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47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没再跟陈丽菡客气,左手固定住她的靴身,右手握住她那纤细的脚腕,微微用力提离。那只靴子尽管卡得死死的,但想将里面的脚丫抽出来并不困难,尽管也有卡顿的地方,但总是一点点的提了出来。这个过程中,他松开了陈丽菡右足脚腕,转而扣牢她的脚踝,继续提出,毕竟握住脚踝后跟部位比脚腕那里更容易使力。
  就这样,陈丽菡坐在座位上,左腿骈在右腿旁,身子一动不动,眼看着李睿一点点把自己的右足从靴子里抽离出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她右足彻底离开靴子的时候,她嘴里“嘶”的一声惊呼,随后身子突地一颤,仿佛全身突然过电似的,而她左腿膝盖也受到了电击,猛地往外一跳。
  怎么那么巧,当时李睿脑袋就在方向盘底下呆着呢,距她左腿膝盖不远,她膝盖这么一跳,正好撞到他右脑上。李睿淬不及防,被她撞个正着,脑袋如同木头似的,一下被撞出去,“duang”的一声撞到门边上,疼得他眼前一黑,松手放开陈丽菡的右足,双手抱头闷在那了。
  陈丽菡也意识到自己闯了祸,大惊失色,两手忙去捧他的脑袋,惊惶的叫道:“哎呀,撞你头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吧?让我看看,没有撞坏了吧?”
  李睿疼得呲牙咧嘴,左手连连揉搓撞门的左前额部位,通过手感可以感觉到没有撞破流血,不过已经撞出了一道淤痕,摸上去火辣辣的疼,估计撞得不清,心下暗暗腹诽:“大姐啊大姐,你有这么大的力气,自己把脚抽出来好不好?好嘛,靴子被卡住的时候,力气比娇弱无力的大家闺秀还小呢;可等撞我的时候,力气又比九尺大汉还要大,你是存心的吧?”

  “小睿,快给我看看,你没事吧?”
  陈丽菡语气很急迫,显得对他的伤情很关心。
  李睿倒也不是娇气的人,又揉了揉撞伤的地方,忍痛勉强转回头对她道:“没事没事,嘶……你刚才,刚才怎么了?”陈丽菡可怜兮兮的说:“我也不知道,应该是我脚麻了,你这么一拿出来,正好碰到麻的地方了,我浑身不得劲,跟过电似的,就抽了一下。”李睿扁了扁嘴,心说我也真够倒霉的,道:“那你脚现在还麻吗?我给你揉揉?”陈丽菡倒也没拒绝,嗯了一声,又问:“你没事吧?”李睿笑道:“我一个大男人,撞一下怕什么?不过还好,没撞破出血,要不然就弄脏你车了。”

  他嘴里说着话,已经老实不客气的探手过去,又把美人玉足抓回手里,右手扣住她的脚踝,左手抓牢她的足尖,左右牵引上下晃动起来。陈丽菡人美,金莲也美,生得纤瘦玲珑,差可盈握,更妙的是,她居然穿了薄薄的黑色丝袜。可想而知,李睿把玩着这样一只丝足,会是多么的惬意。
  “怎么大冬天的都穿丝袜呢?”
  李睿之前陪同东州市长吴楠考察的时候,伊人穿的是丝袜,今天解陈丽菡之难,又发现她穿的也是丝袜,因此心里不无腹诽,心说,春江水暖鸭先知,换到女人身上,就是春天将至女先知,现代这女人活得可真超前啊,冬天穿春天衣服,春天穿夏天衣服,不过,这也给广大男同胞们增添了数不尽的景致,值得鼓励啊。
  “啊……”
  陈丽菡忽然叫了出来,好在声音不大,倒也没吓着李睿。李睿停下手上动作,抬头问她道:“又怎么了?”陈丽菡无辜的道:“你碰我脚心了,现在就那儿麻。”李睿点点头,道:“好,那我尽量不碰脚心。”说着双手又动了。
  可即便他这次不碰陈丽菡脚心了,伊人还是时不时的发出两声怪音,嗯啊嘶呃,时断时续,声音低迷娇嗲。李睿刚开始也没往心里去,估计是她脚麻得厉害,无论自己碰哪,她都不太好受,可是听了一会儿,只觉她声音颇像某种熟悉的动静,越听越心浮气躁,偏偏又不好出言阻止陈丽菡,后来实在忍不住了,抬头看她。
  陈丽菡见他看过来,心里还纳闷呢,不知道他是想说什么还是别的什么意思,就瞪大美眸看着他。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场景十分有趣。
  “呃……”
  陈丽菡忽然又发出一声怪音,李睿正好看着她呢,就见她脸上闪过一丝痛楚与幽怨,檀口微启,小模样既楚楚动人又说不出的妩媚迷人,只看得心头一跳,脑袋里不由自主便自行脑补起某个画面来。
  “不行了,必须马上停手,她再发这种怪音,我就要爆炸了!这个妖精好厉害!”
  李睿非常尴尬的停下手来,问道:“好点了吗?”
  陈丽菡尚不知道自己的叫声给他带去了很大的干扰,闻言感受了下右足的感觉,足趾还在他手里顽皮的抓了抓,当然,并不是有意的,兴奋的道:“好多了,还真有你的哈。”李睿道:“好了就行,那我给你把靴子拿出来……你穿丝袜不冷啊?”说着右手托着她的右足,左手去拽那只不识相的靴子。
  他到底还是忍不住,问了心底的疑惑出来。
  陈丽菡万没想到他会对自己的袜子产生了兴趣,愣了下,道:“不冷啊,靴里有绒,很暖和的,不穿袜子都没关系。我脚凉吗?”
  李睿笑着摇摇头,心说一点不凉,相反温热得很,让人想要一直抓住不撒手呢。
  那只靴子没有了里面脚丫的支撑,可以肆意揉圆捏扁,很容易就取了出来。等取出来一看,李睿才知道为什么卡得那么死,敢情靴后跟那里被油门杆边刃斜切了进去,深达半公分,卡得这么深,当然扳不动了。
  李睿好人做到底,拿出靴子以后,又给陈丽菡穿了上去,还告知她靴跟伤处所在,让她之后走路小心点,并且回家以后马上换靴。

  陈丽菡见他被自己撞伤后,不仅没有半点怨言,反而对自己体贴如斯,美眸中现出几许温情,启唇说了一番客气话。
  李睿没空跟她多说废话,毕竟外面还有那位不小心撞上来的妇女需要解决呢,跟她打了个招呼,便起身回往那妇女身边去了。
  “哎哟,我的贝贝哟,我的乖儿子哟,你怎么给死了?谁把你撞死的?你睁开眼睛看看你自己,你死得好惨呐……怎么突然就死了啊,就这么一会儿没看着,你就死了,呜呜呜,我的好儿子哦,你怎么说没就没了啊,呜呜呜……”
  李睿刚回到那妇女身边,还没说两句话,就听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女子凄切的哀嚎声,循声回头望去,见距自己三四米远的非机动车道上站着一个六十岁上下的大妈,此刻那大妈正对着她身前不远的行车道上一团白花花红漆漆的东西嚎啕。
  李睿凝目望向那团“东西”,看了几眼才看出来,那是一只已经被轧得面目全非的小死狗,联想到刚才陈丽菡的说法,再观察下路虎车与那条死狗之间的距离,心里便明白了,陈丽菡就是因为那条不知道怎么跑到机动车道上的小狗,才出了事故,而那条小狗自作孽不可活,也惨死在了她的路虎车轮下。
  说陈丽菡,陈丽菡就到。她已经下了车来,不过由于脚麻没有完全解除的缘故,走路还是有些蹒跚,尽管如此,她也是一步一步的挪了过来,很快到了车尾。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