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8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实际上,我当时和彩姐说的,不如先做饭店,和黑明珠合作,赚少点也没事,她就不同意。我就是为了让黑明珠帮忙走关系,帮忙对付敌人,因为彩姐的能量已经搞不定这些敌人和上面的那些关系了,唉,真不知道她固执着什么。
  我也只能随她了。
  陈逊说,沙镇那边,这两天,环城帮拉过去的人越来越多,调兵遣将,反倒是霸王龙那边,静悄悄的,没一点声音,很反常,找人在那里盯着了。
  我说盯着吧。
  自从柳智慧出逃后,我就没有什么心思放在那些事上面了。
  谢丹阳给我打来了电话,说过来我这儿住。
  我其实不是很想她来,倒不是不喜欢她这人,而是她要和我去开房,我乐意,但是来我这里住,涉及到了我的**,特别是手机放在家里的时候,怕她乱翻。
  唉,谁让我活得那么复杂。
  我说道:“你在哪啊。”
  谢丹阳说:“在公寓门口。”

  我问:“靠,你怎么进来的。”
  谢丹阳说:“跟别人上来的,别人开门就进来。”
  好吧,跑去给她开了门,她进了我家。
  进来后,她说道:“你是不是不欢迎我来啊。”
  我说:“没有,很欢迎。”
  谢丹阳说:“你口气就不是很欢迎。”
  我问道:“吃饭了没有啊。”
  谢丹阳说:“吃了。”
  她坐下来了,拿着我桌上的东西玩着。
  我说:“真不打算回家了啊。”
  谢丹阳说:“回去他们就念紧箍咒,我快要烦死了。”
  我说:“这对父母来说,真是一件惊天动地的事。”
  谢丹阳说:“让他们一点时间慢慢接受吧。”
  我说:“你还让他们慢慢接受啊。唉,如果我有你这么样子的女儿,我直接就疯了。”
  谢丹阳说:“他们现在也疯了。差不多疯了。”
  我说:“唉。孽子啊。”
  在追求自己终生的幸福上,无论是李洋洋,朱丽花,谢丹阳,贺兰婷,都一样的身不由己,被自己的父母逼着,家人逼迫和她们所不喜欢的男人交往,可是她们表现出来的,都不同,李洋洋反抗过,后来却还是妥协了,因为不想看到父母不高兴,她心软了。
  而朱丽花,她家人一直就是要介绍当兵的给她,她也反抗,但是她自己也矛盾纠结,她也想她未来的老公是她们家要求的当兵这样的,可是对家人介绍的人,她都看不上。
  至于谢丹阳,明显的是要和家人磕到死了,是打算和徐男一路磕到民政局了。家人就是怎么样逼她,就是要断绝关系,她都要追求她幸福了。
  最厉害的,却是贺兰婷,最嚣张的,也是贺兰婷,谢丹阳还被家人打哭,贺兰婷我看她那样,都想打她家人了。她家人介绍的男的,不是被她打就是被她骂走了,而她的妈妈,也被她骂的狗血淋头,唉,有这么个女儿,才真正的气死。她家人已经是拿她没有办法。
  不过如果我有女儿,我一定尊重她的选择,而不是一味的以自己的想法来强加在她的头上。
  但真的能尊重吗?
  例如,如果自己的女儿搞基,要嫁给另外一个女的,我真的会尊重她的选择,让她走那么一条路吗?
  答案当然不愿意,可如果她一定要这样呢,怎么办?
  我想,我到时候一定多生几个才行。
  谢丹阳说道:“你家人会逼着你结婚吗。”
  我说:“呵呵,当然不会。”
  父母老实巴交的农民,还能怎么逼呢,他们都是木讷的老实人,没有多少的想法,孩子怎么样都由着孩子了。
  谢丹阳说:“做女孩子就是亏。好像生下来就是欠着父母的。”
  我说:“做男孩子也有做男孩子的苦。话说,要不你直接和徐男自己租一个公寓得了,多好啊。”
  谢丹阳说:“你是在嫌弃我吗。”
  我说:“这怎么可能呢,你那么漂亮,我欢迎还来不及,怎么敢嫌弃。”
  谢丹阳说:“那你怕麻烦。”
  我说:“是怕你们麻烦。你们两要亲密什么的,还是找私密的地方,不然啊,被你家人又看到啊什么的总是不好嘛。”
  谢丹阳说:“不想找。等想找再说。”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谢丹阳凑过来看。
  我一看,是陈逊,我对谢丹阳说:“看嘛呢。”
  谢丹阳说:“看你今晚还要收留谁来睡觉。”
  我说:“哪有,我那么纯洁的男人,怎么会呢。”
  谢丹阳说:“你纯洁?我不相信。你带着别的女人来睡过觉。我发现了。”
  我先按掉了陈逊打来的电话,说道:“你发现什么了。”
  谢丹阳说:“另外一个女孩子的在你床上的长发,不是我的。”
  靠,是梁语文的长发,她在这里睡过。

  谢丹阳说:“还不承认啊。”
  我说道:“怎么承认啊,我根本就没有带过女孩子来,我很洁身自爱的。”
  谢丹阳说:“我没说你不洁身自爱呀。”
  我说:“那你说我带女孩子来过夜,那肯定不是夸我洁身自爱了。”
  谢丹阳说:“你不承认?”
  我说:“不承认。”

  谢丹阳说:“在洗手间,我也发现了她的长发,她是谁。”
  我说:“我说了没这人。”
  谢丹阳说:“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确定吗。”
  我说:“不就是几根头发吗。”
  谢丹阳说:“我见到她了。”
  我说:“你胡扯吧。”

  我怀疑,谢丹阳是不是真的和梁语文撞上了。
  谢丹阳说道:“她这里,头发是平刘海,然后长发,后面的,身材较高,可能比我高一些,人挺高的,但是看起来,比较温柔,纯净。”
  当谢丹阳一说那刘海,我就几乎说肯定是梁语文了。
  我靠,她真的和梁语文见了?

  我问道:“你,你怎么知道?”
  谢丹阳说:“我说了,我撞见了她了。”
  我问:“在哪见的。”
  谢丹阳说:“这里,门口。”
  我说:“我不相信!她不可能来这里找我!”

  谢丹阳说:“嗯,其实是楼下的门口。”
  我将信将疑的看着谢丹阳。
  谢丹阳说道:“我真的见了她了。”
  我问:“什么时候。”
  谢丹阳说:“前几天来你这里的时候。”
  我说:“那晚你喝多了,我带你来,她怎么见你了?”
  谢丹阳说:“我半夜起来,拿着钥匙下去楼下二十四小时便利店买饮料了。”
  我问:“你半夜起来,去买饮料,然后见了她了?你这不是鬼扯吗。”
  可是我想,的确啊,这里还有那瓶饮料呢,我还没扔。
  我说:“还有,她半夜的在下面干嘛,还有,她怎么知道是你。”
  谢丹阳说:“也许她看到了我和你搀扶着回来了,然后她就在下面坐着,然后我出去,见到她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