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05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丁长生在盘算自己的钱还够不够用,从杨凤栖那里借了十万,还剩五万,但是这套首饰要十六万,而且看起来的确是不错,很配顾晓萌,就连戒指戴在手上,指环的粗细都合适,就像是量身定做的一般。 
  "嗯,可以刷信用卡吗?"
  "可以的,先生,先生,您真的决定要这套首饰了吗?"营业员虽然心里激动,但是还是强做镇定道  。
  "你帮她试试吧,看看有没有不合适的地方"。丁长生说道。
  "我真的不想买,太贵了啊"。顾晓萌转过身,小声对丁长生说道。
  "听我的,买,一辈子不就这么一回嘛"。丁长生笑道,亲自拿起项链让顾晓萌转过去,给她戴上,又把戒指也给她戴上,但是耳环则是营业员帮着戴上的。

  "嗯,不错,很好,去刷卡吧"。丁长生将两张卡递给了营业员。
  "可是,我还是觉得太贵了,你这钱是哪来的,不会是贪污受贿的吧?"顾晓萌知道丁长生在老家海阳县有个蓝莓种植基地,但是这钱花的也太容易了吧,她看到丁长生连眉头都没皱一下,虽然心里欢喜,但是该有的态度还是要表现出来的。(.
  "我会是那样的人吗?再说了,就是贪污受贿的,反正有你给我送饭呢,我怕什么,到时候我进去了,你就天天给我送饭去呗"。
  "去你的,呸呸呸,乱说,我再问你一遍,这钱真的没问题?"顾晓萌又小声问道。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底线的"。丁长生摸了摸顾晓萌的脸,顾晓萌居然没有躲开,任凭丁长生略显粗糙的手划过自己的脸庞,非但没有感到害羞,反而在自己的内心里渴望这种抚摸持久一点,再持久一点。
  一切手续都办完后,丁长生和顾晓萌一起出现在了医院里,这让杨晓喜出望外,而且女人的心思永远都比男人细,杨晓一眼就看到了女儿手上的戒指,但是还没问出来,就被顾晓萌拉着出了病房的门。
  而丁长生则留在了房间里陪着顾青山说话,很可能马上就要召开常委会,而新湖区书记的人选问题现在估计是讨论最热的问题了。
  "干爹,石书记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召开会议,我问他,他说他给你打电话"。
  "后天上午召开常委会,看来这是一场恶战啊,不知道这个常委会会不会是我的最后一次常委会了?"顾青山说到这里时,显得很落寞,人只要在舞台上,总会有谢幕的那一刻,其实这也是我们个人应该早就知道的,而且是从登上舞台那一刻就该明白的  。
  "干爹,我怎么听说开发区的陈炳泰有可能出任新湖区的书记啊?"丁长生不想就顾青山的病情做太多的探讨,所以干脆转移了话题。
  "这只是来自各方面的意见,到底怎么样还没有定论呢"。顾青山说道。
  "那陈炳泰是谁推荐的,他可是当时蒋文山伸到开发区的一只手,蒋文山走了,现在这只手被谁拾起来了?"丁长生就想知道到底是谁在支持陈炳泰这个混蛋,临走临走摆了自己一道,自己要是不找回来,那他还是那个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丁长生吗?
  "你肯定想不到,是你的老乡,司南下同志"。顾青山微微一笑说道。
  "他怎么会和司书记搭上的线,而且这个家伙在开发区将开发区经营的一塌糊涂,放在新湖区这么重要的位置上,这合适吗?"

  "合适不合适不是你说了算的,再说了,把谁放在哪个位置上,那是上级的意志,你记住,有时候,把谁放到哪个位置上,合适不合适那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你是谁,谁把你当成谁,这才是最重要的,明白吗?"
  "明白,干爹,你说那么复杂干什么?也就是说干不干活不重要,干成什么样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占住这个位置,对吧"。丁长生削了一个苹果给顾青山。
  "臭小子,说那么直白干什么"。
  "可不就是这样吗?外行领导内行的事多了,畜牧局的局长当教育局长的事多了,人家还说合适呢,可不就是占个位置嘛?"
  "你小子,嘴还是那么损,这样不行,要想能走的远,要记住,管住自己的嘴巴很重要,不该说的话不好说,不该吃的东西也不能吃"。顾青山恨不得将自己这几十年的经验一夜都传给丁长生,但是他也知道,这不现实,所以逮住机会就会敲打丁长生。
  "可是如果陈炳泰真的如愿以偿的话,这对石书记很不利啊,陈炳泰还不算蒋文山的死忠,所以,陈炳泰的上位,很可能会引发一系列的效应,蒋文山在湖州的时间不短,陈炳泰将会起到一个非常坏的带头作用,让蒋文山的那些旧部不再迷茫,只要选准了投靠的对象,是可以有出路的"。丁长生沉声说道。 
  "何止是不利,是非常的不利,虽然刘成安被扫下去了,但是上来的却是蒋文山的另外一个部属,这没有什么区别,蒋文山这些年在湖州经营的那是风雨不透,很难说有哪个干部真的和蒋文山没有一点关系,如果是没有一点关系的话,要么就是外面调来不久的,要么也到不了一定的位置上,所以,陈炳泰如果如愿了,这会给原来蒋文山的旧部一个很明显的信号,那就是可以改旗易帜了,而且改旗易帜之后还可以得到重用,这才是最难办的"。  顾青山一气说了这么多的话,有点气喘,所以停下不说了。

  "那,石书记会想到这一点吗?"丁长生担心道.
  "他啊,哪会想不到这一点,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一次我们提出来的人选是清河县的县长杨程程,但是至于能不能成,那都是另外一回事了,尽人事听天命吧"。
  "嗯,对了,干爹,还有件事,我一直拿不准该怎么办,是现在办,还是等市里这起人事调整完了再采取措施?"
  "哦?什么事?"顾青山一皱眉道,他感觉丁长生这小子好像又要惹祸了,对于他来说,他现在希望的是丁长生能够平平安安的混几年,混出点成绩来,只要自己不死,拼着这些年拉上来的那些干部,再给丁长生的上升助一把力,真是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才算是真的无所遗憾了,但是现在自己的病情不稳定,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而且丁长生这小子没有个长性,到处插手,到处惹事,真是不让他放心。 

  "是这么回事,开发区的财务处的张婷……"丁长生将开发区开车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但是随着丁长生的分析和诉说,顾青山陷入了沉思,一直到丁长生说完,顾青山都没有表态,这个时候杨晓拉着顾晓萌进来了,高兴之情溢于言表  。
  "你说你这孩子,买这么贵的东西干么,这要是戴着出去,是不是还得请个保镖啊?"杨晓笑盈盈的问道。
  "我觉得,只有这套首饰才配的上晓萌姐"。丁长生讪讪笑道,还有点不好意思了。
  顾青山这才注意到顾晓萌手上的钻戒和耳环,而项链因为在衣服里,所以没有看到,可是看到顾晓萌羞涩的表情,他的心里也明白了怎么回事,但是在他眼里丁长生这个家伙虽然什么都好,可是在感情上一直没有什么长性,也不知道他和自己女儿发展下去到底是福是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