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6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暧昧还不算是最糟糕的事,周红艳这个时候突然感觉到丁长生开始使坏了,因为透过薄薄衣服,她居然感觉到了有一个东西已经开始在死死的顶住了自己,这下非同小可,吓得她立刻站了起来。
  "你跑什么呀?"
  "这里可是办公室,你不要乱来"。周红艳羞红了脸,还没来得及逃走,就已经被丁长生抱住了。
  "这个姿势你不喜欢吗?"丁长生不理她那一套,继续用语言挑逗道  。
  "坏死了你,快点放开我,隔靴捎痒,待会弄的我不上不下的,又不能解渴,起开,我得去忙了"。周红艳也知道这个地发不可能尽兴,所以毅然决然的挣脱了丁长生的怀抱。
  丁长生也只好作罢,站起身,走到周红艳身边,闻了闻她身上的香水味道,小声说道:"和别人换个班吧,晚上我喂饱你"。

  顾青山就是因为太过劳累,所以一下子身体透支了,但是经过抢救,已经没事了,丁长生出去的时候,顾青山正好被推出了抢救室。
  "干爹,没事了吧,我就知道你一定没事的"。丁长生握着顾青山的手安慰道,而他的身边,还站着泣不成声的杨晓。
  "不要哭,我没事,我很好"。顾青山虚弱的说道。
  "干爹,医生说明天就可以手术了,早做一天就有好的把握,而且我刚才去找姜博士,省里的专家和她的意见有点不一样,省里的专家认为现在还不能确定肿瘤是恶性的还是良性的,所以,我们现在又多了一份希望,你一定不能放弃"。丁长生安慰道。

  "是吗?嗯,这是个好消息,我知道了"。顾青山勉强笑笑,他认为这是丁长生在安慰他。
  看着顾青山沉沉睡去,丁长生拉住杨晓出了病房。
  "干妈,做完手术后,干爹还得有很长时间的恢复,你千万不能跨,也不要老是在干爹面前哭了,这样他会没信心的"。
  "嗯,我知道,我只是很担心,非常的担心,要是手术不成功怎么办?"
  "干妈,不会的,干爹还这么年轻,一定会吉人自有天相,我送你回去休息一下吧,我在这里看着就行了,我晚上在这里陪夜,等干爹做完手术再说"。丁长生说道。
  "唉,回到家里也是担心,我还是在这里看着他吧"。杨晓不肯回去,丁长生也没办法,也只能是在这里陪着,这个时候顾晓萌也到了医院了,于是丁长生将杨晓交给了顾晓萌,他自己下楼去了。 
  顾晓萌来了,就意味着杜山魁到了医院了,说不定谭大庆也跟来了。
  丁长生没有出大楼,而是到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站在一根柱子后面给杜山魁打了个电话,五分钟后丁长生开车到了地下车库,丁长生坐在了汽车的后座上,然后骑车好不停顿的驶出了医院的地下停车场。
  "杜哥,来活了,谭大庆这个王八蛋居然想到敲诈我了,今天给我送了几张照片,看来是想和我谈条件,但是目前来看还不知道是什么条件"。
  "你怎么想的?"杜山魁永远不问为什么,只问丁长生是怎么想的,其实也就是丁长生想要他干什么的意思。
  "我过几天去一趟白山,成功那里有几只枪,拿来之后,你跟着我,发现谭大庆,直接开枪击毙,不要活的,他活着可能会挖出来更多蒋海洋和蒋文山秘密,但是那样的话,我们没有那个能力和蒋海洋对抗,因为他现在和罗东秋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所以,谭大庆死会让很多人放心,我也放心"。
  "好,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这几天倒是没有发现有人跟着顾小姐"。
  "嗯,不可大意,在我把枪拿来之前,你还是跟着顾晓萌吧,我总感觉心里不踏实"。丁长生说道。
  入夜,刘成安如丧考妣般偷偷溜进了邸坤成的家,此时的邸坤成还在为上午的常委会而愤怒,不是因为没有保住刘成安,而是因为司南下没有信守承诺,在常委会上对邸坤成这边毫无防备的进行了攻击,不但是没能保住刘成安,而且司南下居然还提议纪委调查刘成安,看来这件事是捂不住了。
  "市长,我下一步该么办?"刘成安苦着脸看着邸坤成道。
  "成安,你也不要担心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你是不是经得起查,如果查了你,但是你没问题,这说明什么,这就说明你是被你儿子给拖累了,还是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的,但是如果你自身不硬,那我也没办法了,明白吗?"邸坤成暗示道  。
  "市长,我知道了,感谢市长的栽培,那我,先回去了"。刘成安急匆匆告辞了。

  "哼,我就知道,唉,本来,我是想把他拉上来的,但是现在看来,别说是拉上来了,没有沾我一手腥就不错了,对了,他来这几次有没有拿过什么东西来?"邸坤成好像想起什么来似得,问他媳妇甄绿竹道。
  "哦,我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带了两瓶酒呢,还在储藏室呢,我没动"。甄绿竹想了想说道。
  "快去拿来我看看"。邸坤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甄绿竹见丈夫这么认真,赶紧去储藏室将刘成安拿来的酒提了出来,邸坤成用纸巾将酒盒子擦得干干净净,仔细的放在灯光下找着封口处的破绽,但是看了一会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可是就是觉得这酒掂起来有点沉。

  "你的健康秤呢?"邸坤成抬头问道。
  甄绿竹赶紧去卧室把健康秤拿来,邸坤成将酒放到了健康秤上,这一称,果然是出了毛病了,本来要是平常的这么大盒子装的茅台酒,顶多也就是五百毫升,可是这个盒子显示却是四斤多,也即是两千毫升左右的重量。
  "这是怎么回事?再称称这一瓶"。甄绿竹又将另外一瓶也放倒了健康秤上,显示重量大概是一瓶正常的酒的重量。
  "打开,这里面肯定是有鬼"。邸坤成沉不住气了。

  甄绿竹赶紧拿来剪刀,将酒盒子剪开,果然,里面不是酒瓶,倒是一个用白布裹着的东西,邸坤成和甄绿竹俩个人对望了一眼,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震惊。
  邸坤成一层一层的解开了白布,发现最后拿在手里的却是一尊鎏金的观世音菩萨像。
  "坤成,这个玩意很值钱吗?"甄绿竹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玩意值不值钱啊,咦,这里还有款,大清光绪年制"  。邸坤成在鎏金观世音底座上看到了这么几个字。
  "难道是古董,要是古董的话可就值钱了,坤成,这会不会让你犯错误啊?"
  "奶奶的,刘成安,这是要拉我下水啊,这个铜像要是真的古董,少说也得有个几十万,搞不好要出大麻烦的"。邸坤成恼怒的拿起手机准备打给刘成安,但是被甄绿竹给拦住了。
  "坤成,你这个时候再送回去已经晚了,要是他到时候一口咬定就是你收了,你也没有办法,我看,还是直接交给纪委吧,这样才能说清楚"。甄绿竹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