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8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你吗?怎么啦?出什么事了?”宁俊琦听不到他的声音,显然是着急了。
  刚才被笔戳到咽喉,楚天齐感觉喉头一阵刺痒,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声音沙哑的道:“我……咳咳。”刚说了一个字,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
  “天齐,你病了吗?要不要紧,要不就去医院吧。”宁俊琦焦急的语气显露无疑。
  “我……咳咳。”楚天齐还是只说了一个“我”字,就又咳嗽起来。
  “你到底怎么了?”宁俊琦声音很大、很急,“要不这样,你等着我,我马上去县城,再把你送医院。”
  “俊琦,我没生病。”楚天齐鼓起勇气,说道,“我,我想你了。”

  楚天齐好不容易才说出了这几个字。其实刚才他之所以咳嗽不止,一是因为被笔碰了咽喉,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想你了”四个字,他老是说不出口。平时如果是以开玩笑口吻的话,他肯定是张嘴就来。可现在不同,虽然他和她有过了一次亲吻,但那只是特殊情况下的一种突发的事情。而且从第二天,宁俊琦就对他冷淡了许多许多。
  所以,他心里没底,他不知道这四个字说出去后,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也许连朋友也做不成了,甚至连同事都没法做了。但是,他现在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他鼓足勇气,终于说了出来。
  手机里好一阵没有动静,只能听到对方粗重的呼吸声,这一静足足有五分钟。而对于楚天齐来说,却不亚于五小时、五天,甚至更长时间的煎熬。
  “你吓死我了。”宁俊琦说了一句模棱两可的话,不知道是指以为他生病,还是被他“我想你了”四个字给吓倒了。
  楚天齐长舒了一口气,但心中更加忐忑,于是,再一次说道:“我想你了,俊琦,你听到了吗?”
  “哈哈,你以为我是聋子呀?”宁俊琦回答。说完,又问道,“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今天是七夕情人节呀,所以我想你了,所以就给你打电话了。”楚天齐现在已经恢复了口齿伶俐的特点了。
  “哦,你是不是看到别人过节,眼红了?所以才拿我开涮。”宁俊琦的语气透着调皮。

  楚天齐感受到了她今天的语气变化,心中窃喜,于是,就调侃的道:“我那是发自内心的话,苍天可鉴。”
  “听你的腔调,就没诚意,你还是想好再说吧。”宁俊琦语气忽然有些落寞,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没想到宁俊琦的语气一下子又变成了这样,楚天齐百思不得其解,心里道:“哎,女孩的心思呀……。”
  楚天齐很晚才睡着,还做了好几个梦,有的记住了,有的醒来就忘了。有一个梦他记得很清楚,是关于昨晚那个省城陌生来电的重演,而且电话那头的主人公也找到了,是曾经的恋人孟玉玲。
  醒来后,想到那个梦,楚天齐也觉得很新奇,没想到梦里还破了案。他现在也认定那个电话应该就是孟玉玲打的,首先日期选的是七夕,是曾经她给他留下刻骨铭心记忆的日子。然后,对方又没有说话,说明对方很矛盾,既想听自己的声音,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并且孟玉玲经常去省城,听说她在省城也有房子。综合以上三个原因,肯定是她无疑了。其实不是做梦破了案,而是在潜意识中他想到了她的可能性。

  楚天齐起床的时候,看到另一张床*上的手提包还是原样放着,说明那个室友一夜未归。他能猜到那个人在干什么,因为昨晚隔壁房间“哗啦,哗啦”响了一夜,肯定是四个人在一起“垒城墙”了。
  楚天齐无心理会这些,洗漱完毕,带上自己的随身物品,到服务台退了押金,走出了党校招待所。
  路边的小吃店已经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楚天齐随便选了一家,要了一碗老豆腐,又要了两根油条,用了十来分钟解决了战斗。
  当楚天齐来到教育局会议室的时候,刚刚八点多,会议室里已经先到了一部分人。和认识的人打过招呼,楚天齐找了一个中间靠边的位置坐了下来。不时有人进来,也不时有人打着招呼,楚天齐纷纷挥手、点头做着回应。八点半多的时候,青牛峪乡总校校长张晓峰进来了,直接坐到了楚天齐旁边,二人随便聊着天。
  九点整,会议正式开始。今天的会议是教育局长主持,主管副县长出席会议,并做了简短讲话。会议的中心议题,还是普及义务教育的那点事,主要是通报在县里检查过程中发现的问题。还好,青牛峪乡软、硬件没有被拿出来说事,但最后教育局长强调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还是把所有的参会者都包含了进去。

  会议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就结束了,楚天齐同张晓峰打过招呼,快速走出了会议室。张晓峰还要在教育局办事,所以楚天齐一个人直接去车站了。
  到车站买了车票,楚天齐坐在候车厅候车。百无聊赖中,他打开了今天一直关闭的手机,准备玩贪食蛇游戏。
  开机画面刚过,一个手机号码就跳了出来,楚天齐看到号码,才想起来今天忽视了一件事情。于是,赶忙说道:“你醒啦?我还以为你睡着呢?要不早就给你打电话了。”
  “少来。”手机里传来岳婷婷不屑的声音,“我从早上七点多,就开始给你打电话,你都关着机,一直到现在才打通。你还说什么怕我睡着,骗鬼去吧。”
  楚天齐“嘿嘿”一笑,说道:“怎么样?酒劲过了吗?”
  “都赖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喝醉。结果,把夏姐身上吐了个一塌糊涂,想起来都难为情。”岳婷婷的话里透着羞赧的腔调。
  “那你肯定是和人家没打招呼,偷跑的吧?”楚天齐逗弄道。
  “你怎么知道?”岳婷婷的声音充满了惊讶。

  “你什么事干不出来?”楚天齐反问道。
  “还说呢,每次遇到你都倒霉。”岳婷婷抱怨道,“第一次遇到你,就被坏人追的无路可逃。第二次碰到你,更是倒霉,不但一夜没睡上觉,还被那个第三者气了一路。这次更不用说,从你一出现,我就差点被淹死,后来差点醉死,半夜又差点渴死,现在头疼的要死。你说说,是不是我的克星?是不是我前世欠你的?”
  楚天齐总觉得她的说法有那里不对头,但又一下子找不出毛病,只好“嘿嘿”一笑,说道:“你还难受吗?要不,我去看看你?”
  “好啊!那你来吧。”岳婷婷停顿了一会,又说道,“你别骗我了,你现在已经在汽车站了,恐怕车票都买好了吧?”

  楚天齐“啊”了一声,四外看了看,说道:“你在哪?”
  日期:2016-07-07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