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7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丁长生没时间接电话,不代表杨凤栖没时间接,只是她累的一个手指头都不想动,只能是看着丁长生不停的在凌杉身上冲刺,再冲刺,可是床头的座机一直不停的想,终于,她艰难的伸出手,拿起了话筒。 
  "喂"。杨凤栖发出一声微弱的问候,慵懒的样子隔着几百米,值班经理都能感受得到。
  "我是值班经理,请告诉丁先生,有危险,有人可能要对他不利,赶快藏起来……"值班经理几乎是高声咆哮起来了,但是话没说到一半,就传来嘟嘟的声音,阿狼此时剪断了电话线。
  "谁来的电话?"丁长生终于将最后一滴精华送进了凌杉的身体,但是此时的他,反倒是没有一点的疲惫,他感觉到自己体内有一种力量,已经冲破了自己原来身体的桎梏,好像是有一种要爆发的感觉,这个时候最想找一个沙袋,狠狠的打上几个小时,宣泄一下自己体内的多余的力量,不然的话,感觉很不舒服,好像是要爆炸一般。
  "值班经理,说是有人要对你不利,要你小心点"  。杨凤栖毫不在意的说道,她的手都懒得把话筒放回去。

  丁长生一皱眉,拿起话筒,但是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声音,此时,他听到了楼下有些许轻微的动静,他相信,刚才是值班经理在示警,但是自己没听到,看了看床上两个已经快要失去知觉的女人,拿过床单,把这两个刺身裸体的女人包裹起来,推到了床下,然后关上门,出去了。(.
  楼下大厅里的灯还亮着,他想下去,可是想了想,还是没有下去,杨凤栖和凌杉都在楼上,如果自己下去,被调虎离山,到时候女人在人家手里,他肯定是不能放开手脚大打一场,奶奶的,现在就是祈祷对方不要用枪,如果用枪的话,自己是没有把握的。
  为了以防万一,丁长生关掉了楼上所有的灯,走到房间外面的洗衣房里,将钉在墙上的不锈钢毛巾架拽了下来,这样他的手里就有了几根尖利的武器,就像是用筷子穿透谭大庆的手背一样,这几根不锈钢的钢管可比筷子厉害多了,那是因为他现在一时间找不到筷子,餐厅在楼下呢。
  丁长生刚刚准备好,楼下的灯也灭了,不是被关掉的电闸,而是从室外切断了电线,而在切断电源的一瞬间,二楼的阳台上翻身进来一个黑影,这个人就是阿狼,他和阿豹的分工是阿豹负责一楼,他负责二楼。

  一楼如果清理干净,他再到二楼帮忙,因为他们断定,三个人,不可能在一起,尤其是两个女人,肯定会在不同的房间,最有可能的还是不在一个楼层,因为他们侦察的时候发现,楼上楼下都有卧室。
  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丁长生这么无耻,居然玩的是双飞,而且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在一起呢,都在一个房间,现在却是都在一个床下,杨凤栖沉沉睡去,凌杉根本就没有醒过来。
  丁长生没有穿鞋,进门的时候脱掉了,如果打斗起来肯定是很吃亏,幸好此时是在洗衣房,这里最多的就是各式的毛巾,丁长生将不锈钢钢管放好,弯腰拿起几块长长的地巾,包裹在自己脚上,然后又将自己的手也缠起来,将不锈钢管隐藏在毛巾里。
  眼睛逐渐适应了房间里的黑暗,而此时,阿狼也推开了二楼阳台的小门,沉重的脚步声渐渐走近,丁长生一直都隐藏在洗衣间的墙垛后面,准备等这家伙走近时猛的出来先吓他一跳  。
  但是阿狼也是经历过生死的特种兵,对危险也是有一定的预见性的,可是让丁长生纳闷的是,这家伙手里好像是没有武器,难道就是想用拳头让自己毙命,这是哪路人马?难道真的这么自信?
  可是丁长生不知道的是,他们请示过白开山,白开山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给他们的指示是,既然他们都是特种兵,肯定是掌握着千奇百怪的不同的死法,他想让丁长生死的像是一次意外,不然的话,要是追查起来,会牵连到他们,这就意味着必须先将丁长生抓住,然后再商量死法,看看是触电还是扔到骆马湖里造成溺水身亡的假象。
  所以他们此时的武器都没有亮出来,都在小腿上绑着呢,那是解放军的军刺,三道血槽,插进身体里不拔出来也可以慢慢将人血放干净,是江湖上最受追捧的杀人利器。
  "你是在找我吗?"等阿狼的身体刚刚越过墙垛,丁长生猛然间出来了,而且不但是出来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击必中的一拳。

  就算是阿狼的身体有本能的防备,可是依然没有躲过这一拳,因为来的太突然,还因为今晚的丁长生显得与众不同,不但是出拳的速度要比以前快上一倍,而且力量也是平时的好几倍,可以说是以雷霆之势打向了阿狼。
  阿狼的手本能的抬起来想要挡一下,不得不说,阿狼的反应也是相当的迅速,于是这一拳先是冲击了阿狼的手,然后击中了他的脸庞,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瞬间疼痛就漫布了他的脸庞和手背,这是不锈钢钢管的功劳,将阿狼的手背挖去了一块肉,然后刺穿了他的一边的脸庞。
  他愣了一下,想要思索着该怎么进攻,但是丁长生没有给他时间,依然是凭借着隐藏在毛巾里的钢管,密不透风的攻击着他的上盘,让阿狼惊讶的是,这短短的时间内,丁长生的功夫进展的如此之快。
  好像是拳击手打拳一样,此时的丁长生是处于绝对的上风,打的阿狼紧紧抱住自己的头,以免再次被丁长生击中自己的头部,但是丁长生的脑袋也不是榆木疙瘩,看到上面占不到便宜,一个标准的周氏撩阴脚踢向了阿狼的裤裆里,等他感受到疼痛的时候,已经完了,这一脚丁长生用尽了全力,饶是阿狼是特种兵,受过专业的疼痛训练,但是好像没有训练过那个地方,所以,直接就背过气去了。 

  阿豹早就听到了楼上的打斗,但是他认为阿狼可以应付,所以他以最快的速度将楼下的所有房间找了一遍,居然发现无一人在楼下,这才匆匆上楼来,而此时阿狼很不幸的已经晕死过去了。()
  "已经死了一个了,你难道也想折在这里吗?"丁长生倚着楼梯的扶手,好像是一点都不费力的看着阿豹说道。
  此时丁长生站在上风,而阿狼站在下面,所以如果从下往上攻的话,会非常的费力,而且他也感觉到,虽然阿狼不至于死了,可是必然是被丁长生给控制住了,所以也就顾不得白开山的吩咐了,一抬腿,将小腿上绑着的军刺拔了出来。
  这个时候丁长生就不能小看这个家伙了,自己身上的所有武器,不过是几根钢管,这家伙居然带着匕首,还好不是枪,如果是枪的话,丁长生肯定是调头就走,眼前亏他是不会吃的。
  可是即便是如此,也给丁长生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军刺最大的好处就是不但能刺,还能砍,伸出去的时候是刺,但是回去的时候就可以向左或者是向右砍。
  因为丁长生的手都被毛巾缠着,所以想使用太极十三式,根本使不出来那个味道,至少自己的手没有那么灵活,所以这个时候,丁长生果断的松开了手心里的毛巾,将自己的手解放出来,这样以来,虽然阿豹的进攻依然凌厉,可是都被丁长生以力借力化解开了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