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38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主任,我重新强调一下。韩雪的事情丨警丨察已经给出了定论,与我无关。我想我不需要解释了吧!至于韩磊的事情也与我无关,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去问韩磊!”
  我直接将事情推到了丨警丨察和韩磊的身上。
  教导处主任发现我没有上当,转动了一下眼珠,转过头向贺树海望去。
  贺树海赶快从沙发上坐直身子,表示对教导处主任尊重,同时对我大声和呵斥起来:“张楠,你要实话实说!人生在世,谁能无错。只要能改过就是好样的!”

  说罢,贺树海还给了我一个鼓励的眼神。
  贺树海真是个人渣,居然还想诱导我。
  如果现在是一个脑子不灵活的笨蛋,估计就上当了。
  我去你吗的,什么垃圾老师,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呢!
  有些事情可以做错,有些事情不能做错。
  比如说打架斗殴这种事情可以犯,因为犯了可以再改。但是杀人放火这种事情千万不能犯,犯了没有人给你机会。
  我外公为了要账弄死了债主,直接被判处了死刑。
  谁给过他机会。
  我不屑一顾地说:“我没有做错,为什么要说我犯错?”
  贺树海见我不承认,立即暴跳如雷,指着我大声呵斥起来:“狡辩!你好好的狡辩!昨天是谁爬上了墙头?”

  我说:“爬上墙头我承认,这是我的错。但是不能因为我爬上了墙头犯过错,就认定我韩磊和韩雪的事情也是我干的吧!更何况丨警丨察已经给出了结论,难道贺老师比丨警丨察都具有权威性!”
  贺树海“噌”的一下站起来,抡起胳膊就要扇我耳光。
  我捂住头,对教导处主任说:“主人,我有脑震荡,我如果脑震荡发作,医药费很贵的!”
  教导处主人愣了一下,赶快阻止贺树海:“贺老师,教育学生怎么能打呢?要用真情感动他们!”
  贺树海不甘心地收起了手,一是因为他怕承担医药费,二是教导主任已经说话了,他如果再打我,就是不给教导主任面子。
  这时,上课铃响了。
  我对教导主任说:“主任,昨天翻墙的事情是我不对,我请求您从重从严地处罚我。现在上课铃响了,我要回去上课了。”
  教导主任看了我一眼,又看了贺树海一眼,眼珠子骨碌碌乱转,不知道在算计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教导主任突然笑起来,装出和蔼可亲的样子对我说:“张楠同学,在你这个年纪,学业是最重要的,赶快回去上课吧!至于你翻墙的事情,我会按照校训校规做出处罚的!”
  贺树海听说教导主任要放我走,立即急了。
  教导主任皱起眉头给贺树海使了一个眼色。
  贺树海不甘心地坐回到沙发上。
  我点了点头,转过身离开了教导主任办公室。
  离开办公室后,我并没有走,却故意踩出了脚步声,让他们以为我走了。

  我站在门边,将耳朵贴在门上,小心翼翼地听里面在讲什么。
  教导主任果然和贺树海这个人渣串通起来要整我,他们居然在商量怎么样抓住我的小辫子,把我开除出学校。
  以教书育人为目的的学校中,居然出了这种耍阴谋玩诡计的人渣,真是教育界的耻辱。
  果然应了那句老话,不是每一个医生都是白衣天使,不是每一个老师都是辛勤园丁。
  他们有可能是黑心天使,或者是摧残祖国花朵的畜生。
  可惜我现在没有手机,否则我一定将他们的谈话声录下来,让人们认清这两个人面兽心的人渣。
  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一只手拍到了我的肩膀上。
  我被吓了一跳,这你吗是谁啊?
  我转过头向身后看去,居然是小雨。
  我拍了拍胸口,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狠狠地瞪了小雨一眼。
  刚才差点把我吓死。
  小雨“咯咯咯”地笑起来,张开嘴还想说话。
  我大惊失色,想也不想,立即冲上去捂住小雨的嘴,抱住她将她拉到了走廊的拐角处。
  小雨被我捂住嘴,拦腰抱住后,整个呆住了,愣怔地看着我。

  我这时才发现,我抱着小雨的时候,我的手捂住了小雨的前面,那是女生的雷区啊!
  我尴尬无比,立即放下了手。
  小雨脸上的愣怔慢慢地转变成了愤怒和羞涩,她眼神阴冷地看着我。
  就在这时,教导主任办公室的门“砰”的一声被打开了。
  我虽然看不到是谁从里面走出来,但是我知道小雨刚才的笑声肯定惊动了他们。

  我立即竖起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小雨不要说话。
  小雨这时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一把推开了我捂住她嘴的手。
  不一会儿,教导主任的门又关上了。
  我悄悄地摸到拐角处,向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门口望去。

  门口没有人,走廊上也没有人。
  我松了一口气,转过头对小雨说:“你刚才吓死我了,你知不知道?我心脏病都要发作了!”
  小雨没好气地说:“你刚才怎么那么讨厌,又袭击人家这里!都被你弄歪了!你知不知道那个歪了,戴在上面很难受。”
  小雨指了指自己的前面,然后双手撑住,往上撑了撑,又往左移了移。
  难怪小雨那么生气,我刚才肯定是用力太猛,把她戴着的东西弄歪了,甚至弄疼了她。
  我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说:“刚才事情紧急,我也是没有办法!你还说,如果不是你吓我,能弄出这种事情?”
  小雨被我说的有点不好意思。

  “对了,你怎么出来了?”我诧异地问。
  “我啊!”小雨神秘地笑起来,“你猜?”
  “滚粗!”我忍不住笑骂起来,“我如果能猜到还用问你!快说,你不上课怎么出来了?”
  小雨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反问我:“张楠,你刚才在偷听什么啊?”

  我当即将贺树海和教导主任合谋整我的事情告诉了小雨。
  小雨恨得咬牙切齿,愤怒地说:“这两个人渣!”
  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小雨有手机,可以录下来他们说的话。
  我一把抓住小雨的手,激动地说:“小雨,你手机呢?我要把他们的话录下来。”
  小雨眼前一亮,打了个响指说:“对,把这两个人渣的话录下来,然后去校长那边告他们,去教育局告他们!”
  小雨当即解锁屏幕,将手机拿出来交给我。
  我打开录音功能,和小雨蹑手蹑脚地向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门口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跳的厉害,也许是因为激动,也许是因为害怕。
  小雨和我一样,脸色潮红,整个人都绷紧了,走路的时候都感觉有点机械。
  就在快要走到教导主任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小雨因为紧张一把抓住了我的手。
  日期:2016-06-0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