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9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说:“你想问我她是谁吗?”

  不用说,是柳智慧。
  那段时间,我心中,眼中,脑海中,世界中,梦中,全是柳智慧。
  薛明媚懂了,她吃醋了,吃醋到死心了。
  我以为她不会爱的,我以为即便她爱了,也不会那么用心的。

  可是,感情便是如此,她用心了,那么,她是真的会痛的。
  心不动,才不痛。
  我看着杯子,咖啡的杯子,我说道:“记得,你曾经在监狱里,说想和我好好喝一次啤酒。不如,我请你喝啤酒。”
  薛明媚说好。
  买单下楼了后,我问她:“想去酒吧,还是去唱歌,或者。”
  薛明媚手一指,那边,那个烧烤摊,就是我经常去的烧烤摊。
  我说:“去烧烤摊?”
  薛明媚说:“嗯。”

  我说:“你现在的气质,烧烤摊已经配不上你了。”
  薛明媚说:“在监狱里,每天晚上梦见最多的,想的最多的,不是出去。”
  我问:“那是什么。”
  薛明媚说:“肉。想吃肉。”
  她看看我,然后坏笑了一下,**了**嘴唇。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让我春心大动。
  我说:“别玩我了。”
  她走向烧烤摊,点了一堆烤肉。
  打开了啤酒。
  百威的。
  有清江的,就是贺兰婷做的啤酒,王达代理的,但,不想喝那个,毕竟那味道,和百威比还是差很多,不过呢,便宜,比百威可便宜了一大半。
  这也是能在农村,大排档烧烤摊这些低端市场可以大卖的原因。
  两人碰杯,薛明媚说:“这个愿望,等了那么久,终于实现了。我还以为会等到我三十五岁的时候。”
  我说:“你以前在监狱的所有愿望,都会实现的,努力吧。”
  薛明媚说:“会实现,但是很难。所以,很难的可能再怎么努力也实现不了了。”
  我说:“呵呵,别这么灰心。”
  她举起杯子,我们两又干了。
  她拿了烤串,烤热狗,吃了起来。
  我看着她的红唇,想多了。
  吃完了后,她擦了擦嘴,说:“不够辣。”
  我对老板说道:“老板加辣。”
  她的手机响了,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接了,说:“我没事,正在有点事,回去再说。”

  说完挂了电话,应该是和小弟们说的,她小弟们找不到她,所以给她打来了电话。
  我说:“挺威风。”
  薛明媚说:“在嘲笑我吧。”
  我说:“怎么嘲笑,手一挥,上千小弟为你前仆后继。”
  薛明媚说:“没你威风。”
  我呵呵笑笑,说:“我真没想到你出来了后,走了这条路。”
  薛明媚说道:“忘了曾经我在监狱和你说的那些吧,想着是一回事,真正却不能这么做。我不会老老实实的跟着你,做一份工作,好好做一个好人的。”

  我问:“为什么。为什么不行!难道,荣华富贵就那么重要,甚至付出身体灵魂也行吗。这就是你成功的速成之法吗。”
  薛明媚说:“我在你心中,那么俗?”
  我问:“难道你说,你不是为了荣华富贵,为了享受,为了豪车豪宅,为了过人上人的生活,所以才这样子吗。”
  薛明媚说:“我自己不会努力挣吗。”
  我说:“那是为了真爱?”
  薛明媚说:“我在讨好他你看得出来吗。讨好维斯。我对他有好感,可我并不爱他。”
  我问:“那你为什么要这样?有什么难言之隐,你说啊,我帮你啊!”

  薛明媚摇摇头,说:“你,帮不了。”
  我说道:“帮不了?你说,你说给我看。如果是说很多钱,有几千万,几百万,可能我真的帮不了你。”
  薛明媚沉默了一会儿,说:“喝酒吧。”
  我举起杯。
  她直接拿了罐装的,打开,就仰脖子喝了。
  我看着她,或者,她真的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她从未对我说起过的东西。

  我看着她,喝了一罐啤酒,又打开了一罐。
  我问道:“可以说说吗。”
  她看看我,嘴角动了动,然后看着台面,却什么也不说。
  我问道:“怎么了,还是想着如何去掩饰?甚至,你连我你都动手。”
  薛明媚举起一罐新开的啤酒:“干杯。”

  我说:“我不干。”
  她自己碰了我的啤酒,然后又是一口气喝下去。
  我抓住了她的手:“别喝了行吧!”
  她被我抢过了啤酒,放在了桌子上,我说:“喝是喝,别这么喝。”
  薛明媚看了看我,说:“让我喝完,我告诉你为什么。”
  薛明媚既然说喝完了就说,我给她喝。
  我拿着这罐啤酒,给她,和她碰了。
  她拿着罐,我拿着杯子,两人干杯后喝完了。
  薛明媚看了看我,问道:“我有一次申请到出来探亲。”

  我说:“我知道,我陪你出来的。”
  薛明媚说:“嗯,记得我去哪里了吗。”
  我说:“墓地。无字碑。”
  薛明媚说:“我没有家,没有亲人了。”
  我说道:“你没和我说过。我也没敢问。因为,有可能你的好奇追到底的问题,就是别人内心隐藏到深处最痛苦的东西。”
  薛明媚说:“那确实是我最痛苦的事。”
  我说:“如果你觉得难受,可以不说。”
  薛明媚说:“对别人我不会说,可是对你,我只能说。”
  我说:“为什么。”
  薛明媚说:“我知道你难过,你想太多,你把我以为成了那样的人,我不想说,也只能说了。省得你难受。”

  我说:“呵呵,你又知道。”
  薛明媚说:“你知道我进去坐牢的原因吧。”
  我说:“知道,捅杀**,捅男朋友。”
  薛明媚说:“他比我先出来了很久,他才进去几年。用钱摆平了一切,很快就出来了。”

  我说:“这我知道。”
  薛明媚说:“他恨我,恼我。我家人去找他闹过,他找人把我家人整死了。我让外面的我朋友帮忙安葬家人,立碑,全是因为我,把家里搞成这样,如果不能给家人报仇,我没脸给他们墓碑上写下立碑的我的名字。”
  我说:“你要报仇?你加入环城帮,是为了报仇?”
  薛明媚说:“是。”
  我说:“你那男朋友什么来头。”
  薛明媚问我:“你在这城市黑道混了多久了。”
  我说:“不是很久,一年都不到。”
  薛明媚问:“你听过四联帮吗。”
  日期:2016-06-07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