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8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岳婷婷在上初中的时候,父亲受了重伤,全家就靠妈妈一个人操持。那时,她上有爷爷、奶奶,下有弟弟,父亲的病还需要昂贵的药品维持,因此一家人生活很清苦。后来,母亲终于不堪重负,带着年幼的弟弟走了,走的时候留下了一张纸条和一千块钱。受重伤的父亲受不了这个打击,没几天就一命吾呼了。那时,岳婷婷正在读高二,面对这样的情况,只得退学在家,祖孙三人相依为命。

  岳婷婷的爷爷有哮喘病,一到秋冬的时候会更严重,奶奶身体也不是太好,于是岳婷婷到玉赤县宾馆做了领位员。靠着自己的努力,她从领班做到大堂经理,又做到前台经理,后来还兼任了客务部副经理。再之后的经历,楚天齐就都知道了。
  了解了岳婷婷的经历,楚天齐对他的任性也就理解了很多。岳婷婷年少时,多次遭遇变故,未真正成年便担负起了生活的重担。因此,她的个性就很要强,她相中的东西就千方百计想弄到手。楚天齐觉得,她之所以对自己这样,可能也是这种心理吧。
  楚天齐还知道,柳文丽对岳婷婷很关心,所以她和柳文丽也很亲。岳婷婷以为正是宁俊琦的出现,才使楚天齐没有选择表姐,因此,她才把宁俊琦视为了第三者,才会伸进一脚,和宁俊琦竞争,让对方承受第三者插足之痛。
  楚天齐想明白了这些,对于岳婷婷的任性又有了新认识。他觉得那正是她率性、善良的体现,只不过是由于缺乏成*人的及时引导,有时才变得不管不顾、任性而为。所以,才会干出在西餐厅喝高度白酒的事。同时,他也纳闷,怎么这么高档的西餐厅,会备有这种不合氛围的东西?
  “天齐哥,你知道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岳婷婷含糊不清的说道。
  看着她醉的不轻的样子,楚天齐应付道:“不知道。”

  “你糊弄我。”岳婷婷抬起迷离的双眼,说道,“今天是七月初七,是我们自己民族的情人节。”
  “哦,是吗?”楚天齐一边应着,一边自语道:“又到七月七了。”
  “扑通”、“叭”两个声音在屋子里先后响起。岳婷婷趴在了桌子上,她醉了。她的胳膊碰倒了桌上高脚酒杯,酒杯滚落到地上,摔碎了。酒杯里的液体洒到了桌上,也流到了地上。
  岳婷婷刚才还在喋喋不休,现在却一下子醉倒了。这让楚天齐没有任何思想准备,一下子显得很是手足无措。他站起身,来到岳婷婷身侧,试着把她拉起来。但岳婷婷已经烂醉如泥,任他如何呼唤和拉扯,都没法把她弄走。看来只有抱着她,或是把她的手搭到自己脖子上,背她走了。

  如果要背她或抱她的话,胳膊和手自然要碰到她的胸部,这让楚天齐很不适应,因为从他本意,不想和这个女孩发生那怕一点儿的身体触碰。以前他是怕她粘到自己身上,现在是觉得她挺可怜的,他不忍心自己好心办坏事,让她以为自己对她有意,从而无意中对她造成了伤害。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总不能就让她一直在这里趴着吧。楚天齐心一横,自己一个大小伙子扭捏什么?权当是医生给病人看病吧,何况自己只是把他弄走,和医生的解开衣服检查又不一样。于是,他伏下身子,用一只手把她的头扶到自己肩头,准备用另一只手揽住她的双腿,把她半扛着抱走。
  “笃笃”,敲门声响起,楚天齐说了一声“请进”。手还没有从岳婷婷的身上拿开,门一开,一个人走了进来。
  这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身材高挑,圆脸、大眼。女人留着齐耳短发,穿着银灰色半袖上衣,下身是银灰色一步裙。最明显的标志是,上衣别着一枚胸牌。楚天齐仔细一看,胸牌上标着“总经理”三个字。
  此时,楚天齐已经站起身。女人也在观察着他,看着这个只闻其名、未见其面的玉赤名人。
  “楚乡长,你好,我是本店总经理,我姓夏,是婷婷的朋友。”女人自我介绍着,向楚天齐伸出了右手。
  “夏总,你好。”楚天齐礼貌的与对方握了一下手,松开了。
  “我来照顾她吧。”夏总说着,走到了岳婷婷的身后,轻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婷婷,我是夏姐。你怎么真的喝醉了?”
  好半天没反应的岳婷婷,忽然抬起头,靠在椅子上,摇晃了几下。然后吃力的睁开眼睛,看了看楚天齐,又看着夏总,含糊的说道:“夏,夏姐,谢谢你,我没喝多,夏姐。”说完这几个字,她身往后仰,靠在椅子上,发出了鼾声。
  看到岳婷婷认出了夏总,楚天齐心中踏实下来。他刚才还在考虑,要不要把岳婷婷交给这个夏总,现在看来,交给她要比自己来照顾合适的多。于是客气的说道:“夏总,谢谢您!麻烦您了。”
  “楚乡长,这就见外了。婷婷从第一天参加工作,就是我带的,我带了她将近三年,我算是她的师傅,平时我俩更是情同姐妹。”夏总微笑着道。同时按了桌旁的一个小按钮。
  “哦,失敬失敬。”楚天齐拱手道,“夏总,就麻烦您了。”
  说完,楚天齐看了看岳婷婷,又向夏总点了点头,向外走去。
  “楚乡长,你要去结帐吧?不用了,婷婷已经结了。”夏总叫住了楚天齐,说道,“本来我是不准备收她钱的,可她说什么也非要给。而且还说,平时都是你请她,给她买礼物,她担心你今天还要抢着结帐。她怕自己喝多了,就先结了,我也就只好按三折成本价收了。”
  楚天齐没有说什么,站在原地看着依然在呼呼大睡的岳婷婷。

  “她果然喝醉了,看来她今天就是在买醉啊!”夏总看似自言自语的说道。
  正这时,有两个女服务员进来了。她们和夏总一起,把岳婷婷扶走了。
  夏总让楚天齐放心岳婷婷,楚天齐道了谢,走出了西餐厅。
  来到街上,到处可见红男绿女,成双入对的依偎在街角,漫步在街头,或钻到幽暗的所在。

  楚天齐从西餐厅出来,穿过美发一条街,从小路向党校招呼所走去。顺小路回去,要比大路近好多。虽然路况稍差一些,路灯也昏暗了一些,但步行回去,不受任何影响。
  刚走出两步,楚天齐就感觉身后有人,听声音还不止一个。一开始的时候,她没有太放在心上。才晚上九点钟,当然有人走路了,而且自己觉得走小路要近好多,肯定也有别人会这么认为的。
  走着走着,楚天齐觉出了异样,他判断这几个人是跟踪自己的。因为,从声音上可以听出,自己走的快,他们也走的快,自己慢,他们也慢。中途楚天齐故意蹲下系鞋带,其实鞋上根本就没有带子,这时后面就没有了走动的声音,说明对方也停了下来。从声音上来判断,对方离自己有段距离,本来一般人是听不到他们走路声音的,可楚天齐练功练的耳聪目明,岂是一般人可比拟?
  日期:2016-07-0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