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神术》
第266节

作者: mm水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庄雨柠吃惊的说道:“怎么会这样,我家鱼池里只养了一些锦鲤,什么时候出现这种鱼的,我都不知道,我平时也没仔细看过鱼池……”
  “鱼池里只有两只,平时又不浮上水面,你当然不知道。”叶少阳再度把手伸进鱼池,摸了一会,把另一只鱼也抓上来,一手一只,问道:“再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这次庄雨柠一语道出真相:“这两只鱼都没眼睛,怎么回事?”
  叶少阳点点头,“所有水域都有阴气,所以鬼鱼很常见,但在阴宅里算是风水鱼,风水学有句话:鬼鱼没眼,墓主凶险。说明风水有问题,阴气积存,阳气不通,时间一长必成尸煞。而你这里的情况正好相反,鬼鱼的存在,恰恰是为了凑阵,供养小鬼。”
  说完,叶少阳把两条鱼扔在水泥地上,两条鱼扑腾了一下,不再动了。
  “这样处理没问题?”小马不放心的问道。
  “它毕竟是鱼,又不是妖,晒一下午就死了。”叶少阳从花园里随便找了一块石头,跳下坑里,直接砸碎了一个坛子,一股浓浓的黑烟散去,碎瓦片中,钻出一只手掌大小的甲壳虫,试图逃走。
  叶少阳早有准备,将一张画好的灵符贴在甲虫脑袋上,立刻就一动不动了。叶少阳用脚把甲虫踢翻过去,“仔细看看。”

  小马和庄雨柠往甲虫的腹部打量了一眼,立刻倒吸一口冷气:
  这甲虫外壳漆黑,肚子却是血红色的,有几个对称的白点,凑在一起,正好形成了一张人脸的形状:眼睛两边下垂,嘴巴撇起来,有点京剧脸谱的感觉,像是一个人唉声叹气的模样。
  小马二人本以为是图像的巧合,凑近一看,顿时吓得差点掉到泥坑里:这张脸居然是“活”的,眼睛不时眨一下,睁开的时候,眼中还有红色的瞳仁,盯着看的时候,会感觉这张脸越变越大,原本撇着的嘴巴也上翘起来,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小马二人逐渐精神恍惚,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想要触碰这张脸,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他们面前,猛地一个激灵,醒过神来,抬头看去,是叶少阳挡在了他们面前。
  “刚才……怎么回事?”庄雨柠惊声说道。
  “摄魂幻术,一种小伎俩。”叶少阳弯腰抓起那个虫子,扔到地上来,转身问庄雨柠,“家里有白酒吗?”
  庄雨柠愣了一下,“朗姆酒行不行?”
  叶少阳挠了挠头,“那是什么?”
  “一种洋酒,我家里只有那种酒,酒精含量也挺高的,跟我们的白酒差不多吧,你要喝吗?”

  “不是我喝,”叶少阳挠了挠头,“拿来试试吧。”
  庄雨柠转身回到别墅里,没多久便拿了一瓶琥珀色的酒出来,叶少阳让她打开瓶盖,闻了一下,味道有点奇怪。
  “不能用吗?不然我去买白酒。”
  “先别麻烦,试试看。”叶少阳翻转酒瓶,往那怪虫肚子上的人脸上洒了一点酒,那人脸立刻扭曲起来,发出痛苦的惨叫声,没过多久,整张脸便淡化散去,连同虫子的身体一起融化在酒液里。*书*吧, 
  叶少阳又把酒从甲虫全身浇过,过了半分钟不到,甲虫全身融化,地上只有一滩酒,连颜色都没变。甲虫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小马和庄雨柠看的触目惊心。
  “小叶子,这到底什么虫子,为什么遇到酒会化掉?”小马惊奇的问道。
  叶少阳道:“我们上学的时候,学过一篇课文,说汉武帝见过一种长着人脸的虫子,问东方朔是什么,东方朔说叫怪哉-,是冤气凝聚,用酒一浇就化……”
  “对对,我记得这篇课文!”小马打断他,激动的说道,“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怪哉啊,还有吗,我要仔细看看,拍照传到网上,一准就火了。”
  叶少阳哼了一声,“邪灵不入法眼,你拍不出来的。”
  “少阳哥,这虫子……为什么会在坛子里?”庄雨柠最关心还是这个。
  “当然是被人养在坛子里的,也是为了凑阵,原理我就不说了,反正你们也听不懂。”说完再度跳下泥坑,这一次没再砸坛子,而是直接用灭灵钉割坛子的封印,倒进去一些朗姆酒,一声惨叫响过,便再无动静了。
  叶少阳一口气杀死七个坛子里的“怪哉”虫,然后招呼小马一起把坛子搬出去,在地面上砸碎,再把泥坑掩埋,搞定之后,回到客厅,庄雨柠立刻泡了一壶上好的金菊梅,供二人休息饮用。
  三人一边饮茶,一边讨论那个阴箭双鱼阵,这个阵法的发现,更是印证了叶少阳之前的推论,这是一个针对庄雨柠的阴谋。
  “现在只有两种可能,”叶少阳端着茶碗,沉吟道,“第一,花园装修的时候,阴箭双鱼阵就被布置好了,花园的装修,是你自己经手的吗,还是委托给别人?”
  庄雨柠摇摇头,“都不是,这房子是我爸从别人手上买的,当时……花园好像已经就是这个样子了,我喜欢这种简单的风格,所以没做改动。”
  叶少阳点点头,“你爸当然不可能害你,所以只有第二种可能了,有人趁你不在家的时候,在你家花园里布下了这个阵法,光是分金定穴,测算方位,把坛子埋下去,至少需要一整晚时间,你有过一整晚不在家吗?”
  庄雨柠道:“我要是在石城,每晚不管多晚都会回家睡觉,但有时候去外地比赛或做活动,两三天不回来也是有的。”
  “那就是了,”叶少阳叹了口气,“这件事不好查了。”
  小马道:“雨雨你家院子里没监控吗?”
  “监控有,但是我设定的每两个月清除一次存盘,现在只能查到最近两个月的。”
  “那就算了,”叶少阳道,“这阵法至少存在了一年以上,你倒是可以问问你父亲,当时买房子的经过,阵法也有可能是在那之前就布好的,虽然可能不大,但最好还是查一下。”
  庄雨柠点点头,“然后,我们主要还是调查这个胡先生?”
  “当然了,晚上去游乐场。”
  庄雨柠叹了口气,喃喃说道:“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对付我呢?”
  这问题的答案,叶少阳也很想知道,但是没人能够回答,只能靠自己慢慢去调查。
  叶少阳暗暗叹了口气,本以为只是一次简单的开光捉鬼,然而不知不觉中,又卷入了一场麻烦的灵异事件中……
  中午,庄雨柠本想请叶少阳二人吃点好东西,结果谢雨晴打来电话,说那位老保安的家属已经从外地赶到,正在处理后事。
  庄雨柠立刻赶过去,兑现自己的承诺。

  小马跟王平约了吃饭,屁颠屁颠的走了,叶少阳一个人晃到小区外面的小吃街,在路边摊吃了一碗加鸡蛋的炒面,两个烧饼,幸福的回到别墅,上床睡了个午觉。
  傍晚时分,庄雨柠和小马陆续赶回来,庄雨柠看上去有些累,但表情很轻松,像是放下了一件心事。
  “我帮他们家联系了殡仪馆和丧葬,又给了他们家二十万,钱不代表,但也是我的心意。”庄雨柠主动提起这件事。
  “二十万……”小马差点把牙齿咬碎。

  叶少阳瞥了他一眼,“二十万很多?”
  “不是,关键是从法律上说,雨雨是不用负责任的,而且那保安是自愿那么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