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8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赶回湖州时,谭大庆早就不知道遁到哪里去了,而杨凤茜虽然有龙叔安排的人保护,但是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带着凌杉匆匆赶回了北京,现在丁长生唯一担心的还是顾晓萌一家,如果谭大庆不折手段,看来自己也得早做打算,未雨绸缪。

  "兰政委,我是丁长生,忙着呢?我现在去拜访,有时间接待吗?"丁长生回到湖州见了杜山魁一面后,马上就做出了部署。
  "有时间,我还在办公室呢,在哪里见面?"兰晓珊倒是很配合。
  "你定地方吧,我现在也不适合老去你那里,免得惹出什么闲话来,到时候就不好了,还是你定地方吧"。丁长生说道。
  "油嘴滑舌,那就西堤岛吧"。 
  说实话,丁长生虽然对谭大庆很熟悉,但是对谭大庆的家庭还真是不怎么熟悉,因为任何一个人谁也不会对自己敌人的家庭过于关注。
  这就是丁长生找兰晓珊的原因,还有一件事也是丁长生想找兰晓珊聊聊的重要原因,那就是雷震,雷震牺牲前是缉毒队的队长,作为妻子的兰晓珊,即便是不参与丈夫的工作,但是只言片语应该还是有了解的。

  丁长生最近隐隐感到不安,这种不安来自于哪里,丁长生说出来,但是自从阿狼夜里袭击自己开始,他就感觉道,白开山看来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好对付,作为白开山的保镖,阿狼要是没有得到白开山的首肯,他是不敢在夜里去入室杀人的。
  既然白开山敢这么做,他凭的是什么,为什么这么胸有成竹,有恃无恐呢?
  这是最近丁长生很困扰的地方,看着窗外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丁长生觉得,自己是该下个决定了,白开山,谭大庆,这两只隐藏在黑暗中的狼,自己再也不能等了,早揪出来,自己就早点安全。
  说实话,以前的时候丁长生的赌性还是很强的,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尤其是打算和顾晓萌结婚之后,他的心态渐渐有了变化,至少他的心里开始有了忌惮,再也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混了,他要为自己的家人考虑,这是他心境的变化。

  "想什么呢,这么出神?"看到丁长生眼睛盯着外面,但是自己进来他都没有注意到,兰晓珊也感到很诧异,在她记忆力,丁长生从来没有这么失神过。 
  "兰姐,来了,请坐,我还以为你还要等一会才过来呢"。丁长生笑笑说道。
  "我从外面就看到你了,但是没想到你没看见我,想什么呢刚才?"兰晓珊又问道  。
  "没想什么?只是不经意间就走神了,想着,这人在这世界上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毕竟有高深理想的人是少数,都是为了一日三餐,那又有什么意义呢?"丁长生好像是要说什么,但是又没有说出什么来,她说的意思连兰晓珊也不明白。
  "哲学?"兰晓珊古怪的笑了笑,问道。

  "呵呵,连我自己也不明白,我为你点好了咖啡,找你来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想找个人聊聊天"。
  "不是吧,你这个大主任难道不忙,还有时间找我聊天,再说了,你要是想聊天,说句话,想和你聊天的还不得排到开发区去?"兰晓珊笑面如花,说道。
  现在的兰晓珊和丁长生到她家里去请她的时候的精神面貌真是有天壤之别,现在的她,到真的是一个想开了的快乐女人,虽然丁长生答应她的事一直都没有兑现,但是她相信了丁长生的话,也相信这个案子终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那得分和谁聊天了,和一帮子商人聊天,聊的都是铜臭,和你这样睿智的女人聊天,得到的是智慧的启迪,这能一样吗?"
  "你就拍吧,我就知道,你叫我出来准没好事,说吧,要我帮什么忙?"兰晓珊问道。

  "我想知道谭大庆的所有资料,你现在是公丨安丨局的政委,完全有这个资格去调阅这些东西,别的人我不放心"。
  "谭大庆?怎么?你见他了?"
  "前几天交了一次手,我当时有客人,没有抓住他,可惜了,但是这家伙好像是盯上我了,这几天顾部长在医院里住院呢,这小子到医院勘察好几次了,我担心他会对顾部长和顾晓萌不利,他们都是我的亲人,所以我不想他们受到伤害"。丁长生说道。
  "嗯,这个好办,我明天把他的档案传给你"。
  "不但是档案,还得有他家里人的所有资料,都得给我找到,我有用"。
  "这是干什么,你是官,你可不能违法乱纪"。兰晓珊一听的丁长生找谭大庆家里人的信息,就警惕道  。
  "放心,我知道分寸,现在我在明,他在暗,但是双方家人都在明,所以我得让他知道,只要他敢对我家里人不利,我一样会报复回来,现在我很被动"。丁长生解释道。
  "你呀,老是干剑走偏锋的活,这样不好"。兰晓珊担心道。

  "放心吧兰姐,你的事我还没办到呢,对了,兰姐,我向你打听个人,你有没有听雷哥说过一个叫白开山的人?"丁长生斟酌着问道。
  "白开山?这个人好耳熟啊,但是不是听你雷哥说的,倒像是我们公丨安丨局内部的公告看到的,怎么了?"
  "哦,这样啊,那没什么了,那,我雷哥牺牲前,有没有和你提到过他工作上的事,比如那段时间很难办的事情,很棘手的事情,他是不是在你面前发过牢骚?"丁长生继续问道。
  "这个,我到真的没有听他说起过,他那个职业有它的特殊性,所以他在家里从来都不谈工作,而且我也是在他牺牲后才来到市局的,所以,我并不知道他的工作上的事"。兰晓珊仔细的想了想说道。
  "嗯,我知道了,兰姐,求教个事呗,你别生气,我也是偶尔才听说的,听说你的父亲是咱们省前纪委书记?"丁长生试探着问了一句,因为兰晓珊从来没有提过,而且自己这么问很有点调查兰晓珊的意思,不过这倒是冤枉丁长生了,这件事他还是听唐玲玲说起的。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提他做什么?"兰晓珊倒是没有恼怒,只是神情恬淡,好像根本不愿意提这事似得。
  "没事,好了,我们点餐吧,这里的西餐也是马马虎虎,随便吃点吧,我刚从白山赶回来,饿着呢"。丁长生说道。
  "你自己吃吧,我一杯咖啡就饱了"。兰晓珊说道。
  "呃,这哪行啊,兰姐,这是我请你吃饭,你可不要给我省啊"。
  "不,这次我请你,雷震的事你还得多费心,而且谭大庆这个人很狡猾,如果他能到案,湖州的很多事都会水落石出,他不但是市局的副局长,还是蒋文山家族的半个管家"。兰晓珊笑笑道。 
  "兰姐放心吧,这件事我答你了,就不会食言,再说了,当时兰姐也答应我了,只要是我替雷大哥报了仇,兰姐就会答应我一件事,而且还狮子大开口的说无论什么事?是不是,兰姐?"丁长生戏谑的看着兰晓珊说道。

  兰晓珊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马上回答,不是她不想认,而是她在考虑丁长生刚才问的那句话,那就是关于她的家世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很多年没人提过了,只是不知道丁长生从哪里知道的。
  她的父亲的确是中南省的前纪委书记,当时到点就退了,而且绝没有到什么政协之类的去养老,退的干干净净,这给中南省的官场震动很大,当惯了官老爷的人,哪舍得一下子退的这么干净,搁现在的话叫裸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