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7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这是为公,没有丝毫的为私的意思,南下同志是搞经济出身,所以现在湖州正需要这样的带头人,我相信他一定会把湖州领导好"。石爱国说道。 
  "好吧,爱国同志,你的意见是对湖州未来发展最重要的,我们会慎重考虑,也会把你的意见如实汇报给罗书记,现在还是说说你的问题,你总不能把人家都安排好了,自己不安排吧"。  印千华笑笑说道。

  "印部长,这两个职位,说实话,我都想干,你答应吗?"石爱国揶揄道。
  "唉,爱国同志,你也不要给我出难题了,虽然这政协副主席可以兼任统战部长,但是现在这么多的老干部都等着安排,你总不能一个人兼任两个职位吧,这样会让其他同志有看法的"。印千华没想到这个石爱国这么难缠。
  但是他也理解,昨天还是一个地级市的市委书记,但是早晨一个电话就把人给叫来了,谈的却是让人家腾位置,这让谁都难以接受,石爱国能这么做已经很不错了,有的还需要书记亲自谈话才行,这也算是给他印千华面子了。
  不管怎么说,人家是市委书记,以前给自己面子那是因为你是省委组织部长,现在你要摘人家的帽子,人家凭什么还给你面子,再说了,再往上走,也不是你这个省委组织部长能说了算的  。
  "那好吧,印部长,你给我交个底,那个统战部长的难度有多大?"石爱国沉吟一会问道。
  果然,当石爱国这么一问,印千华不说话了。

  别看一个是政协副主席,一个是统战部长,都没有什么权力,就是俗话说的那种清闲衙门,但是这里面的说道完全不一样,政协副主席基本全都是务虚,举手的事都是政协这些人干的,说句不好听得,都是给年轻人腾了位置的老干部,但是暂时又不能全部回家抱孩子的,暂时在这里过渡一下而已。()
  但是统战部长就比这要强一点,因为统战部长还是省委常委,虽然排名很靠后,可是毕竟是也是常委啊,虽然干的也是举手的事,但是这个举手可比政协副主席那个举手有分量多了,换句话说,政协副主席那是渐渐淡出政治舞台的,但是统战部长还在政治舞台的中央,孰优孰劣可想而知。
  但是正因为如此,石爱国才有此一问,如果是政协副主席,难度要小的多,可是这统战部长就不一样了,是需要更高层次的人批准的,中南省委可以建议,但是绝没有权力去任命这个统战部长,这就是区别所在。
  "这个,你也知道,我们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印千华实话实说道。
  "我知道,我是问罗书记的意思,如果罗书记肯为我说话的话,我相信这个统战部长应该不是很难,但是现在的关键是我不知道罗书记什么态度"。
  "呵呵,爱国同志,既然你这么说,那干么不去问问罗书记呢?"印千华将皮球又踢了回来。
  "算了吧,罗书记日理万机,我就不去打扰他了,如果是省委的命令,我服从,但是,要是问我的意见,我选择统战部长,请印部长代为转达吧"。石爱国说道。
  "嗯,那好,我一定会如实的将你的意见告诉罗书记,你的事先说道这里,再说说你们的组织部长吧,青山同志的事,我们都听说了,过几天我会到湖州去看看他,但是他这样的身体肯定是不能适合接下来的工作了,关于湖州的组织部部长,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谈完了石爱国的事,印千华感到轻松不少,所以接下来的谈话都显得很轻松了,因为这件事关系不到这两人的利益,人们在谈论事不关己的事情时,总会显得智慧很多  。

  "别人我也不是很熟悉,但是我知道的是,青山同志病重这段时间,部里主持工作的是唐玲玲同志,这要是一个老组工了,有经验,尤其是有基层工作的经验,对干部的选拔和任命都不错,截止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听说她举荐的干部哪个出了问题的,这一点足以说明这个干部的眼光吧?"
  听到石爱国这么说,印千华的老脸一热,但是也是没有办法,这的确是衡量一个组工干部的标准,要是你作为一个地方的组织部长举荐的人才老是出事,要么是你这个人的眼光有问题,要么就是你和你举荐的人之间有什么勾结,这都是很严重的问题,石爱国这么说,也算是抓住了组工工作的精髓。
  "可是,这个干部好像很年轻,你觉得她能胜任吗?"印千华疑虑道。
  "印部长,现在的工作环境比起解放前来怎么样?那个时候十七八岁的干部都是省委委员了,难道现在的工作环境还比不上解放前,先不要说唐玲玲这件事,我手底下还有个干部也是很年轻,你该认识的,就是仲华之前的秘书,丁长生,现在我让他干开发区主任,招商引资那也是干的风生水起,所以,我觉的干部年轻不是坏事,至少他们能多干几年,要是按照年龄论资排辈,那我们这个社会发展前景堪忧啊"。石爱国现在说话也完全放开了,既然要我到省里来,我以后和你印千华也是同事了,对你再恭敬又有个屁用。

  一个小时后,石爱国笑着和印千华握握手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但是转过身来脸色就开始慢慢变得铁青,丁长生一直都在梁可意的办公室里听着隔壁的动静,见石爱国出来,赶紧和梁可意打了个招呼后跟着石爱国匆匆走了。
  看到石爱国这个摸样,丁长生就知道肯定是没好事,但是也没敢问,一直到汽车进入到了湖州境内时,石爱国让车拐上了骆马湖大堤,然后开开车门下了车,丁长生也赶紧下车跟了上去。
  "长生,还记得那年我们到这里来抗洪,我掉进水里那次吗?"石爱国看着烟波浩淼的骆马湖问道。
  "石书记,我当然记得,那次是我的工作没做好,让您掉进了水里,我很惭愧"。丁长生说道。
  "忏愧什么,人才湖边走,哪有不湿鞋的,长生,我就要离开这里了,我来湖州七年的时间,感觉时间过得好快啊"。石爱国叹息道。 

  "离开这里?今天的谈话就是这个内容吗?"丁长生一愣,虽然知道没好事,也猜到肯定是和石爱国的任职有关,但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是啊,对了,你给乔主任那边打个电话,就说我身体不舒服,先回湖州了"  。这个时候石爱国才想起来从省委出来后就直接回来了,没有到政府那边去。
  但是丁长生一直都在想这件事,可是没敢问,一直到刚才,丁长生才悟到,原来是因为工作调整的事没有去省政府那边,看来石爱国心里有一股怨气,不知道梁文
  祥有没有在省委会上为石爱国说话,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梁文祥没有把这件事及时告诉石爱国,这也是石爱国很恼火的地方,看来人家一直都没有拿自己当自己人。

  "好,我这就联系"。丁长生说完就给乔红程打电话。
  石爱国独自往前走,一直走了快要离开丁长生的位置五十多米了,丁长生赶紧打完短话就追了过去。
  此时石爱国想的不是今后该怎么办?而是在想,如果自己那晚没有掉进湖里,会怎么样,自己会不会早就被撸下来扔到不知名的角落里去了,当年自己身体一歪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