的,只有像丁长生这么对石爱国了解的人才看得出来。
  丁长生进去之后,看到石爱国的桌子上摆满了书籍,但是大部分书籍都是很新的,基本都没有看过,可是这些书都是石爱国在位这段时间买的,有的是丁长生买的,有的是张和尘买的,哪个月不买个几千块钱的书,这个月都过不去。
  现在这些书都成了石爱国的了,这也是一种修养。
  "你怎么过来了?有事?"石爱国看到是丁长生,摘下了老花镜,指了指前面的座位,示意丁长生坐下说。
  "没事,我过来看看您"。

  "我有什么好看的,你还是去忙你的吧,把你的工作做好,不要让人抓住把柄,小丁,你我也算是有缘,好好干,按我说的去做,既要低头拉车,还得抬头看路,明白吗?"
  丁长生看着石爱国,虽然这些话他明白,但是从石爱国嘴里说出来,意义绝不是那么简单,这是石爱国在暗示什么吗?
  如果不是,这个时候说这些话有什么用意?是警告,还是关心,丁长生猜不透。 WWW.
  事情就是这样,领导的意思可能摆在那里,但是给人的感觉就是盖上了一层薄薄的纱布,乍一看你好像是看到了白布下面是什么,但是其实你还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这就是揣摩,丁长生自以为自己的揣摩功夫还可以,但是石爱国这么说,他还是不明白石爱国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