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8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对了吧?”岳婷婷的声音透着得意,“别紧张,我没在你身边,我是从电话里听到的声音判断出来的。”
  楚天齐无语了,今天只小小的撒了两次谎,就被揭穿了。看来,做人还是不要撒谎,否则,很难自圆其说。尤其是自己,不具备这样的水平和素质,稍微说点假话,就会弄巧成拙。
  “怎么没声音了?是被戳穿谎言无言以对吧?或者是无地自容了?”岳婷婷“嘻嘻”笑着,“行了,别假惺惺了。我在出租车上,正在去火车站路上,今天就回**市上班了。”说到这里,声音忽然变得轻柔起来,“记得你对我的承诺。”
  楚天齐一楞,随口问道:“什么承诺?”
  “好你个楚天齐,昨天刚说就忘了?”岳婷婷声音又高了起来,“你说你不会扔下我不管,不会甩了我。”
  楚天齐搜索了一个脑库存,说道:“我是说过不会甩了你,可那是情急之下才随口一说。”
  “你是在骗我?你个没良心的。”岳婷婷在电话里喊道。
  “那只不过是个计谋而已,我们本来就没有什么,所以何来甩了一说。”楚天齐侃侃而谈,“再说了,比起你的‘水到脖子’的说法,这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你无赖,我不管,反正你要对我负责。”岳婷婷不依不饶。

  “啊?我找谁说理去?”楚天齐无奈的说道。
  岳婷婷“嘿嘿”了两声,声音又变得柔柔的:“火车站到了,我要下车了。谢谢你陪我过七夕!再见!”不等楚天齐答话,她已经挂断了电话。
  楚天齐拿着手机,就是一阵发呆。他从岳婷婷的话中,感受到了一丝悲凉与孤独,也许她表面那种出言无忌、泼辣刁蛮的性格就是为了掩盖她那颗孤寂的心灵吧。
  班车整点启动了,但却在城里转了两圈,只到把人几乎都拉满了,才正式出发。
  坐在班车上,想到昨天的事,楚天齐很是无语。没想到在县城住了一晚,就经历了这么多的事,要是和别人说起的话,估计对方也不会相信。
  楚天齐也奇怪,为什么这几年一到七月初七,就要发生很多事,而且都不是什么好事。如果要是让人算命的话,对方肯定会说自己命里犯“七”,只要到了这一天不光自己会遇到事,就是身边的人也会跟着沾包。
  他又想到岳婷婷刚才电话中说的,一遇到自己就倒霉。确实是,和岳婷婷的三次见面,每次都有事,而且都不算什么好事,但又有惊无险。他不禁又把这几次的事过了一遍。
  去年,自己参加科级干部培训,在玉赤饭店客房待的好好的。是岳婷婷躲避毒犯追踪,才进的自己的屋,也才导致雷鹏让自己协助破案,之后就发生了无故缺席培训的事,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事:被取消资格、被魏龙羞辱和多次打击、被贩毒集团围攻。这是自己和岳婷婷第一次相遇,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直到真*相大白,自己才洗清了“罪名”,也顺便获得了“沃原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

  今年正月,自己到何阳市。因为在车上管事,遭到“刀疤”的报复,一计不成,又生二计。幸好岳婷婷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半夜叫醒自己,才躲过一劫。这是和岳婷婷的第二次相遇,是她帮了自己的忙,也可以说是搭救了自己。但接下来遇到的事,就让人不敢恭维了。本来遇到家乡来的人,应该高兴才对。谁知,岳婷婷一路上就是与宁俊琦做对,一再挑衅,对宁俊琦冷嘲热讽,让自己夹在中间难受。甚至就因为这事,让宁俊琦没少给自己甩脸子。

  昨天是第三次与岳婷婷相遇。本来自己在河边待着挺好,是她胡搅蛮缠,让自己忿然离开。然后,她来了一出寻死相逼的闹剧,自己不得不妥协,把她从河里拽了出来。之后,她又威胁自己,自己只好陪她去吃饭,结果她醉了个一塌糊涂。
  正是由于岳婷婷的胡闹,胡三的人发现了自己,对自己进行了盯梢,也才有了晚上十人举钢刀围攻的事。虽然有惊无险,却也不是什么好事。当时,只要有一个环节出了差错,说不准自己都不能全须全尾了。
  三次和岳婷婷相遇,三次都有麻烦事。第二次相遇,前半段确实是她帮了自己的忙。但后来她找宁俊琦的茬,以及第一次和第三次相遇,都是她主动或者是无意给自己招来了麻烦。
  把这几次的事捋了一遍,楚天齐算是彻底明白了,其实是自己每次遇到她,才不顺的。之所以岳婷婷的话听上去别扭,是她颠倒了逻辑,正话反说的缘故。从她历次的话里,就能听出她就是个“无理搅三分,得理不让人”的主。但知道了她家庭的内情后,楚天齐不觉得她的做法讨厌,反而觉得她古怪精灵。而正是她这种古怪精灵的性格,才让她成了一个惹事的主。
  楚天齐到乡里的时候,已经中午一点多了。回到办公室,翻出一桶方便面,对付了一顿午饭。收拾完残局,他准备躺在床*上小憩一下,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楚天齐边说,边向办公桌走去。

  门一开,陆娇娇从外面走了进来。她上身穿着粉色半袖,下*身是紧腿七分裤。脑后马尾辫随着她的走动,一甩一甩的。
  “楚乡长,你回来啦?没休息一会儿。”陆娇娇直接坐到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说道。
  “肯定是回来了,要不,你能见到我?”楚天齐笑着,坐到椅子上,说道,“唉,正准备休息呢,这又被你给打扰了。”
  私下里,陆娇娇和楚天齐非常惯熟,其实就是好朋友。所以,他才和他开着玩笑。
  陆娇娇已经习惯了这种交流方式,也“还击”道:“唉,你太官僚了。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午休?那么多工作没做,也不知道发愁。”
  “呵,听你的口气,你倒像是我的领导呀!陆领导,有什么指示?请明示。”楚天齐说着,还拱了拱手。
  “嗯,虽然态度还不够诚恳,但起码是有了态度。”陆娇娇摇头晃脑的道,“好吧,我是来给你送大政绩来了,不知道你需不需要呀?楚大乡长。”

  楚天齐听到这里,心中一动。因为陆娇娇平时虽然说话随便,但在工作上从来不含糊。从她说的话来看,似乎是关于招商的事。就赶忙说道:“是不是有人来投资了?”
  “真是个官僚,一听到政绩就两眼放光。”陆娇娇讥讽道,然后正色的说,“我最近给你的那份清单,你有印象吗?关于锌矿泉水的。”
  楚天齐接道:“有,不是一共三家吗?其中有两家已经电话、传真的联系过,还有一家没有反应。难道是他们有信了?”
  陆娇娇回答:“是的,而且是那家从来没有和我们联系过的公司,玉泉矿泉水有限公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