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1901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从方成贵被纪委带走后,姐姐每天都要到钱副市长家里来一趟,打探消息的同时也指望着钱副市长能早点把自己的儿子救出来。
  钱副市长的姐姐每天见到钱副市长,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流泪,搞的钱副市长心里难受极了,对姐姐说,方成贵是我亲外甥,我要是有一点办法,能让他被纪委的人带走?
  姐姐抽抽噎噎的说,我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到大没受过什么罪,现在倒好,被关在那种不见天日的地方,也不知道要受多少委屈,你这个做舅舅的,难道就这么干看着他受苦吗?
  毕竟钱副市长心里明白此事的确非自己能力所及,连省纪委副书记都参与的案子,他一个副市长敢胡乱搅局,只怕到时候,自己的亲外甥没救出来,倒是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到时候损失更大。

  钱红红把一切看在眼里,也帮着姑妈一块责怪自己的父亲。
  钱红红说,爸,这普安市里,除了顾大海和唐小平,你也算得上是老资格的市里排名三四位的领导了,表哥被抓进纪委,丢人的可不止是我姑妈一家人,这是有人在你的脸上扇巴掌呢,难道你就没想到吗?
  钱副市长没好气的说,你以为你说的这些我不明白吗?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让我怎么办呢?
  一想到自己本来想要打击秦书凯,竟然害了自己的亲外甥,钱副市长心里对秦书凯简直恨之入骨,提及此事的时候,不免咬牙切齿的骂上几句,混蛋秦书凯,迟早有一天我让你生不如死。
  钱红红问父亲,这件事又是秦书凯搞的鬼?
  钱副市长恶狠狠的说,不是他,还能有谁?这个混蛋秦书凯,他最好求菩萨保佑,最好别栽到我的手里,否则的话,看我不活剥了他的皮。
  钱红红问父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钱副市长于是把自己原本想要针对秦书凯,到最后却无心害了自己亲外甥的事情说了一遍给钱红红听。
  钱红红听了,也不禁埋怨父亲做事实在是太糊涂,什么具体情况都没弄清楚,竟然就把事情搞成这样。

  钱红红眉头一转,撇下父亲和姑妈出门打电话,秦书凯现在已经把自己的表哥害成这样,又让父亲恨的咬牙切齿,这口气,她怎么能忍得下。
  再说,钱红红想办法对付秦书凯的时候,秦书凯也请季云涛出面处理普安媒体把关不严,舆论导向有问题的事情了。
  秦书凯于是到了顾大海办公室,说现在这个众人关注的面试作弊事情的原因已经清楚了,但是造成的影响是很大的,对政府的公信力造成很大的影响,这个过程,普安的媒体,特别是晚报社起到了很大的负面作用。
  顾大海想到省委宣传部部长季云涛和秦书凯之间的紧密联系,就说,这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谁也是不愿意看到的,但是这个媒体确实没有把好关,我会关注此事的。
  秦书凯说,媒体作为政府的喉舌,如果舆论导向把握不住,那么很多时候也就不是政府的媒体,而是个人发泄的工具,今天可以拿一个政府部门来说事,那么下一次就可以拿政府和市委的事情来说事情。
  顾大海就说,这个媒体没有尽到责任,市委会研究的。

  秦书凯知道,如果不加把力,那么很多事情就不好处理,毕竟这个顾大海不会听自己的。
  事情就怕发酵。
  大约一个星期后,全省新闻宣传工作方向研讨会议在普安召开,省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到了普安参加了会议。
  顾大海等人都是陪同参加会议。

  会上,常务副部长就如何把握宣传导向,就点名批评了普安上次面试考官作弊事情中,媒体没有把握政治导向,而是如街头的买菜的一样,道听途说,随意报道,这样的行为那是对当不负责,对人民不负责,对党的事业不负责,这样的媒体必须整顿,否则
  ,就没有存在的必要。
  如此的高调子批评,如果不整改那就关闭,参加会议的顾大海和普安的宣传部长的脸上那是多么的难堪。
  那就是直接说明普安宣传部的无能,说明市委的方向是错位的,顾大海不能容忍。研讨会当天晚上,普安市委召开常委会议,对晚报社的社长兼总编辑把关不严,政治方向不明感等原因,免去职务,等待处理。

  同时,对参与此事的几个记者开除回家。
  如果的处理,让几个当事人那是很被动,再说这个社长如此的宣传,虽然是违背方向,但是,那可是按照周静的意图办理的,毕竟这个周静那是常委宣传部长的儿媳妇,现在自己出事也,肯定要维护自己。
  周静听到社长的求助,知道事情的发展看来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于是就打电话问公公,如何发生这样的事情?
  宣传部长很是不高心的说,这件事情现在被省委宣传部点名批评,事情出来了,就要有人顶替责任,难道让我去顶替,此事到此为此吧,不要多说了。

  周静听到这儿,肯定很是无奈,这个社长不过是按照自己的意图办事罢了,可是现在竟然被免职,那么如何对人家的前途交代。周静于是就对社长回话说,社长,这个事情现在闹得比较大,暂时委屈一下,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社长听到这儿,跳起来骂周静的想法都有了,可是自己以后如何发展还是要控制在周静老公公的手里,于是暂时的忍着。
  可是事情的发展根本不是社长所想象的,不长时间,新的社长和总编辑就到位,他等于是被免职,但是没有安排,暂时是晚报社的一般工作人员。
  社长肯定不能接受,于是直接到了宣传部长那儿,要个公道,自己是按照周静的意图或者说部长的意图做事,现在事情出来了,却要自己一个人承担,而周静和部长确如无事人一样。
  部长听了社长的话后,很是忧闷,自己知道这个周静有的时候参与下面单位的事情,想不到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于是安慰社长说,此事情我知道了,我会帮助你考虑的,但是恢复职务那是不现实的,把你调整到别的单位养老吧。
  社长不愿意。
  于是,社长就到了顾大海和唐小平那儿,希望市领导给自己做主,自己这么做,那都是周静的意见,怎么让自己一个人承担责任。
  这个时侯,周静的公公很是被动。
  回到家里,周静的公公就很是不高兴的批评了周静的丈夫,变相的批评周静做事如此的没有谱,一个人怎么能利用手里的资源,参与个人的恩怨,到最后砸了自己的脚。
  周静的公公还说,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本来想再干几年那是不可能了,退位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如此一说,周静才知道事情闹到这个地步,损失的是自己,如果公公不在位置了,不要说秦书凯不会鸟自己,就是其他的人也都不会鸟自己。
  再说,钱红红为了报复秦书凯,辗转联系上了吴小龙,邀吴小龙到市区见面,说有事情和他谈谈。
  吴小龙就问,什么事情?
  为了自己进市区,到最后把老婆给弄进去了,那是损失太大了,而且自己的目的也没有达到,现在想一想为了进市区,那么做是不合算的。

  日期:2016-07-09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