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7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去,我可不做恶人了,你自己惹的事你自己摆平,我又不是你的什么人,干嘛老是指示我干这干那的,我不干"。杨凤栖嘴一撅,不理他了。
  "嘿嘿,杨姐,你要是不干的话,我可要干了"。
  "你干呗,又不关我的事"。杨凤栖依然不为所动,但是她没明白丁长生话里的意思,还没等明白过来,丁长生一翻身将杨凤栖压在了沙发上,"这可是你说的,我开始干了"。

  "你你,你这个流氓,抓流氓啊……"杨凤栖开始要大喊大叫,但是还没喊出声,就被丁长生封住了大嘴,一声都吭不出来了。
  好像是久旱逢甘霖,又好像是他乡遇故知,反正这一切好像都是预谋好的,一切都很顺利,丁长生抱着杨凤栖从沙发上滚到了地毯上,地毯是上好的波斯地毯,即使没人住,服务员也会每天用吸尘器打扫两次,所以,不一会,地毯上的两人就坦诚相待了,而丁长生占上风,虽然杨凤栖一边喊着不要,一边还帮着丁长生脱去了最后一件遮羞布,要是凌杉看到这一幕,肯定会问,你们不是不熟吗? 

  本来是凌杉来做媒人的,但是媒人居然先睡着了,而丁长生和杨凤栖这对*夫**根本不需要凌杉在中间参合,人家现在是水乳交融,比任何时候都刺激和融洽。 
  "要是她突然醒过来怎么办?我看你怎么解释"。杨凤栖翻身将丁长生压在身下,直接坐在他的身上不停的运动着,一边气喘吁吁的说道。
  "管她呢,这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去你的,我可是比她早,现在我居然成了抢她的男朋友了,我就这么一次次的帮你擦屁股,你怎么补偿我?"杨凤栖弯下腰,长长的头发覆盖在丁长生的胸膛上,让他感觉有点痒,但是这种似有似无,若即若离的感觉正是他想要的,对于杨凤栖主动奉上的红唇毫不客气的接受。
  与此同时,他感觉自己体内的气血翻腾,一边闭着眼享受着这难得的感觉,一边催动着自己体内的气血和杨凤栖的体液交流着,感觉到一股股力量来自杨凤栖,而杨凤栖此时全身痉挛,坐都坐不住了,只要整个人俯身在丁长生身上,但是因为身体的惯性,她依然不停的运动着。
  丁长生感觉到自己体内的力量莫名其妙的增长了不少,回忆起一浊道士说的那些话,看来这男女之间果然可以双修,男人果然可以从女人身上得到补充的能量,而这种能量不该是纯粹的能量,而应该是激活男人本身力量的引子。

  值班经理此时也到了保安室,保安部主任紧紧的盯着保安室内的十几块屏幕,以防那两个人会去而复返  。
  "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没有,好像是走了,不过丁先生去别墅时,这两个人是跟着过去的,然后回到了车里就离开了"。
  "嗯,不要这么大面积的查看了,把注意力集中到别墅周围的摄像头,重点盯着这些地方,姓丁的不是普通人物,如果在我们这里出了事,我们就麻烦了,况且这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我们要是能搭上他的线,对我们酒店以后在湖州的发展也是有帮助的,你集合保安队,随时准备待命"。值班经理亲自坐到保安部主任的座位上,盯着屏幕,直觉告诉他,那两个人是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的,要么是去找帮手,要么就是来侦察地形的,然后其他人会赶过来对丁长生不利。

  杨凤栖最后痉挛了一下,然后就像是失去了灵魂一样,俯身在丁长生身上,一动不动,好像是死去了一般。(.
  这是女人最渴望的感觉,但是现实中有一半以上的女人一辈子都没有过这种感觉,杨凤栖感觉自己是幸运的,找到了丁长生这么一个男人。
  "怎么样,还行吗?"丁长生问道。
  "不行了,你去找杉杉吧,让我好好歇歇,累死我了,好像是身体里被抽空了一样。"杨凤栖有气无力的说道。
  "呵呵,那也不能把你扔在这里啊,走吧,我们一起睡觉"。说完丁长生抱起杨凤栖朝楼上走去,但是他的衣服什么的都留在了楼下。
  此时的凌杉还在睡梦中,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中和自己的心上人丁长生久久依偎在一起,而且她的丁哥哥还很不要脸的抱住她,亲吻她的脸,她的唇,她的脖子,她的……一切。
  然后就感觉自己好像是海面上的一叶扁舟,随着心上人的摇动,在大海里漫无目的的飘荡着,但是这个时候好像是起风了,她感觉心上人摇动的越来越厉害,而自己也感到越来越颠簸,直到自己发现不妙时,自己已经完全陷入到了滔天波浪里。
  但是很奇怪,自己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是感到很刺激,感到只要自己心上人在自己身边,自己就是安全的,而且她想大喊大叫,把自己积蓄的委屈和对心上人的思念都喊出来,但是她喊不出来,只是感觉到自己越是大声的喊,自己听到的声音越小,渐渐的,她适应了这种上下颠簸的旅程,一前一后,一上一下,眼皮很沉,但是身心却感觉到很幸福,她想要这种只有两个人的旅程一直进行下去,一直到永远  。

  此时,在距离别墅不远的围墙外面,阿狼和阿豹紧紧盯着前面的围墙,破坏是他们最拿手的本事,这样的训练不知道进行了多少次,而且也不止一次在执行任务中得到了实践,阿狼拿出一个弹弓,钢制的骨架,还是可以折叠的,随手在兜里拿出一颗钢珠,对准了围墙上的摄像头,`啪`的一声,摄像头就被打灭了。
  "那里还有一个"。阿豹指了指另外一个地方,这两个摄像头在顷刻间就被阿狼和阿豹打掉了,而一直在保安室盯着的值班经理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看来真是有人要进来了。
  作为今晚的值班最高领导,他要对整个度假村负责,出了问题自己难辞其咎,于是直接拨通了派出所的电话,还怕派出所的人不当回事,他又打通了唐天河的电话,唐天河现在是新湖区的局长,市局的副局长,而且和丁长生的关系莫逆,应该会很重视这件事。
  "唐局,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是这么回事……"
  唐天河刚刚睡下,一下子坐了起来:"你说的是真的?什么时候的事?"
  "晚上我向你要丁主任的电话时,那时候只是感觉不对劲,但是现在好像更加不对劲了,围墙外好几个摄像头被打掉了,我怀疑那些人是从那里进来的,请唐局想想办法吧,要快,我已经通知了派出所了"。
  "嗯,很好,通知丁主任了没有?"唐天河问道。
  "打电话了,但是打不通,固定电话和手机都没人接听"。
  "你等着,随时和我联系,我马上出发"。唐天河道。
  此时的丁长生不是不想接电话,而是他根本没有时间接电话,今晚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好像已经压不住自己体内气血的翻腾,感觉到好像是一个临界点一样,如果说在杨凤栖身上只是一个引子的话,那么在凌杉身上,这种诱导性的力量不单单是引子,还是源源不断的力量充沛的供应着丁长生的索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