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40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雨说着,对着我踢了一脚。
  当然这一脚是隔着空气踢的,根本踢不到我。

  我假装中招,装出痛苦异常的样子,扭曲着脸说:“小雨,你太卑鄙了!居然用上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无影腿,我张家就因为你这一腿绝后了!啊!”
  说到最后,我仰起头假装向后面倒去。
  估计是往后仰头的时候速度太快了,我的头顿时一阵眩晕。
  我赶快捂住头蹲在了地上。
  小雨以为我还是装的,大笑着说:“张楠,怎么样了?我的无影腿厉不厉害?”

  我没有心情说话,对她摆了摆手。
  这该死的脑震荡,后遗症居然这么大。
  看来以后一定要听大夫的话,不爬高,不做剧烈运动。
  “张楠,你怎么了?”小雨看出我不对劲,走到我身边问我。
  我将实情告诉了小雨。
  小雨立即扶起我,要送我去医务室。
  我摆了摆手说不碍事,只要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小雨蹲到我面前,关切地看着我。
  我从小雨的眼神中能看出,小雨对我是真的关心,这种关心是发自肺腑的关心,做不了假。
  我这个人估计是因为从小缺爱,长大缺钙,只要有人对我好,我就想成千倍成万倍地对别人好。

  现在看到小雨对我这么好,我真想将小雨抱在怀里,为她遮风避雨。
  休息了一会儿,我好多了。
  我慢慢地站起来,不敢猛地站起来,我怕我又头晕。
  小雨关心地问:“好点了吗?”
  我点了点头:“大夫说恢复期是两个月,只要过了两个月就没事了!”
  小雨看我好了,她不由松了一口气。
  我们两人肩并肩地向教学楼走去。
  路过教学楼后面厕所的时候,我看到一帮人好像在打架,而且是七八个人围着一个人在打。
  像这种事情,在我们这种渣渣学校太多了。

  我也懒得去看,直接和小雨向教学楼大门走去。
  不过我听到有人好像在骂我。
  “你个傻叉,你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德行,连老子的事情也敢管!老子就是说了,张楠他就是个被包养的怂货怎么了?有本事你去告呀!他奶奶个嘴的!”
  听声音好像是旺哥的声音。

  这小子居然又在我背后说我坏话,真是头猪,记吃不记打。
  “给我打!打死个收破烂的!”旺哥大声地吼着。
  我本来不想惹事,但是有事来找那就另当别论了。
  我大步流星地走到旺哥他们背后,他们根本没有发现我,还是围着一个人在打。
  被打的人居然是呆瓜。

  “吗的!还说自己是张楠的小弟,你们简直是一丘之貉!一个是**养的,一个是收破烂的!哈哈哈!”旺哥一边打呆瓜,一边大声地骂。
  听到旺哥的话,我大概已经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旺哥说我坏话,呆瓜帮我出面,不让旺哥说我坏话,还自封是我的小弟。
  旺哥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开始收拾呆瓜。
  我没有想到呆瓜居然真的把我当大哥了。
  我大声说:“旺哥,你又在我背后说我坏话了?”
  旺哥打的起劲,没有听出我的声音,扇了呆瓜一个耳光后,转过头破口大骂起来:“哪个鸟人管老子的……”
  当旺哥看到我后,脸色立即变得一阵铁青。
  其他人看到我后,也赶快收手,站到了一边。
  呆瓜看到我立即“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指着旺哥说:“楠哥,他骂你,我不让他骂,他还打我!”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怔怔地看着呆瓜,没有想到呆瓜居然给我跪下了。
  看到呆瓜给我跪下,我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上一次呆瓜就给我跪下了,要跟着我混,我没有答应。
  这是呆瓜第二次给我跪下了。
  旺哥第一个反应过来,走到我面前谄媚地说:“楠哥,你别听他胡说八道!他脑子有问题!我怎么可能骂你呢!楠哥,我想跟着你混,不知道你愿不愿意收我?”
  旺哥怕我收拾他,极力地讨好我,还说要跟着我魂。

  呆瓜大声地说:“楠哥,我是真心的!”
  旺哥也赶快说:“楠哥,我也是真心的!”
  我看了一眼呆瓜,看了一眼旺哥,突然摇了摇头冷笑起来。
  我没有理会旺哥,走到呆瓜面前将呆瓜扶起来。
  呆瓜激动地看着我,知道我接纳了他。

  旺哥等人脸色一片铁青。
  我对呆瓜说:“刚才谁打了你,你给我打回去!”
  呆瓜眼中闪过两道精光,激动地点了点头。
  我怕旺哥等人反抗,又对呆瓜说:“谁如果敢还手,我叫我干妈送他去医院,打断他的腿,打断他的肋骨,就像韩磊一样。”
  呆瓜就像拿到了尚方宝剑一样,“啊”的一声吼起来,首先向旺哥冲去,将旺哥扑倒在地。
  呆瓜抡起拳头“噼里啪啦”地狂揍在旺哥的脸上。
  他一边打,一边大声嘶吼起来:“我让你欺负我,我让你欺负我!我要打死你,打死你!”
  旺哥被我的话吓住了,不敢奋力反抗,只敢遮挡。
  不一会儿,旺哥就被呆瓜打的鼻青脸肿,甚至都流出了鼻血。
  呆瓜打着打着,突然失声痛哭起来,将心中的委屈全部发泄了出来。
  看到呆瓜的样子,我也深有同感。
  我这些年也活的无比憋屈,被人骂,被人打,被人羞辱。好不容易有个疼我的干妈,却被人说成是被包养。

  我真想对那些人大骂一句,我去年买了个表。
  呆瓜打完了旺哥,又向打他的其他人冲去。
  呆瓜左右开弓,噼里啪啦的耳光声接连响起,听的我畅快无比。
  有我镇场子,这些家伙一个个站在原地不敢动,任凭呆瓜拳打脚踢。
  打了一会儿,呆瓜似乎也打累了。
  “哥!我谢谢你!”呆瓜走到我面前,无比认真地说,眼睛中满是真诚。
  我拍了拍呆瓜的肩膀,张开嘴想安慰他,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哥!我以前活的猪狗不如,现在终于变成……人……了!”呆瓜说前半句的时候,语气和语速还特别正常,但是说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突然再次失声痛哭起来。
  我非常理解呆瓜的感受。
  很多人此刻估计不理解呆瓜,在他们看来,一个大男生哭成了这样,简直不像个男人。
  那是因为这些人没有经历过那深深的磨难。
  当你天天被别人欺负,天天被别人压迫,甚至连头都不敢抬起来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有一个人让你抬起了头,重新活成了人,心中的那种激动就像火山一样会爆发出来。
  当年我从家乡转学来这里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那是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因为没有人再知道我爸是**犯,我外公是杀人犯,我妈是个不要脸的烂货,更没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说我是杂种。

  我拍了拍呆瓜的肩膀,然后转过头对所有围观的人说:“你们给我听好了,从今天起,呆瓜就是我的人,谁如果敢打他,那就是在打我!”
  旺哥从地上爬起来,站在一边不敢说话。
  其他的人也低着头不敢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