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了一个干妈,干妈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包括……》
第37节

作者: 投资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完沈蕊的经验之谈,我真想在沈蕊身上试一试。
  可惜沈蕊是我干妈,我如果那样做绝对禽兽不如。
  不过我准备等我和马娇结婚后,好好的在马娇身上试验一下,看看那些技巧是不是就像沈蕊说的那样神奇。
  沈蕊去睡觉了,可是我因为和沈蕊聊了一晚上的那个话题,我躺在沙发上是怎么也睡不着。
  沈蕊告诉我的那些技巧,在我的脑海中来回翻滚。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睡着了。
  等我再醒来的时候,沈蕊已经围上了围裙在做早饭了。

  看到我醒来,沈蕊调侃地说:“昨天晚上是不是没有睡好?”
  我怕沈蕊笑话我,立即摇头:“睡好了!”
  沈蕊指了指我的眼睛说:“去看看你眼睛里面的红血丝,还说你睡好了!骗鬼呢!”
  我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门厅柜的镜子前。
  我的双眼中果然布满了红血丝。
  我不好意思地笑起来。
  沈蕊用指头摁了一下我的额头,笑着对我说:“快去刷牙洗脸,马上吃饭了!”
  我“嗯”了一声,跑进了卫生间。
  刷完牙,洗完脸,吃完饭,我上学去了。
  沈蕊也开着她的车走了。
  去了学校,我一眼就看到小雨和潇婧琪靠在墙边站在一起,她们一边贼眉鼠眼地东看西看,一边神神秘秘地窃窃私语,不知道在干什么。
  我原本想吓唬她们一下,没有想到这两个家伙警惕性极高。
  我还没有走到她们身边,就被小雨发现了。
  小雨对我招了招手:“张楠,你快过来!”
  我顿时觉得无趣,无精打采地走到她们身边:“叫我什么事情?”
  小雨兴奋地攥紧拳头,压低声音激动地说:“你说什么事情?”
  紧接着,小雨给我比划了几个拍照的动作。

  我恍然大悟,她们刚才肯定是在讨论怎么拍贺树海的事情。
  一想到贺树海我就来气。这个家伙昨天居然把我翻墙的视频录到了手机上,我今天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不过一想到我下午放学之后就可以翻盘,我顿时又激动无比。
  我说:“我还以为什么事情!”
  小雨兴奋地说:“赵璋,咱们商量一下具体的细节吧!”
  我真是无语了,这又不是搞地下工作,有必要那么严谨吗?等贺树海露出狐狸尾巴,我们直接拍不就行了吗?
  我刚准备说话,小雨一本正经地咳嗽了一声。
  潇婧琪也赶快拉了拉我的胳膊。

  我身后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小雨和潇婧琪不会这样。
  我转过身,看到贺树海大摇大摆地从走廊远处走来。
  当贺树海看到我们后,微微扬起薄薄的嘴唇,春风得意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似有若无的冷笑。
  我在心中暗自嘀咕起来,今天第三节课才是这老小子的课,他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
  贺树海有他的课,他才会来,没有他的课,他一般很少来。
  难道这老小子这么早就迫不及待地想修理我?
  我刚想到这里,贺树海已经来到了我身后。
  贺树海背朝着手,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对我说:“张楠,你跟我去教导处一趟!”
  看到贺树海盛气凌人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不过想到下午我就能将他的罪证抓到手,我又立即释然了。
  先让这个人渣嚣张一会儿,以后有他哭的。
  我什么也没有说,走到了贺树海面前。
  小雨看不惯贺树海的嘴脸,指桑骂槐地说:“装什么装?不就是一个老师吗?还以为自己是国家总统啊!”
  贺树海眯起眼睛,紧紧地盯着小雨,似笑非笑地说:“赵雨涵吧!我记住你了!你们班主任老师和我很熟的!”

  小雨不屑一顾地转过头,走进了自己班级。
  小雨一边走一边说:“威胁我!哼!威胁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贺树海被气得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我看到贺树海愤怒无比的样子,心中却乐开了花。
  贺树海愤恨无比地瞪了一眼小雨,随后将气全部撒到了我头上。他厉声对我呵斥起来:“你看看你都交了一些什么朋友,一个个不学无术,居然还敢和老师顶嘴。果然是近墨者黑,近朱者赤!”
  我自言自语起来:“能把我教成这样的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看起来是在自言自语,其实是说给贺树海听的。
  “你说什么?”贺树海睁大了眼睛,冷冷地看着我。
  “你再给我说一句!”贺树海推了我一把,眼中都要冒出火了。
  我被推的向后退了一步,不过我什么也没有说。

  现在不适合和贺树海起冲突,小不忍则乱大谋。
  “没教养的小王八蛋!”贺树海看到我没有反抗也停下了手,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毕竟四周有这么多同学,他如果无缘无故地打我,对他影响也不好。
  紧接着,贺树海瞪大眼睛指着潇婧琪说:“你看什么看?赶快回去上课!”
  潇婧琪咬了咬牙,什么也没有说,转过身走了。
  “跟我来!”贺树海转过身向教导处走去,愤恨无比地说。
  我跟在贺树海身后,冷冷地看着贺树海的后背。
  如果不是有法律制裁,我现在真想冲上去捅死贺树海。

  不一会儿,我们来到了教导处主任的办公室外,贺树海敲了敲门。
  当里面响起请进的声音后,贺树海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也跟着走进去。
  贺树海就像变脸似得换了一副笑脸,谄媚地说:“主任,这就是昨天我和您说的那个爬墙的学生。”
  教导处主任带着黑框眼镜,年纪大概四十岁左右,看起来很文雅,很有学问,但是他看人的时候,眼珠子总是打转,不知道在想什么,一看就知道是个精于算计的人。

  教导处主任“哦”了一声,伸出手示意贺树海坐下。
  贺树海弓起背点了点头,坐到了紧挨着办公桌的沙发上。
  教导处主任转过头向我看来,声音平淡地问:“你叫张楠?”
  我点了点头。
  “听说是你叫人强了韩雪,打了韩磊?”教导处主任往鼻梁上推了推眼睛,靠在椅背上说。
  我楞了一下,不是来处分我爬墙的事情吗?现在怎么聊开韩雪和韩磊的事情了?
  而且教导处主任还说是我指使的,这情况有点不对。
  如果我承认了,那我不就成主谋了吗?我极有可能被学校开除。
  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我转过头向贺树海望去,贺树海正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看来是贺树海和教导处主任合起来想栽赃陷害我。
  我冷冷地说:“无论是韩雪被强,还是韩磊被打都与我无关!韩雪的事情,丨警丨察已经给出定论了,与我无关。至于韩磊的事情,我更是一无所知,因为我当时被打的住院了!”
  教导处主人点了点头,不动声色地说:“不过,这两件事情即便不是你主使,你也参与了吧?”
  居然还想套我,这个垃圾眼睛男实在是太恶心了。

  为什么现在有些老师表面上为人师表,私底下却干着禽兽不如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