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0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也一起挥手告辞,然后向外走去,冯俊飞在后面相送。
  在走出高干病区后,在大家一再坚持下,冯俊飞才没有送到楼下,而是返回了高干病区。
  在高干病区门关上的瞬间,大家又一次和冯俊飞挥手告辞。透过门缝,大家看到了冯俊飞的笑容,也报以笑容回应。楚天齐却从这笑容里,看到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但他却一时看不懂对方笑容里的意思。
  高干病区的大门关上了,瞬时将里外隔成了两个世界。楚天齐心中暗道:这就是特权。当然这是党和政府给予这些领导干部应有的关心和照顾。
  但有些人却会利用手中的权力,人为的赋予自己和一些人本来不应拥有的特权。面对形形色*色的特权,老百姓是无法分清那些是合法的,那些是违规的。

  也不怨楚天齐有感慨,就是这么一道小小的高干病区的门,就让他们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儿。要不是遇到冯志国老伴,要不是冯志国老伴手里有进出区域的感应卡,他们是无论如何也进不去高干病区的。
  从医院出来,二一二车径直开到了县委大院。除了楚天齐和司机留在车上外,其他人都去县委和县政府办事去了。
  虽然留在车上,楚天齐却明白他们都去干什么了,无非就是去找各自的主管领导,联络感情去了,顺便给乡里争取点好处或帮助。
  至于宁俊琦去干什么,楚天齐更是一清二楚,他知道她去见书记和县长去了。因为在今天出发前,宁俊琦已经说过,看望冯书记是正常的官场礼节,如果不去看望的话,就会被看做不懂事。如果去看的话,必须要和自己上面的领导及时汇报此事,否则,可能就会引起领导猜忌。
  直到十一点多的时候,宁俊琦等人才出来。大家找饭馆吃了午饭,然后一起回了青牛峪乡政府。
  自从宁俊琦等人离开后,冯俊飞的心情极度糟糕。
  本来这几天,他已经理解了关于大伯冯志国的很多事情。尤其大伯醒来后,父子二人进行了短暂的交谈,彼此都承认了对方的身份,二人心中都欣慰不已。虽然和冯志国的父子关系不能摆到明处,但冯俊飞心中的疙瘩却解开了。他暗下决心:一定要好好孝敬父亲和母亲,也一定要孝敬大娘,孝敬这个看上去很傻、其实却很伟大的女人。
  冯俊飞心情之所以不好,主要还是源于“处理品”楚天齐。虽然他一直对这个“处理品”耿耿于怀,但眼不见心不烦。谁知,“处理品”却来了,这已经让冯俊飞非常不痛快了。来就来吧,没想到“处理品”却提到了那个可恶的王猛,故意在自己的伤口上撒了把盐。
  冯俊飞这次旅游回来,之所以去质问冯志国,并导致冯志国吐血昏迷,就是因为楚天齐被提拔的事,导火索就是那个死王猛。
  原来,冯俊飞在旅游点和王猛相遇后,自是一番“亲热”,至于是真是假那就只有自己心里明白了。老同学见面,自是要喝酒吃饭。在饭桌上,冯俊飞才知道,原来当年这个穷小子王猛,现在已经成了小包工头了。在特区不算什么,但要是回到玉赤县这个小地方的话,那也是一个人物了。
  看着王猛的变化,冯俊飞心里很不是个滋味。当年只要自己给几颗瓜子,穷小子王猛就会屁颠屁颠的为自己跑腿办事。短短几年不见,人家已经成了一个动不动就指挥好几百人的包工头,真是造化弄人呀!
  虽然冯俊飞是刚刚才知道了王猛这些年的情况,但王猛却对冯俊飞的情况了如指掌,就仿佛是他亲眼所见似的。在推杯换盏中,王猛对冯俊飞就是一阵赞扬,赞扬冯俊飞大有前途。面对老同学的赞扬,冯俊飞也有些飘飘然,但他总怀疑对方是在讽刺自己。
  在喝酒的过程中,提到了上学时的糗事,二人一会开怀大笑,一会儿又互相言语攻击,同时都感叹时光匆匆。酒桌上的其他人也是跟着嘻笑不已。
  提到上学时的事,自然也就会提到那时的同学,回忆互相之间的事情,也谈到了现在各自的境况。对于好多初中同学,冯俊飞了解不多,尤其好多人都是穷小子,在学校时就和他不睦,这些年更是没有联系。但王猛却不一样,不光对这些同学的情况能说上好多,而且还和好多人多次见面,并互有联系。

  王猛当然也提到了楚天齐,还说在楚天齐上大二时,曾经去找过这个初中同学。楚天齐当时不但陪着王猛在省城好好玩了两天,而且还坦言以后要互相帮助、多多来往。
  听王猛提到了自己的死对头,冯俊飞心中很是不爽,只是沉默寡言的喝酒。而王猛却没有在意这些,一边劝酒,一边继续说着楚天齐的事。而且还把楚天齐回到玉赤县后的所做所为,给抖落了一遍。包括楚天齐处理农民上丨访丨、引进蔬菜项目、勇斗贩毒集团、发现锌矿泉水、与何氏药业合作的事,包括楚天齐获得沃原市见义勇为的事,包括楚天齐不到两年时间就升任常务副乡长的事。当然了,王猛的有些表述与事实有出入,有些事也有些夸大其词。

  在王猛的嘴里,楚天齐被塑造成了一个一心为民,不畏权暴的新时代基层官员楷模。冯俊飞心中暗道:狗屁,马屁精。
  终于,在冯俊飞的极度忍耐中,王猛停止了对“处理品”的吹捧。
  冯俊飞看似玩笑,实则讽刺道:“他后来帮你什么忙了吗?除了那次见面外,怕是连面都没见过吧?”
  本已喝得脸色发红的王猛,此时脖子也红了,急忙争辩道:“后来是没见过面,我的忙他也帮不上。但我相信,只要他能帮上的,一定不会推辞的。”
  没想到,楚天齐在王猛的心里有这么重的份量。于是冯俊飞继续揶揄道:“嗨,老王。我可是听说,他手里有好几个大项目呢,你不去弄点干?同学一场的份上,他应该照顾你点才对,总不至于六清不认吧?”
  “你说这呀,我还真没想过,也不准备找他。”王猛打着酒嗝说道。
  “哦,你是怕他不讲情面吧?要不你给他意思意思?”冯俊飞扇风点火道。

  王猛一拳擂到桌子上,说道:“你他娘放屁,他会要老子好处?谁的好处他都不会要,他就不是那样的人。”说到这里,他嘴一咧,笑着道:“冯科长,我这人说话粗,你别介意。我是说楚天齐是一个正直的人,又是一个讲朋友情面的人,如果我去找他会让他为难,我怎么能做这样的事?”王猛边说边喝了一杯酒,嘴里叨咕着“自罚一杯,自罚一杯。”
  “少来这一套,谁不知道你的臭脾气。当年不就因为你长的又高又黑、脾气也臭,我们都说你是张飞的弟弟——张跑吗?”冯俊飞没好气的说道,“你把‘处理品’都快捧上天了。”
  日期:2016-07-11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