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9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和谁谈事,是不是和女人在谈床上的事?"石梅贞的声音不小,仲华听得清清楚楚,这让丁长生感到有些尴尬。

  "你错了,我正在和男人谈事呢,我的老领导,财政局的仲局长"。丁长生说道。
  "真的假的?"石梅贞还是不信。
  "仲局,给证明一下,查岗的"。丁长生把电话递向了仲华。
  "我是仲华,我在和丁长生谈事呢,放心吧"。仲华还真是配合,这下石梅贞不说话了,吓得在电话这边吐了吐舌头,赶紧把电话挂了。

  看到丁长生把手机又放回了口袋,仲华夹了一口菜,慢慢咀嚼着,看着丁长生,也不说话,这把丁长生看的有点发毛。
  "仲哥,这是什么意思,我脸上有花啊?"
  "你脸上没花,但是心里有花,说,这女孩子是谁啊,还查岗,你也不小了,该正儿八经的谈个女朋友了,石书记走了,你可要小心点,不要被人抓住把柄,这女人也是一个致命的把柄,虽然现在不至于把你怎么着了,但是这至少是你的人品和道德问题,你可不要犯这种错误"。仲华说道,但是这话说完自己都觉得脸红,自己还不是也栽在这女人身上,想到这里,久闭口不言了。
  "我知道,这不是正谈着的吗,只是,还没有最后定下来"。
  "要是差不多,就赶紧定下来,要是不能定下来,就赶紧撤摊子,不要老是不清不楚的腻歪,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你不知道这名言啊?"仲华笑道。
  "我知道,定下来我肯定会让仲哥给我把把关"。丁长生笑道。
  "好了,今晚就到这里吧,你也赶紧回去,我自己打车走就行了"。仲华谢绝了丁长生要开车送他的好意,让丁长生赶紧回去报道,仲华自己一个人打车走了。
  丁长生这才打通了石梅贞的电话,而石梅贞这个时候手里的电话差点让她扔出去,这多亏是把手机的声音调到了震动了,要不然家里非出大事不可。 
  她本想下楼来找萧红说点事,但是没想到在客厅里没找到萧红,可是石爱国的书房里却传来些动静,于是石梅贞悄默声的到了石爱国的书房外面。

  可是这个时候萧红正坐在石爱国的怀里,显得恩爱的很,石梅贞看到这一幕,本想赶快离开,自己在这里偷偷看自己父亲和继母之间的情事毕竟不好,但是刚刚扭过头的石梅贞仿佛又想起来什么来似得。
  当她回身躲在门口,悄悄往里再次看的时候,发现石爱国的手居然伸进了萧红的衣襟,石梅贞的情绪再次纠结起来,一方面,她想看看萧红和父亲这对老夫少妻之间到底是怎么享受夫妻生活的,但是另外一方面,这种偷窥的罪恶感却使她更加的兴奋。
  一个是自己的老爹,一个是曾经的同学,现在的继母,作为女儿的她,无论如何都不该在这里偷窥,但是就再她再看一次,再看一次的挣扎中,一直到石爱国抱着萧红上床,她都在这里偷窥着。
  如无意外,如果不是丁长生这个时候打来电话,恐怕石梅贞会真的把这场活春宫看完,因为这时候萧红已经被扒的一丝不快,而且还起身帮着石爱国脱衣服呢。
  "喂,怎么这个时候打电话了,你那边完事了?"石梅贞依然是屏住呼吸,悄悄的离开了书房的门口,然后边接电话,边上了楼。
  "喂,你怎么了,这么小声,不方便吗?"丁长生坐在汽车里问道。

  "哎呦,吓死我了,没事了,现在安全了,刚才这是吓死我了,你在哪呢?"石梅贞边说边拍打着自己的胸口,看来还没从刚才的刺激中醒悟过来  。
  "你怎么了?没事吧?"丁长生听着石梅贞在电话里语无伦次的,问道。
  "没事,你在哪呢?我想见你"。石梅贞道。
  "现在?你还能出来?"丁长生问道。
  "能,你要是方便,在大院门口等我,我这就下去"。石梅贞说着就开始找衣服。
  丁长生无奈,本来是想到医院去的,但是他知道石梅贞一向都是说风就是雨,所以只能是调转车头,开到了市委宿舍的大院门口,远远的等着石梅贞出来,还别说,丁长生刚刚到,石梅贞就出来了。
  "你喝酒了,我来开吧"。石梅贞这次倒是挺懂事的,把丁长生换了下来。
  "好啊,对了,你刚才怎么了,吓死了?什么事把你吓成那样啊?"丁长生坐到了副驾驶上,问道。
  "唉,别提了,对了,我今晚去你那里吧,怎么样,方便吗?"石梅贞戏谑的问道。
  "方便,怎么不方便?走吧,你知道路吧?"丁长生边说,边看着后视镜,看看有没有可疑的车辆,丁长生现在是非常的谨慎,尤其是现在坐到自己车里的还是石书记的女儿,这搞不好就要出事。
  "知道,对了,你今晚真的和仲华一起喝酒了?"
  "那还用问,你今天做的可不对,让我很没面子"。丁长生不满的说道。
  "哦,对不起,我这不是想你嘛,对了,我爸爸调走了我怎么办?你给我出个主意呗,要是跟着走了,我会想你的"。别看石梅贞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在丁长生面前,温顺的就像是一头绵羊。
  "江都又不远,还不是想来就来啊,你跟着走了也好,你要是留在这里,你爸爸不得担心啊,再说了,你留在这里,也没有个正儿八经的工作,你想干什么呀?告诉你吧,我现在都是悬着呢,你爸爸在的时候,我就是很多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你爸爸要是走了,你说我的日子会好过吗?"丁长生无奈的劝道,其实他是真的希望石梅贞快点离开这里,这个女人哪里都好,就是有时候太任性,丁长生很担心有人会在自己和她的关系上做文章,如果那样的话,自己就很被动了  。

  就像是头顶上悬着的一把剑,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掉下来把脑袋砍掉,这让丁长生很是忌惮。
  "你这是想赶我走?是不是玩腻了就想把我扔了?"听到丁长生如此说,石梅贞脸色一寒,问道。
  "唉,阿贞,你说什么呢,你看看我现在的处境,你怎么不用脑子好好想一想,你爸爸要是走了,我这个开发区的主任还干的成吗?你爸爸是我的靠山,在湖州,我没有第二座靠山,但是现在你爸爸走了,我却不能走,你说我该怎么办?"
  "你不能走?你为什么不能走?我看你你是不想走吧"。石梅贞挖苦道,其实她就是这么个脾气,一句话说不到点子上就开始甩脸子给你看,但是这个脾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不是我不想走,是你父亲不让我走,我也想跟着你父亲去省里,这破地方我早干够了"。丁长生满腹的牢骚,这倒不是骗石梅贞,而是这湖州的地界,他真的是干够了,太乱,太杂,领导层间的斗争太激烈,搞不好就会把自己这一辈子都折进去。
  "我爸爸不放你走,为什么?这不应该啊?你是他培养出来的,带在身边,用着不是也顺手吗?"
  "说是这么说,我也是这么和你爸爸说的,他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但是正因为我是你爸爸培养出来的,所以你爸爸走了,我依然还是代表你爸爸的政治遗产,说句不好听得话,你爸爸这是把我当成他的政治遗产的继承人了,你说我能担得起这么重要的担子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