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49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雨被我抓住了前面,立即惊叫起来,赶快向后退去。
  当小雨的前面从我的脸上离开后,我立即大口大口地开始喘气。
  刚才差点把我憋死。
  不过,刚开始脸上被铺满的感觉真的很棒,特别是闻到那扑面而来的芬芳,我差点都醉了。
  “张楠,你干什么?”小雨捂住前面半蹲在地上冷冷地瞪着我。
  我苦笑起来,委屈地说:“小雨,是你先压的我好不好!我是在喘不上气后才展开了本能的自救!这不能怪我吧!”
  小雨被我说的羞红了脸。
  潇婧琪惊奇地向小雨望去,惊讶无比地说:“什么?这么大!压得你都喘不上气了?”
  我点了点头,没好气地说:“我骗你干什么,不行你试一试!”

  不等潇婧琪说话,小雨转过头瞪了一眼潇婧琪,埋怨地说:“还不是你,你刚才如果不压我,我能压到张楠脸上!”
  潇婧琪尴尬无比地笑起来:“我也不是故意的!刚才我想站起来,只能撑你的后背。”
  听到小雨和潇婧琪的对话我明白了。
  刚才潇婧琪想站起来,所以在小雨的身上借力,小雨粹不及防之下,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力量,所以压在了我的身上。
  我站起来瞪了一眼潇婧琪,没好气地说:“以后注意点,刚才差点把我压死!我差一点就窒息而死!”
  潇婧琪撇了撇嘴,酸溜溜地说:“装,继续装,明明得了便宜还卖乖!你敢说你刚才心里面没有乐开了花?你们男人真虚伪,心里一套,表面一套。”
  潇婧琪还真的说到了我的心坎里。

  刚才那种感觉真的是棒极了,我特别想再试一试。
  不过,压我的是小雨,不是马娇。如果是马娇,我估计我刚才直接翻过身把马娇骑在身下就办了。
  小雨又羞又臊,推了一把潇婧琪说:“你胡说八道什么呢!来来来!我也让你感受一下!”
  小雨一边说着,一边将潇婧琪向我推来。
  潇婧琪一个踉跄没有站稳,趴到了我身上。

  我怕潇婧琪摔到地上,伸出双手想掐住潇婧琪的腰。
  但是潇婧琪穿的衣服太滑了,我双手沿着潇婧琪的腰一路上滑,最后被卡在潇婧琪的上面。
  潇婧琪的脸在瞬间通红无比。
  我尴尬无比,立即松开了手。
  “咚”的一声,潇婧琪跪在了我面前,她的脸正好对着我下面。
  我这时更加尴尬了,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将潇婧琪扶起来,我怕和潇婧琪有太亲密的接触。如果不把潇婧琪扶起来,潇婧琪这个姿势很容易让人误会。
  我一时十分为难。
  潇婧琪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呆住了,不懂得自己站起来。
  小雨发现自己闯了祸,吐了吐舌头,赶快将潇婧琪扶起来,不好意思地说:“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
  潇婧琪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好奇地看着我,问出了一句令我尴尬无比的问题:“张楠,你那里是什么味?”

  听到潇婧琪的话,我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实在是太丢面子。
  能有什么味,肯定是男人的味道。
  中午的时候,张丹故意魅惑我,弄的我心猿意马。唉!都怪我定力不够。

  其实这也不能怪我,我没有被张丹办了,已经算坚定了。
  潇婧琪这时也反应了过来,脸上一片潮红,有些气恼地说:“张楠,你这个坏小子。你是发情期的野兽吗!”
  小雨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似乎也明白是什么原因了,捂住嘴“咯咯咯”地笑起来。
  我心中好奇无比,潇婧琪居然能闻出那种味道,莫非潇婧琪闻过?
  呆瓜看到我们脸色各异,好奇地问:“大哥,你们这是怎么了?”

  我瞪了一眼呆瓜:“小孩子不懂别问!”
  接着,我对小雨她们两个说:“别愣着了。咱们赶快上啊!万一贺树海是个快枪手怎么办?”
  小雨和潇婧琪点了点头,和我一起蹑手蹑脚地向贺树海的办公室走去。
  呆瓜紧紧地跟在我们身后。
  还没有走到贺树海办公室门口,我就听到贺树海愤怒的咆哮声。

  贺树海具体在说什么我听不清,但是贺树海提到了我的名字,想必贺树海正在和语文课代表骂我!
  我走到办公室门口,门头上的窗户被衣服遮住了,什么也看不到。
  我轻轻地推了推门,门纹丝不动,应该从里面反锁住了。
  从门口拍摄肯定是不可能了,只能从窗户上拍摄。
  学校走廊里面的窗户都特别高,即便是踮起脚尖也看不到里面。

  呆瓜蹲在地上,对着我指了指肩膀。示意我爬上去。
  我点了点头,踩在呆瓜的腿上,然后站在呆瓜的肩膀上。
  呆瓜抱住我的腿,慢慢地站起来,小雨和潇婧琪在一边扶着我,生怕我摔下来。
  我也牢牢地抓住窗沿,生怕一头从呆瓜的肩膀上栽下去。
  当呆瓜完全站直后,我的头超过了窗户,看到了里面的情景。
  贺树海就像吃了火药一样,嘴里面不停地骂:“张楠这个小王八羔子,总有一天我要弄死他。真是气死我了。”
  贺树海说到愤怒处,手上忍不住加大了力气,坐在他腿上撒娇的语文课代表就喊痛。

  我赶快拿出沈蕊给我新买的手机,放在窗台上开始录像。
  可惜因为角度的原因,只能录到上半身,录不到下半身。
  贺树海“嘿嘿嘿”地冷笑起来。脸色狰狞地说:“我一会儿要好好的乐呵乐呵!”
  语文课代表睁开眼,幽怨地说:“老师,我又有孩子了!”
  “啊?什么?”贺树海睁大了眼睛,一把将语文课代表推下了大腿。
  语文课代表表情可怜地点了点头。

  贺树海瞪了一眼语文课代表,没好气地说:“晦气!”
  紧接着,贺树海自言自语起来:“吗的,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先是给张楠那两小子花了四五千,然后自己又花了几百块,你现在有孩子了,估计又是好几千!”
  听到贺树海的话,我气不打一处来。
  贺树海真是个人渣,人家女孩被你弄的怀孕了,你不但不心疼人,却心疼钱,你还是人吗?钱没有了还可以挣,但是人没有了可就真没有了。
  语文课代表也真是犯贱,你虽然是被胁迫,但是为什么不懂得抵抗?反而逆来顺受,真是贱骨头。活该被摧残。
  语文课代表低下头,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不敢说话。
  贺树海站起来,围着语文课代表走了一圈说:“算了,算了,明天正好是星期六,我带你去医院。”

  紧接着,贺树海露出了狰狞的笑容,眼中闪过两道寒芒。语气阴冷地说:“你做完手术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恢复,今天--”
  话说到一半,贺树海嘿嘿嘿地冷笑起来,脸上挂满了邪恶又残忍的笑容。
  语文课代表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似乎被贺树海的话吓到了。
  看来贺树海是个变态,否则不可能让语文课代表吓成这样。
  语文课代表战战兢兢地说:“你晚上是不是要带我去宾馆?”
  贺树海先是睁大眼睛,然后眯起眼睛,紧紧地盯着语文课代表,就像猎人在盯着猎物,颇为玩味地说:“你说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