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8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事真是你做的?"仲华变色道。
  仲华之所以变色,倒不是丁长生和林春晓之间的冲突,而是这件事牵连到的另外一个人,那就是白山市的组织部长贺明宣,因为贺明宣是仲家这一派系的,为了这件事仲枫阳还专门从北京打来电话过问这件事,虽然贺明宣暂时没有受到处分,但是影响很恶劣,看来上边要对贺明宣有所动作了。

  "怎么可能呢,老领导,我都离开海阳那么久了,我也不时常回去,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件事因何而起,我都不知道,但是林春晓书记认定是我背后捣鬼,你说我捣这鬼有什么意思?对我又有什么好处呢,你林春晓早来一天,我就早轻松一天,到现在搞得我虽然是开发区的主任,但是干的却是书记和主任的活,什么事都找我,烦死了"。丁长生一副义愤填膺的姿态。
  看的仲华心里也是犯嘀咕,这小子虽然有时候会犯浑,但是在关系到他仲华的事情上,还从来没有出过差错,所以他不信丁长生会这么做,这是对丁长生人品的信任,殊不知现在的丁长生早就不是当时的丁长生了,有些事自己不做,那就得等着别人来拧自己的脑袋,丁长生是那种坐以待毙的人吗?
  "误会总会解开的,没事,到时候林春晓书记来了,我们在一起吃顿饭,这事也就揭过去了"  。仲华安慰道。
  "但愿吧,走吧,找个地方喝点"。丁长生站起来说道。
  "走,找个安静的地方,你有地吗?"仲华拿起衣服跟随着丁长生出了门。

  这个时候外面已经黑天了,丁长生悄悄的长出了一口气,背后的衬衣都湿透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离开了仲华这么久了,但是当着仲华的面撒谎,他还是有很大的心里压力,要不是自己隐藏的好,刚才怕不是要被看穿了。
  石爱国家里,石爱国倒是清闲下来了,自从知道自己要走之后,一切的节奏都慢了下来,实际上,作为一个市委书记,政事有市长,平时忙什么,有多忙,完全都是按照自己的节奏来都没问题,你不管的事,自然是有人管的,所以此时的石爱国,倒是明白了这一点。
  一本本的书,虽然没有看过多少,但是他的书房里却堆满了各种的书,此时他在收拾,归归类,然后装箱,准备运走,虽然还不知道到底去哪里,但是目的地都是一样的,那就是江都。
  "喝口水吧,你忙了一个晚上了,还没歇会呢"。萧红端着一杯普洱茶进来了,将茶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开始帮着石爱国收拾。
  "你先去睡吧,我自己收拾就行,反正也睡不着,闲着也是闲着"。石爱国说道。
  "我也不困,陪你一会"。萧红笑道。
  "嗯"。石爱国不再说话,但是看向了收拾东西的萧红。
  因为是在家里,萧红穿着一件棉质的红色睡衣,可能是因为宽松的问题,此时萧红的身材倒不是很显眼,但是作为她的老公,石爱国是知道里面到底是不是有货的,而萧红此时恰好也没有戴丨乳丨罩,所以她的胸前的饱满是一览无余,睡衣完全不能束缚着她们的狂野。
  "别收拾了,过来,坐一会"。石爱国朝着萧红说道。

  "嗯"。萧红走了过去,才发现,这里没有座位了,屋里的座位上都摆满了书籍,自己坐哪里呢,此时见石爱国笑吟吟的拍了拍他的大腿,萧红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自从自己回归到这个家庭后,她变得安分了,但是石爱国依然是和她分床睡的,他住在书房,而萧红住在楼上的大卧室。  
  也就是说,石爱国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碰过她了,这对于一个她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这是非常残忍的,但是萧红依然没有走,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了家里,可是自己的同学,也就是石梅贞却时不时出去找丁长生解渴,这一点她是心知肚明。
  而且石梅贞和她和好之后,居然还劝着自己和她一起搞,萧红没那个胆量,虽然心里痒痒,但是她实在是不敢肯定石梅贞是不是在给自己下套,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将陷入到万劫不复之地,这一点她不得不防。
  说到底,她现在还是不信任石梅贞,毕竟自己对立了那么久,不知道石梅贞有没有那个心眼,但是自己却绝对不敢迈出那一步。

  "这段时间委屈你了"。石爱国拉着萧红坐到自己腿上,而萧红也只是将自己的屁股轻轻放到了石爱国的大腿上,哪敢一下子真的坐到他的腿上,虽然自己也就是一百多斤,但是还真怕一下子把石爱国压坏了。(.
  "没有,我感觉很踏实,也许这才是我要的日子吧"。萧红一边说,一边忍受着石爱国另一只不老实的手,从自己睡衣的上衣衣摆下伸进去  。
  虽然闭上眼石爱国都能想起这具当时让自己冒着风险和不伦而侵犯过的肉体的每一寸角落,但是此时,肌肤与肌肤之间的碰撞,依然是让石爱国小腹处开始蒸腾着滚滚热流,而且这样的热流在他的身体里渐渐聚集,随之传导到了自己手上。 
  而受益的却是萧红,萧红此时的一只胳膊楼主了石爱国的脖颈,而将自己的丰胸递向了石爱国的脸庞,让他的脸庞在自己丰满而富足的田野里肆意的奔跑,虽然这不是一匹骏马,但是即使是一头慢慢耕耘的老牛,都能让萧红感到自己的梯田开始泛滥。
  这不是江河的决口,这也不是海岸巨浪的拍打,这只是春风中夹杂着的雨丝,一点一点,但是在毫无生息里却将萧红的的身体渐渐灌满。
  "哦,爱国,别这样,阿贞还在家里呢"。萧红几乎是梦呓一般,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因为她此时虽然闭着眼,可是肌肤的感觉却真实的喊出了她的渴望,身体不断的在石爱国怀抱里扭动着,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依然保持着那一丝的清明,因为她记得,石爱国的药在楼上没有拿下来。
  但是今天的石爱国好像是不用那些东西似得,抱起萧红朝着书房的大床走去,萧红的希望和心里的担心同时激荡着她的心扉,这种希望和担心到底是什么,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此时的石梅贞却是愁云惨淡,自己老爹要被调往省城,而自己在湖州只有一个什么也不生产的破公司,实在是无事可做,而且这个公司,离了萧红,自己还玩不转,所以心里很是着急,她着急的不是关于公司的事,而是和丁长生怎么见面,总不能老是来湖州找他吧,到时候自己老爹肯定会有所察觉的。
  所以她把电话打给了丁长生,此时丁长生还在和仲华喝酒,见是石梅贞打来的电话,也没有接,而是给她发了个短信,待会会给她回过去,但是石梅贞是一根筋,丁长生不接,她就不停的打,她想了,这时候了,都下班了,你有什么事忙的连个电话都不能接,即便是你和其他女人在鬼混也不能不接电话吧,况且再说了,你和什么女人鬼混我又不管你。
  "喂,你怎么回事啊,怎么不接电话?"丁长生无奈,在仲华玩味的笑容里接了电话。
  "我在和人谈事呢"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