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96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骂完了后,我看到贺兰婷的表情一点一点变坏:“你再说一次。”
  我说:“我,我,不是,谁娶了你,真是八辈子积来的福气,吃西红柿,吃西红柿,不要生气。”
  我给她夹西红柿。
  贺兰婷说:“这不是好事,对吗。”
  我心想,好什么好,拿我来当挡箭牌,连真结婚都干的出来,再说了,让我每天伺候这么一个老佛爷,还不能碰她,有什么好的。

  我昧着良心说:“好是很好,非常的好,不过呢,我觉得啊,如果不办一个隆重的婚姻,轰轰烈烈的,怎么对得起你这身份,这容貌,这身材,对吧。我应该脚踏七彩宝马,身披金链钻戒,热热闹闹的娶你才是啊。对吧。”
  贺兰婷说:“是吗。非要这样吗。”
  我说:“是啊,像我这种小蚂蚁,底层小农民,无所谓了怎么样的婚礼,可是对你,不公平啊,对吧。”
  贺兰婷说:“我不在乎了啊。”
  我说:“那怎么行啊。”

  贺兰婷说:“行了跟你开玩笑的,你那么认真做什么,你以为我真会嫁给你,你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想疯了吧。”
  我在心里骂了她一百遍!
  贺兰婷说道:“说正事,你们监区没有指导员,我把你推上去做指导员,先代理,试用期适合,转为正式,不行的话,滚下来。”
  我说:“啊!这就是,你说的找我的好事啊?”
  这升职了,肯定是天大的好事,尤其是对我来说,我资历那么浅,进来才那么短的时间,就从平凡的一个管教升任队长,现在又要搞指导员,哦,是当上指导员,这当然是天大的好事,监狱里多少人在管教这个职位混了一辈子,想要爬上去一官半职都不能圆梦啊!

  贺兰婷说:“八万,算少了,我帮你摆平一切。”
  如果能上去这职位,我以后在监区,就是光明正大的发号施令,而不是老是借用徐男的监区长名义了。
  而且,这方便我做很多事啊。
  我说:“我愿意给!”
  贺兰婷说:“你可以不愿意给,那我就先把你弄去代理指导员职位,然后试用期到了后,说你管理差,把你撤下,老老实实滚回去你心理咨询办公室做你的心理咨询师。”

  我说:“表姐,大家关系感情那么好,别这样嘛。”
  贺兰婷说:“把这里收拾干净,你可以滚了。”
  我说:“我,我不可以在这里睡啊。”
  贺兰婷说:“快滚。”
  我说:“好吧。”
  马上起身,收拾,洗碗,搞干净后,拜拜了她。
  回去后,跑去宵夜档,先来一盘回锅肉,再来一份芋头扣肉,两瓶啤酒。
  吃饱,这下舒服了。
  上班。
  上班的时候,心里都是乱想的。
  竟然,让我升为指导员。
  呵呵,组织本来,不就是早就把我遗忘了,为何,又能想起我了。
  贺兰婷的功劳,如果是别人,会想起我吗。
  我是谁呢,谁会想起我?
  不可能。
  我该感谢的人,是贺兰婷。
  然后,我真的被任为了指导员,代理的,看试用期,适合了,转正,不适合,滚。
  不过,有贺兰婷为我摆平一切,我不怕,只要有她在,这个后台在,我就不要怕。

  但还是塞钱给了她。
  老实说,如果是塞钱给上面求个职位,这职位肯定不止这个价,所以说来,贺兰婷对我算好了。
  这批新调动的岗位中,我算是升职升得石破天惊的,在监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甚至,开会宣布的时候,狱政科直接有人发难监狱领导,说监狱里有些人,才进来没两三年,升职速度堪称火箭,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那问话的,是狱政科一个小小的办公室人员。
  这就是康雪的枪。
  狱政科科长是康雪手下的人,康雪让狱政科科长让人在会议上发难的。
  台上的领导宣布完了之后,莫名其妙的的被问到这问题,就说道:“你指的是谁。”

  听起来,台上领导的口气颇为不爽,监狱领导宣布下面的升职情况,轮不到你丫来多嘴的。
  但,狱政科硬是逼着这人打死被撤职也要问了,她说道:“相信大家都知道,b监区的张帆,我们监狱的唯一一个男的,他进来监狱,有多久?如果说资历,说能力,他有什么本事,有什么资格上去当这b监区指导员。”
  我们b监区当即有人开口道:“喂,你嫉妒啊,你当不上你嫉妒啊。”
  她说道:“我不是嫉妒,我只是替广大的兢兢业业努力工作的姐妹们感到不平。”
  台上的领导放话道:“这不是你所管的事了。散会!”

  她被噎了回去,看来,这女的,以后在监狱的日子也不太好过了。
  竟敢这样的会议上用这口气质问领导,在领导看来,怎么样都是顶撞了,那么,她完蛋了。
  让我不爽的是,a监区和狱政科依旧是针对我。
  让我高兴的是,没有任何一个监区,是帮着她们说话的。
  bcd监区我都搞定了,至于上层领导,谁有本事谁搞定。
  贺兰婷就是牛,深入浅出,在背后运筹帷幄,想来,这段时间,康雪不好过,将来,康雪估计更是不好过。
  不过,要每一步都小心才行,不然的话,可被她一下整死就完了。
  她一定想不到,她指使别人在会议室这么反对我,结果却无人共鸣,其实是有人共鸣的,很多人,对于我这人,是男的进来监狱里,就诸多意见,而我更是连连跳,步上青云,她们中的许多人,看在眼里,难受在心里,眼红嫉妒啊,可是没办法啊,谁都不傻,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能爬上去的人,工作能力不是最重要,交际能力最重要,搞定了上面,工作能力是其次。
  所以,在知道上面有人罩着我的情况下,谁会无端端的跳出来跟着我闹,就意味着跟罩着我的人闹,真是活腻了。
  我懒得去找那个在会议室和我叫唤的女的麻烦,她本身是枪,背后的主人是康雪,这枪,在会议室也得罪了领导,将来,会有人收拾她。
  回到了我们监区,监区的好多人都在向我表示祝贺,然后让我请客吃饭。
  我一副忧国忧民的样子,说:“承蒙领导错爱,同事们关照,所以才有今天,我感到更多的,是压在我身上的重任,希望在诸位的帮助下,我们一起努力,把我们的监区搞得更好。庆贺不敢说,就当是感谢大家这么久来对我的支持和照顾!今晚呢,下班后,我们饭店里见,希望大家都通知了全部我们监区同事,有空的,务必要来啊。”
  大家都欢呼雀跃了起来。
  沈月挤开人群到我面前,说道:“张队长。”

  旁边直接有人说:“还叫张队长!改口了!叫指导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