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8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傅品千开始的时候以为丁长生就是没事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但是当丁长生问到苗苗睡了没时,聪慧的傅品千站起身到了窗户边,伸手拉开窗帘看着楼下还没熄火的汽车说道:"都到家了还不上来?"
  "我就是想问问苗苗睡了没,要不然不太方便吧"。丁长生说道。
  "切,这有什么不方便的,再说她又不是没见过你"。傅品千高兴的说道。

  "那好吧,我这就上去"。丁长生这个时候没法再推迟了,他原本想悄悄来,早晨悄悄走,但是看来这次是不行了,他有点怵头见苗苗,这小妮子比寇莹莹还厉害,不但是什么话都敢说,而且很大胆,什么事都敢做,丁长生可不敢做对不起傅品千的事。
  苗苗看到妈妈打电话神神秘秘的,就停下了自己手里的笔,问道:"妈,谁来了?"
  "你猜呢?"傅品千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刮了苗苗的鼻子一下,早早的站在门口打开了门,还把早就收起来的男士拖鞋也拿了出来。
  "是不是丁叔叔来了?"苗苗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
  也不管作业的事了,一个箭步跑向了门口,挽着傅品千的胳膊等待着丁长生上来,这个时候楼道里传来了沉重的脚步声,不一会的功夫,丁长生就从拐角处转了出来  。
  "丁叔叔,你怎么来了,我可想死你了"。苗苗看到丁长生真的从楼道里拐了出来,高兴的也顾不上外面冷了,冲出了家门,噔噔噔的跑下了楼梯,上前就抱住了丁长生的脖子,而她的双腿则是在丁长生的腰上打了个结,牢牢地吊在了丁长生身上。
  "哎呦,哎哟,我们要是摔下去可就完蛋了"。丁长生强自镇定,紧紧扶着楼梯的扶手上了楼,多亏这楼梯没剩下几个台阶,要不然丁长生还真是不好上来,因为此时的苗苗已经是十五岁了,正是少女婴儿肥的时候,少说也得有一百多斤。
  就这么着,丁长生一手扶着楼梯,一手搂住苗苗的腰,生怕这孩子掉下去,而苗苗也是怕自己脚上的拖鞋掉下去,夹得丁长生更紧了。
  这下可是苦了丁长生了,有这么一个温柔似水的少女投怀送抱,而且当丁长生入手的时候他才感觉到,感情苗苗里面好像是什么都没穿,只是外面套了一个直筒的棉裙,这让丁长生居然起了反应,可是这个时候只能是弯着腰,尽量使自己不要接触到苗苗的身体,唉,真是罪过啊。
  "你这个孩子,苗苗,快下来,你叔叔开了很长时间的车,才到这里的,再累着他"。一进屋,傅品千就把苗苗从丁长生身上拽了下来。
  "哼,见了自己的情夫就把我这个亲闺女给丢掉了,他是喝了酒的,肯定是在白山喝的,丁叔叔,我没说错吧"。
  "还是苗苗聪明,那个,我先洗个澡吧,身上不舒服"。
  "好,我去给你准备水,你先歇一会"。傅品千说道。
  "唉,我是多余的,你们聊吧,我去睡了,唉,多余的,多余啊"。苗苗一边叹气着,一边不死心的看着丁长生,希望丁长生能挽留她一下,但是丁长生就是笑而不语,直到苗苗伤心的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这才失望的一下子扑倒在了床上,这是一个痛苦的经历,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自己妈妈的情夫,这完全是有悖伦理的事情,到了自己这里仿佛是挥之不去的梦魇,怎么办呢?
  傅品千放好了水,让丁长生进去泡一会,进到洗澡间,丁长生三下五除二就脱了个干净,然后慢慢躺在浴缸里,别提多惬意了,不一会,傅品千又把丁长生要穿的睡衣睡裤拿了进来。 
  就在傅品千放下衣服要走的时候,丁长生伸出了手,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怎么了,要不要搓搓背?"傅品千还以为丁长生要她帮着搓背呢。

  "不要,陪我说说话"。丁长生说道。
  傅品千笑着走了过去,毫无防备的把手递给了丁长生,但是没想到丁长生这个坏蛋居然抓住她的手,一用力,将傅品千拉进了浴缸里,就在她惊呼的时候,丁长生用一个长长的吻盖住了一切将要发出的声音。
  而因为是两人的缘故,浴缸里的水哗哗的溢出,顺着地板流到了下水道里,而此时傅品千也好像是适应了这种情景,但还是警惕的看了一眼洗澡间的门,看看是否真的关上了。
  "你干什么呀,让苗苗看见多不好,这么一会就等不了啦?"傅品千嗔怪的说道。
  "我是一会也等不了啦"。丁长生说着就开始撕扯傅品千的衣服,而因为傅品千刚才是穿着睡衣裤的,这会全都湿透了,紧紧的贴在她的身上,在水里脱得也是异常的费劲,但是好在她是配合的,虽然还担心屋里的女儿是否会看到这一幕,但是和自己的情人在洗手间里干这事还是头一回。
  苗苗看到了自己母亲进了洗手间,但是过了好一会还没出来,再看到洗手间里的灯一直都是亮着的,她悄悄打开自己的门,光着脚丫慢慢接近了洗澡间,将耳朵贴在了紧闭着的门上,虽然听到了里面的声音,可是看不到,也听不到里面到底在干什么。
  她想了想,正准备想撤离时,忽然听到了里面母亲的惊呼声,在然后就是压抑的喘息声,这样的声音只要是丁长生来,母亲的房间里就一定会有,而且有时候是彻夜不息,但是那个时候自己也只是能听,而现在这种蚀骨销魂的声音就像是一个小小的虫子,一刻不停的啃噬着少女的春心  。
  第二天一大早,丁长生就起来了,这好像是第一次没有偷懒,因为在洗手间里和傅品千亲密了一次,回到卧室就睡了,但是失眠的好像是只有苗苗,她很奇怪昨晚为什么没有听到两人的动静,但是她的黑眼圈说明她昨晚没睡好。
  "我要去海阳一趟,可能就直接回湖州了,不到白山来了,苗苗,有什么要买的的吗?待会叔叔带你去买"。
  "买什么买,她什么都不缺,都是你把她惯坏了"。苗苗还没说话呢,就被傅品千强硬的回绝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女儿到了青春期了,很难管教,这个时候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是后悔一辈子的事,所以现在对苗苗的管教越来越严格。
  "看看,丁叔叔,你看看我妈妈现在像不像法西斯,专横,霸道,不讲理"。苗苗边吃饭边诉苦。
  "行了你,赶紧吃,吃完去上学,这都什么时候了,这马上就要中考了,还这么吊儿郎当的,你什么时候能懂事啊?"傅品千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看的苗苗心烦。
  虽然嘴上不再说什么,但是心里却是大大的不服,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这是苗苗对自己妈妈的评价,因为她昨晚看到了一副不该看到的画面。
  当丁长生和傅品千正在洗澡间里战斗的如火如荼时,洗澡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推开了一条缝,但是这个时候傅品千正处在意乱情迷的时候,根本没有察觉到,可是丁长生则不然,自从在湖天一色和老师杨凤茜激战一晚之后,他感觉到自己内身的功力上升的非同一般。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