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8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按着刚才的号码回拨了过去,里面传来占线的声音。再拨还是占线,连拔几次都是这样。
  他手中抓着手机,心中纳闷:究竟是谁呢?
  楚天齐把雁云市自己认识的人逐一排查,然后又从中找出有可能打这种电话的人,进行筛选。他想到了云翔宇、于涛,因为他们有做这种恶作剧的可能。但应该不是他们,如果是他们的话,恐怕早已经憋不住,笑出声了。
  他又想到了几个人,也都一一的排除掉了。最后,锁定了一个人——河西日报社记者欧阳玉娜。

  两个月前,楚天齐因为手机的事被纪委调查,后被送回乡里,还以清白。从宁俊琦的口中得知,是欧阳玉娜主动证明了送手机的事,并以女朋友的身份为自己洗脱了受贿的嫌疑。
  虽然楚天齐把欧阳玉娜的做法,理解成是她为救自己的权益之计,但他心中也明白,欧阳玉娜对自己有感情,也许真有和自己谈恋爱的想法。抛开这些不说,对方救了自己,自己就要感谢。于是,楚天齐给欧阳玉娜打电话,想说感谢的话,可是她却没有接电话,后来干脆就打不通了。
  他这才意识到,欧阳玉娜家庭肯定不一般,肯定不同意欧阳玉娜与自己的交往,所以,她才没有接自己的电话。对于这一点,他倒很看的开,反正他也没想和欧阳玉娜有什么情感的纠葛。至于欧阳玉娜对自己的好感,可能也就是小女孩一时迷惑了心窍,相信时间长了以后,她会放下自己的。
  后来,楚天齐又拨了几次欧阳玉娜电话,想表示感谢。当对方没接电话后,他干脆就不再拨了,他相信欧阳玉娜也明白自己要表示感谢的心意,这就行了。不通电话也好,省得说上几句话后,弄得剪不断理还乱,大家都难受。
  今天,楚天齐之所以判断这个电话是欧阳玉娜打的,也是凭的一种感觉。他感觉她可能是遇到什么事了,想跟自己聊聊吧。也或者是这两个月她想通了,再电话明确一下,让自己不要会错她的意,两人就做一个普通朋友,或者就当不认识,也未可知。但她心里肯定很纠结,所以才没有说什么。
  那样也好,楚天齐心里这样想着,拨出了欧阳玉娜的手机号。
  “嘟嘟”,手机响了好几声,楚天齐以为她又不会接了,正准备挂断,手机里却传来欧阳玉娜欣喜的声音:“天齐,是你吗?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这么长时间你都没理我,是不是你对我有意见啊?或者是你彻底放弃了我?”
  “你都说的什么呀?”楚天齐有些纳闷,但心中不由得疑惑起来:难道不是她打的电话?
  欧阳玉娜委屈的声音传了过来:“我说的不对吗?你都五十多天没给我打电话了,还能不让人多想吗?”
  “我,我给你打电话,你根本就没接呀,现在怎么又赖我了?”楚天齐反问道。
  “真的吗?”虽然是质疑的口吻,但欧阳玉娜的话里透着惊喜。
  “这就奇怪了,我打那么多次你应该能看到号码呀?”楚天齐不解的问道。
  “他们说你连一个电话也没打。”欧阳玉娜随口道。
  “他们?他们是谁?他们拿着你的手机吗?怎么现在手机又在你手里了?”楚天齐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
  欧阳玉娜支吾的道:“他们……他们是谁你就别管了,你今天给我电话,不是问这些的吧?”
  楚天齐赶忙说道:“谢谢你,谢谢你帮我证明。”
  “就这些?”欧阳玉娜问道。

  “就这些。”楚天齐回答。
  “你骗人,那你为什么在今天给我打电话?”欧阳玉娜说道,“今天可是七夕情人节。”
  “我……”楚天齐本想说是误打的,一想不妥,赶快改口道:“你说的他们,是不是你的家人?是不是他们不同意你和我接触?”
  手机里好一阵沉默,才传来欧阳玉娜幽怨的声音:“你怎么知道?我该怎么办?”
  楚天齐不加思索的说道:“那你就听家里的安排吧。”
  欧阳玉娜急道:“你真是这么想的?”

  楚天齐郑重的说道:“嗯,我就是这么想的。”
  手机里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然后传出欧阳玉娜的哭声:“哇……你混蛋……”
  “玉娜,你听我说,我……”楚天齐被她这么一哭,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
  “你说什么?”欧阳玉娜带着哭腔道。
  楚天齐一咬牙,说道:“你还是听家里的吧。”

  欧阳玉娜尖叫的声音传了过来:“楚天齐,你是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大混蛋,呜呜……”
  “玉娜……”楚天齐刚说出两个字,手机里传来了挂断的声音。楚天齐“唉”了一声,说道“这样也好。”,收起了手机。
  楚天齐觉得放下了一件事,可电话另一端的欧阳玉娜却是另外的情形。
  自从上次欧阳玉娜以“女朋友”身份,证明了楚天齐清白后。她的家庭就给她下了通碟:和楚天齐断绝关系,或不再交往。为此,专门让欧阳玉杰回来劝说妹妹。见她仍不思悔改,干脆把她的手机给没收了,让她用另一部手机。并且警告她,如果还不能放下那个小子,还要和那个小子联系的话,家里就会采取手段,让那个小子在官场寸步难行,甚至身败名裂。
  尽管欧阳玉娜一百个不愿意,但为了怕对楚天齐不利,欧阳玉娜还是压制着心中的情感,没有与楚天齐联系。但越是这样,她心里就越放不下他。
  前几天,出了一件事。一位农民有重要的事要联系欧阳记者,但打她的手机怎么也打不通,最后阴差阳错的打到了报社领导手里。报社领导对欧阳玉娜就是一顿批评,欧阳玉娜以此事为由,回家闹腾了一阵,家里才把手机还给了他,但同时警告她要严守承诺。所以,她一直也不敢和楚天齐联系。
  今天,欧阳玉娜父母都出国了,哥哥又不在家。正好在她得以自由的时候,接到了楚天齐的电话。她心中还曾暗喜“心有灵犀”,准备在接听完他的电话后,马上删掉通话记录,以备家长审查。
  谁知道,没良心的东西竟然说了那样的话。怎能不令她伤心,她哭泣着喃喃道:“你怎么就不懂女孩的心呢?”
  因为陌生来电,楚天齐给欧阳玉娜去了电话,结果却是一个乌龙事件,而且还把欧阳玉娜弄了一个哭哭啼啼。这让楚天齐也烦乱不已。
  看着桌上台历显示的七月初七,他忽然感觉内心空荡荡的,忍不住拨出了一个号码。
  手机响了两声就通了,里面传出宁俊琦的声音:“楚副乡长,有事?”

  听到从她嘴里说出的“楚副乡长”四个字,楚天齐感觉心里一阵难受,正放在嘴边把*玩的一支圆珠笔,忽然就戳到了咽喉处,说不出话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