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94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别跑办公室来闹了,下次回家去闹。”
  谢丹阳一看我后面:“副监狱长。”
  我一看外面门口,贺兰婷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办公室门口,这家伙,就跟鬼魅一样,毫不防备的出现。
  谢丹阳急忙对她鞠躬,然后离开了。
  谢丹阳出去,贺兰婷也一句话没说。
  不知她在那里站了多久了,是不是把我们刚才的话都听完了。
  贺兰婷看着我。
  我拉了凳子:“副监狱长大驾光临,不知有什么事要吩咐,直接喊我过去就可以了啊。”
  贺兰婷说道:“来视察,你胆子不小啊,在办公室里恩爱?”

  我说:“没呢。我们,我们其实,其实刚才你看到的,什么都没看到吧。”
  贺兰婷说:“你一个男的,能进来监狱做事,监狱对你已经够容忍了,别把对你的容忍,当成你放肆的资本。如果是别的人看到,你还能在这里待下去!”
  我说:“不敢。”
  都怪谢丹阳,就这点事,出去外面再吵嘛。

  而且,进来她也不关门,硬是让贺兰婷都看到了。
  贺兰婷说道:“下次如果还有,你给我滚出去。”
  我说:“好好好,我不敢了不敢了。”
  贺兰婷说:“那个女囚怎么样了。”
  我问:“哪个女囚。”
  贺兰婷说:“劫持我的女囚。”
  我说:“哦,那叫高丽的啊。她,还算老实吧,不过好像,凭着一身好武功,当了监室的大姐大。你还记着她啊,是不是要我整一整她。”
  贺兰婷说:“她为什么要劫持我,换监狱。”

  我告诉了贺兰婷,高丽要换监狱的背后的原因。
  听完后,贺兰婷说道:“对她好点,是个孝子。”
  我说:“听话就对她好点,不听话,只能对她不好。怎么了,心生恻隐了啊。”
  贺兰婷说道:“下班后,在停车场等我。”
  我说:“什么事。”
  贺兰婷说:“好事。”
  我说:“好,事?我觉得,和你沾边,都没有什么好事的。”
  贺兰婷说:“对我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对你来说是天大的好事,爱来不来吧。”
  我说:“天大的好事?那是什么啊。”

  贺兰婷说:“再说。”
  说完她走了。
  下午的时候,在浑浑噩噩中度过,昨晚没睡好。
  好不容易捱到下班了,跑去了停车场,等了一会儿,贺兰婷来了。

  “上车。”她短短两个字。
  我跳上了车。
  出去了。
  是的,先进的大门安检技术,几秒钟,就出去了外面了。

  车子开往,她家的方向?
  我问:“你该不是让我去搞卫生吧。”
  贺兰婷说:“对。”
  我说:“喂,别这么对我好吧!”

  贺兰婷说:“你会愿意做的。另外,给我八万块钱。”
  我问:“什么,又是八万!干嘛,买包啊。”
  贺兰婷说:“买一条裙子。”
  我说:“我靠你疯了,八万买裙子,你找你男朋友买去,我不是你男朋友。”
  贺兰婷说:“你是我男朋友了。”

  我说:“我呸,老子什么时候是你男朋友了。”
  贺兰婷说:“你会愿意给的。”
  我说:“开玩笑,放我下车!”
  贺兰婷停了车,说:“下去吧。%∷八%∷八%∷读%∷书,.≮.※o”
  我叫停车,她竟然那么听话,让我下车?
  这倒是让我感到奇怪了,她为什么突然那么好。
  平时都是直接一踩刹车,叫我滚,而且专门挑选在人烟稀少的大马路上,让我打个车都打半天。
  这次放我下车的地方,还是挺繁华的地方。
  我心想,为什么。
  而且,她说找我有好事,并且说我会乐意帮她搞卫生,而且还说我乐意帮她买八万的裙子,肯定是真的有好事,是什么好事呢。
  我说道:“等等,你说有好事,能告诉我,有什么好事吗。”
  贺兰婷说:“没好事。”
  我说:“肯定有,是什么。”
  贺兰婷说:“下车。”
  我说:“我真的下了!”

  她看着前方,无所谓我下去。
  我伸出一只脚到外面地上,然后盯着她:“到底什么事。”
  贺兰婷说:“八万,搞卫生。先给八万。”
  我说:“喂,你都没说,就跟我要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江湖规矩。”
  贺兰婷说:“在我这里没规矩。”
  我咬咬牙,说:“好,我给!”

  我心想,到时候如果她说的不是好事,我就不给呗。
  她说:“上车。”
  坐好后关车门,车子往前开。
  我问:“可以告诉我了吗,是什么好事啊。”
  她说:“再说吧。”
  车子到了她家,她让我搞卫生,其实挺干净的,没用搞什么,就是帮她的狗儿洗澡了。

  然后,她让我帮忙,做菜。
  我心想,今天她怎么心血来潮,自己做菜却让我打下手呢。
  奇了怪了。
  她让我切肉,我切了。
  她让我把土豆削皮一半,我削皮了。
  只是,我心里一直在想,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为什么要自己做菜,那么反常呢?
  搞不懂,真的是搞不懂。
  她让我把土豆削皮好了的给她,她一看,就破口大骂了:“让你削皮一半的土豆,你搞什么!”
  我说:“是啊,是削皮了一半啊。”

  她骂道:“我是让你把一半的土豆削皮,不是让你把每一个土豆削掉一半的皮!”
  我拿了过来:“你自己又不说清楚。”
  我拿来重新削皮,她还骂了一句:“蠢货。”
  我说道:“你嘴巴怎么那么厉害啊。”
  她说道:“要你管!”
  等我削皮了之后,她又让我去洗西红柿,并且,然后把西红柿的皮剥掉。
  靠,这是要干嘛呢。
  费劲费时间。
  而且我看贺兰婷,也不是在努力做菜的样子,她不停看时间,难道是?在等人来?
  门铃响了。
  有人来了。

  她马上过去开门,进来的,是她妈妈。
  我探着头,从厨房边看出去,贺兰婷妈妈进来后,说道:“婷婷,我在楼下看到有卖香蕉的,看起来挺不错的,买了一点。还有蔬菜,都很新鲜。”
  贺兰婷说:“妈,我这里都有,还买啊。”
  贺兰婷妈妈说:“你说你要做菜给我吃,宝贝女儿那么好,我多买一点来。”
  贺兰婷妈妈她说着话停住了,因为她看到了我。

  她妈妈进来看到我的狗头,脸色当即从微笑转为下雨天,而且,说的高高兴兴的,也直接不说了。
  她不爽的把水果蔬菜袋子往桌上一放,说:“不是说你做菜吗。”
  贺兰婷说:“我让张帆过来帮忙洗菜切菜。”
  我尴尬的对她妈妈说:“阿姨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