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57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初步算了一下,这三项费用加起来就是七千五。
  他吗的,你等着,我一会儿把沈蕊叫来打死你们。
  我将口袋全部掏出来,对鹰哥说:“昨天晚上我们住酒店把钱都花了,这样吧,我叫我姐姐来,她身上有钱,你觉得怎么样?”
  鹰哥眼珠子转了转,对我说:“别耍花样,你如果敢叫家长,我弄死你。”
  我装出害怕的样子。摆了摆手说:“鹰哥,我绝对不敢。我只是叫我姐姐给你钱。”
  鹰哥上下打量完我后,觉得我不像在说谎,点了点头说:“你是哪个学校的?在哪个班?姓什么?叫什么?”
  我不敢说谎,怕鹰哥怀疑我,当即报出了我的学校和班级。
  紧接着,我又将小雨和马娇的学校和班级报了出来,以博取鹰哥的信任。
  鹰哥看我十分上道。满意的点了点头。
  我为了和鹰哥套近乎,同时也为了博取鹰哥的信任,压低声音说:“鹰哥,我的仇人很多,以后出了事,能不能找你来帮我摆平,钱不是问题!”
  鹰哥听了我的话,眼中闪过两道贼光。
  鹰哥就像发现了宝藏一样,欣喜的看着我,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张楠,是吧?哥记住你了,以后有事找哥。哥一定帮你摆平。”
  我赶快装出唯唯诺诺的样子,给鹰哥点头。
  我心中却冷笑起来,你这个人渣,等我一会把沈蕊叫来。弄死你个王八蛋。
  我指了指呆瓜和潇婧琪说:“鹰哥,他们俩你看看能不能……”

  我后面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很明白,我想让鹰哥网开一面,不要再打呆瓜和潇婧琪。
  鹰哥“哦”了一声,立即转过头对吴群他们说:“别打了,别打了!都是自己人。”
  听到鹰哥的话,我被恶心坏了。你吗的,现在就变成自己人了,真是一个见钱眼开的玩意。
  吴群等人听到鹰哥的话,纷纷停下了手。
  吴群诧异无比地看着鹰哥,不明白鹰哥为什么会说都是自己人?
  “鹰哥,这是为什么啊?他们……”吴群指着呆瓜说。
  不等吴群把话说完,鹰哥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蛮横无比地说:“废话那么多干什么?我说什么你听什么就行了!”
  说到最后。鹰哥瞪大了眼睛,冷冷地看着吴群。
  吴群低下了头,不敢再说话。
  鹰哥转过头,换上了一副笑脸。搂住我的肩膀笑呵呵地和我说:“兄弟,咱们现在虽然是自己人,但是一码归一码,这个东西还是要交的。”

  鹰哥一边说着,一边搓了搓拇指和食指。
  我点了点头,拍着胸脯说:“鹰哥,这是当然,你放心,我现在就给我姐姐打电话。”
  我立即拿出手机,给沈蕊打电话。
  鹰哥看到我用的是苹果,眼睛再次闪起了贼光。
  我笑着对鹰哥说:“鹰哥,咱兄弟有缘,既然你喜欢我这手机,我就送给你吧!”
  鹰哥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抱住我的肩膀一个劲的摇:“好兄弟。好兄弟啊!”
  这时电话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沈蕊的声音:“小楠,什么事?”

  我说:“姐,我把别人打坏了,医院要八千块钱的医药费,你能不能给我送来?”
  我故意没有说干妈,我怕鹰哥起疑心,只是不知道沈蕊能不能理解我的想法。
  沈蕊停顿了一下,大有深意地问:“你们在哪家医院?”
  我没有直接回话,转过头向鹰哥看去:“鹰哥,咱们这是在哪里?”
  其实这个地方我来过,我故意假装不知道,我问鹰哥,就是想让沈蕊能听到我们的谈话声。

  鹰哥说:“在市郊的废铁厂。”
  我立即对沈蕊说:“在市郊的废铁厂。”
  沈蕊故意问:“怎么在废铁厂?你不是在医院吗?”
  我打了个哈哈,说:“啊,是这样的,我们没有钱,医院不给治,所以我们先来了废铁厂。”
  沈蕊沉默了一会儿,对我说:“好的。我知道了,你等着。”
  紧接着,沈蕊挂断了电话。

  沈蕊肯定能明白我这里的情况,她毕竟在娱乐场所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见过不少世面。
  我笑着对鹰哥说:“鹰哥,你稍等,我姐马上就会把钱给你送过来。”
  鹰哥满意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又摸了摸我的头。就像对待自己的亲弟弟一样。
  我在心里冷笑,王八羔子,你丫等着,一会儿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敢讹我的钱。
  鹰哥指了指我的手机,笑着说:“兄弟,你刚才不是要把你的手机给我吗,咱们现在换了吧!”
  我刚才只不过是为了稳住鹰哥才那么说的,而且我觉得他不会现在就和我要手机。

  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个二货来真的,居然现在就和我要手机。
  这可是沈蕊给我买的心手机,我拿在手上都不到一天,别说是给鹰哥。就是让他拿一会儿,我都觉得心疼,不过为了大局着想,我还是决定忍痛割爱。
  我不情愿的关了手机,把手机卡从手机里面抽出来。
  鹰哥兴奋的拿起我的手机,将他的手机卡插了进去,激动无比的说:“你这手机还挺新的,什么时候买的?”
  我肉痛地说:“昨天刚买的。”
  鹰哥睁大了眼睛,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低下头如获至宝的玩起了我的苹果手机。
  我拿着鹰哥的破酷派国产机,满肚子都是苦水。
  鹰哥的酷派手机一看就知道用了至少一年以上,手机四周不但掉了漆。而且还有很多磕碰的痕迹。
  我在心中叹了口气,只能先这样了,一会儿等沈蕊来了,我再把手机要回来。
  鹰哥玩了一会儿手机,转过头指着小雨和马娇问我:“那两个妞哪个是你女朋友?”
  我指着马娇说:“她是我女朋友。”

  鹰哥嘿嘿嘿的笑起来,指着小雨说:“那么说,她不是你女朋友了。”
  我看到鹰哥眼中贼光闪烁,就知道他没安好心。
  难道鹰哥想对小雨下手?坚决不能让他这么做。
  我干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地说:“鹰哥,其实那是我战友。”
  鹰哥睁大了眼睛:“我去!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这两个妞太他吗的靓了。如果能让我乐呵一晚上,就是死我也愿意。”
  紧接着,鹰哥对我眨了眨眼睛。用胳膊捅了捅我:“兄弟,咱们商量个事,你战友借我一会儿,我现在憋的不行了。想好好的发泄一下!”
  说到最后,鹰哥咽了一口口水,还直搓手,就连说话的声音都有点流里流气。

  我装出为难的样子:“鹰哥,她虽然是我战友,但是我们是真爱。”
  鹰哥瞪起眼睛,阴沉地看着我:“战友还有真爱,快别扯了,哥问你一句话,痛快点,借还是不借?”
  我在心里面把鹰哥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个遍。
  不过,我没敢说出来。
  我想了想,对鹰哥说:“鹰哥,我想到一个办法,我给你一千块,你晚上去找一个怎么样?”
  我们虽然没有去过那些娱乐场所地方。但是也知道价格,一千块钱能玩两个通宵,而且还是全套。
  我给鹰哥一千块钱,够他舒舒服服的玩两天了,他肯定乐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