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90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书凯不敢多想,他现在最迫切的是一定要弄清楚,周德东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被市纪委的人给带走的,只有对症下药,才能很快的解决难题,可是市纪委有严格的保密制度,有谁会把周德东的案子情况透露给自己呢?
  秦书凯一个人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思考良久,决定还是先给王耀中打个电话试试,毕竟王耀中跟自己之间的关系特殊,每到自己遇到困难的时候,王耀中即便是冒着违纪的风险,一样偏袒照顾自己,但愿这次也是一样。
  秦书凯拨通了王耀中的电话,尽量装出一副轻松的口气说,王书记,你们纪委的人,可真是天天不干好事,不是抓这个就是逮那个的,最近你们又忙什么呢?想抓那个干部啊。
  王耀中被秦书凯寒碜倒也不生气,只是笑着说,纪委,就是抓**,否则,我们这些人能忙什么,无非是审讯,弄材料之类的,每天跟斗鸡似的,跟这个斗完了心眼,又跟那个斗,你说,怎么这贪官就层出不穷呢,搞的我最近天天要加班,想要休息一下都没时间。
  秦书凯试探着问他,王耀中,你最近忙什么案子呢?周德东的案子在你的手里吗?
  王耀中敏啊感的说,秦书凯,你只是关心我,随便跟我聊聊呢?还是想要问周德东的案子?
  当着王耀中的面,秦书凯有些东西是不需要隐瞒的,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口气说,兄弟,你是知道的,周德东原本是我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他进去了,我还只能是有点小紧张呢,你想想看,现在当领导的,不管是吃喝招待还是人情来往,哪能全都按照你们纪委定下的那套标准呢,要是真按照那套标准估计什么事情也办不成,更不要提拔了。
  秦书凯说,我在普水县开发区当一把手的时候,为了成功把省级开发区给申请下来,周德东也帮了我不少忙,当然了,不瞒你兄弟说,这公家的便宜,人人都是雁过拔毛,我也不是什么圣人,自然也免不了俗,因为这有这样,别人才能认为你成熟了,这些事情只有周德东的心里有数,现在他被你们抓了,我这心里自然着急,你能告诉我,他究竟是因为什么原因进去的吗?
  王耀中听秦书凯这么一说,不由叹了口气说,你呀,有时候胆子也大,你也不差这一口,再说了,现在你也混的不错,正是提拔的好时机,怎么又惹上这事呢?
  秦书凯有些无奈的说,***,我也不想啊,可是现在这世道,你要想办成事,不就得托关系,找人,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要是不拿出点诚意来,人家领导也不会理你啊。

  王耀中倒也能理解秦书凯的说法,他不无担忧的说,秦书凯,现在这件案子蹊跷的很,抓周德东之前一点风声都没有,直到人已经被带回纪委了,市纪委书记才把这件事跟自己提及过一次,按照他的说法,周德东这次进来的原因是受贿?
  “受贿?”
  秦书凯疑惑的问,有证据吗?
  王耀中说,肯定有证据,你是知道的,既然纪委敢把人带回来,没有证据是不可能的,只不过证据到底是什么还不得而知,能不能推翻也不得而知,凡是类似于此类案件,首先一点就是要有能证明受贿者已经收下行贿物件的直接证据,否则的话,纪委绝对不敢决定抓人,毕竟这也是处级干部,出了问题,那是有人要被责任的。
  秦书凯听了这话,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心,他有些担心的说,既然证据确凿,周德东岂不是逃不过这一劫?

  王耀中说,现在的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因为这件案子是纪委书记直接负责的,这样吧,你给我点时间,我尽力把情况的具体打听清楚,然后再跟你联系。
  秦书凯心想,暂时情况下,王耀中能做的也就只能是这样了,于是轻轻的挂断了电话。
  有时候,人就是这样,当很多事情没有发生的时候,对于自己身边的人和事情都不会太在意,一旦发现有可能失去一些东西的时候,才会看重起来,才会珍惜原本一直在自己身边存在,却又一直被自己忽视的种种。
  中午,秦书凯难得的竟然回家吃饭,父母都习惯了他在外头吃,竟然在桌上根本没准备他的碗筷,刘丹丹也有些意外的说,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咱们的领导今天怎么会没有饭局呢?
  秦书凯笑着说,我这不是想要回家尝尝妈做菜的手艺吗?
  母亲责怪的口气说,要回家吃饭,也不早点说一声,我好做几个你爱吃的菜,今天中午根本就没有准备你吃的。
  听了母亲的这句话,秦书凯突然有种哽咽的感觉,不管是什么时候,母亲对儿子那颗心永远是最重的,没有一个母亲不是巴望着自己的孩子能吃好,喝好,每天都过的很快乐,自己又是家里的独子,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是首当其冲受害者。
  秦书凯笑着说,妈做什么菜都是最好吃的。
  母亲被他哄的开心的笑了,转脸对秦书凯的父亲说,还是我儿子会说话,哪像你,说什么都跟我顶嘴。
  一家人听了这话,都笑了起来,刘丹丹赶紧从厨房里多拿了一副碗筷出来,对秦书凯的母亲说,你们先吃着,我再去加个菜吧。

  秦书凯赶紧阻拦说,还加什么菜啊,又不是外人,妈做了这么多,够吃就成了。
  刘丹丹看了婆婆一样,见婆婆的意思也就是算了,也不坚持,嘴里却不饶人的说,咱们领导难得在家里吃顿饭,要是不伺候好了,下次可就又不肯回家吃饭了。
  秦书凯赶紧圆场样的说,哪能呢?他这不是忙吗?
  秦书凯的父亲立即在一边呵呵笑着说,你这老太婆,媳妇随便说说而已,你又马上就护上了,儿子这么大了,还需要你惯着。
  老太婆立马反驳说,他再大也是我儿子。
  秦书凯和刘丹丹见老两口斗嘴,心里都觉的有意思,不声不响的自顾吃饭。饭后,刘丹丹主动要去洗碗,秦书凯对她说,让妈洗碗吧,我有事情要跟你谈一下。
  刘丹丹于是解下围裙跟秦书凯回到两人的卧室。
  一进门,秦书凯就把卧室的门给反锁上了,神情也一下子变的黯淡下来,刘丹丹急忙问他,出什么事了?
  秦书凯摇头说,现在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你先别紧张。
  秦书凯上前搂住刘丹丹的肩膀,同她并排坐在哪儿,尽量斟酌着词句说,我以前的一个下属出事了,已经被带到了市纪委,究竟是为了什么问题,现在没有人能够打听出来。
  刘丹丹睁大了眼睛等着听下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