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44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趁正副校长不注意,转过头故意给教导主任和贺树海扮了一个鬼脸。

  我就是要气一气他们。
  教导主任和贺树海看到我扮鬼脸,两个人气得脸色铁青。
  特别是贺树海,气得浑身颤抖,撸起袖子又要打我。
  不过贺树海被教导主任拦住了。
  进了医务室,女校医看到正副校长扶着我,先是一愣随即笑脸相迎询问怎么了。
  梁副校长将事情讲了一遍,让女校医看看我问题大不大。

  女校医点了点头,将我带进了观察室。
  女校医根据我描述的症状开始给我检查。
  检查的时候,我看到女校医里面穿的比较清凉,她低头的时候总是露出里面的花边边,以及那一抹诱人的粉嫩。
  与此同时,我还想起了她上次一会儿捂住上面,一会儿捂住下面的诱人样子。
  我下面当即就产生了反应,搭起了帐篷。

  “嗯?”
  女校医看到我搭起帐篷不由微微皱起眉头和我对视起来。
  我尴尬无比,立即扭动双腿,遮住了不该澎湃的地方。
  为了掩饰尴尬,我还故意干咳了一声,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女校医突然“噗嗤”一声笑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年轻就是火力壮!一个个都是直升机!不像那些老汉,扶都扶不起来,比手扶拖拉机都手扶拖拉机!”
  听了女校医的话,我一阵汗颜。
  我一直以为女校医很保守,想不到女校医也不是省油的灯。
  女校医拍了拍我的肩膀:“起来吧!”
  我点了点头,从床上爬起来。

  女校医摇了摇头,自言自语地感慨起来:“可惜啊!你们虽然是直升机,却不是战斗机,持久力太差!等到了三十多岁,有了足够的经验,战斗力就提升起来了。”
  女校医的话虽然说的很隐晦,但是我知道是什么意思,我刚刚萎靡下去的帐篷又澎湃起来。
  我怕女校医看到后嘲笑我,赶快转过身子。
  女校医拿出一杯凉水放在我手上,指了指我下面说:“喝了吧!可以转移你的注意力。”
  接过水杯,我一口气喝进了肚子里。
  这水居然是冰水,冻得我打了一个寒颤,我觉得牙齿都被冻得生疼,肚子里面更是一阵痉挛。
  “我去,怎么这么凉!”我忍不住呲牙咧嘴地说。
  “我这是专门为你们这些总是喜欢冲动的小屁孩准备的!”女校医笑着说。
  我睁大了眼睛,难道不止是我看到女校医会产生反应,其他男同学看到女校医也会产生反应?
  女校医从我手中接过水杯,指了指我下面。

  我低下头一看,这一招果然有效,帐篷居然塌陷下去。
  “走吧!你这病我这里检查不了!”女医生向门口走去。
  我在心中暗想,你检查不了还检查,浪费时间。
  刚想到这里,我立即意识到一个问题,女校医毕竟是学校的校医,归校长管。无论她能不能检查,都必须走个过程。

  如果她一开始就拒绝校长,校长那样会显得非常没面子。
  大人的世界真复杂,小屁孩的我搞不懂。
  出了观察室,女校医对正副校长说她这里没有精密的医学仪器,什么也检查不了,最好还是去大医院,以免误诊。
  正副校长商议了一下,决定由梁副校长带着我们去医院做检查。
  在梁副校长的带领下,我们坐上校车直奔县医院。
  进了县医院,我接连要求做了好几个检查。
  呆瓜也一样。
  我们两个人所有的检查费用算下来,花了贺树海和教导主任四千多块钱,两个人心疼的直咬牙。
  半个多小时后,检查结果出来了,说呆瓜没有什么大问题,我的脑震荡比较厉害。
  但是为了继续让贺树海和教导主任大出血,我对大夫说我其他好几个地方也非常疼痛。
  大夫也看出来了,我们这属于纠纷。
  大夫怕惹上麻烦,再加上多做检查能多拿提成,立即给我和呆瓜开了好几个大检查。
  去交钱的时候,又是三千多,贺树海和教导主任心疼的差点跳楼。
  我和呆瓜在暗中偷着乐。
  贺树海和教导主任这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做完检查等了一会儿,结果出来了,表明我们还是没有什么事情。
  但是我一口咬定我还是不舒服。
  呆瓜也学我,说全身上下好几个地方都疼。
  “张楠,这位同学,你们能不能适可而止?不要得寸进尺好不好!”贺树海没有教导主任城府深,忍不住心中的愤怒和郁闷,大声地质问我和呆瓜。
  我冷笑起来:“贺老师,那你们打我们的时候为什么不适可而止?现在我把打成这样,让你出医药费你又心疼了?”

  贺树海被我气得七窍生烟,指着我大声咆哮起来:“张楠,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居然这么样污蔑我!我可是你的老师。”
  紧接着,贺树海又满嘴仁义道德地大吼起来:“你懂不懂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道理?你这个人渣!”
  我看着贺树海,讥讽地说:“贺老师,你和教导主任准备合谋陷害我的时候,不知道你们的良心哪去了?是不是被狗吃了?”
  停顿了一下,我继续嘲讽他:“贺老师说我是人渣,不知道贺老师陷害我的时候是不是人渣?”
  贺树海被我说的哑口无言,指着我“你”了半天,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呆瓜在旁边帮腔:“还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真想问一问,你配吗?”
  贺树海攥紧了拳头,脸憋得通红,被气得全身颤抖起来。
  我拍了拍呆瓜的肩膀:“不要说了,他是禽兽,你说的人话他听不懂的!”
  “张楠,你……”贺树海指着我咆哮起来,可是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
  说实话,被气得吐血的场景我只在电视剧和电影中看到过,从来没有在现实生活中看到过。
  今天我算是终于见识到了。
  而且还是被我气得。
  教导主任眼珠子一转,似乎想到了什么,一步走到贺树海面前,假惺惺地问:“树海?你怎么了?”

  不等贺树海说话,教导主任转过头厉声呵斥我:“张楠,你看看你干的好事,居然把贺老师气得吐血了!这件事该怎么办?你说!”
  教导主任一边说,还一边似有意若无意地向梁副校长望去,似乎想让梁副校长主持公道。
  我冷笑起来:“我只是实话实说,难道你们的行为不是禽兽所为?”
  紧接着,我又冷嘲热讽起来:“更何况我又没有动手!你拿什么证明是我把贺老师气得吐血了?请拿出证据?现在是法治社会!做任何事情都讲究一个证据!”
  日期:2016-06-07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