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38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宁俊琦及时收住脚步,看着赵中直。
  “宁乡长,我记得去年的时候,也是在这个舞台上。你发言的时候,提到了今年会采取一些措施,你还记得吗?”赵中直问道。
  “我记得。”宁俊琦微笑着回答,“第一、建立健全洪涝灾害应对机制,组建洪涝灾害应对机构,采取领导兼任,重点时期重点关注的方式。第二、完善防洪措施,修复防洪设施。第三、科学防洪。第四、防洪同时亦要防旱,防旱措施同时跟上。第五、防洪资金专款专用,并审核审计,确保资金用到实处,用的合理。”
  “那这些措施实施了没有?实施了多少?效果怎么样?”赵中直追问道。
  宁俊琦不慌不忙的答道:“赵书记,几项措施都得以实施,效果很明显。首先,青牛峪乡成立了洪涝灾害应急指挥部,书记黄敬祖同志任总指挥长,我任执行指挥长。乡丨党丨委委员、副乡长等担任副指挥长和组员,下面又分设了小组,成立了小组机构。应急指挥部成立后,多次进行实战演练,经过演练,对一些环节进行了改进,形成了现在的模式。这次洪涝灾害发生后,马上按照形成的模式进行操作,效率和效果都非常好。

  第二,及时新建、修复抗洪和防旱设施,增加和完善了引水渠和泄洪沟。青牛峪乡及村里共同努力,把乡里已经废弃多年的水库进行了重新清挖、修缮。水库重新投入使用后,储备了大量水源,在干旱时用于浇灌,及时缓解了旱情。就是在这次洪涝来临的时候,也发挥了重要的泄洪作用。
  第三,关于抗灾资金,采用三块来筹措。乡里的这一部分按照预算,进行了足额拨付;村里自筹的那一部分,以村民出工出力的方式进行了足额落实;至于上级拨付的那一部分,只到位了一半,但我们已经非常感激,请各位领导继续支持。第四……”宁俊琦条分缕析的进行回答。
  “郑县长,宁乡长所做回答是否属实?”赵中直看着郑义平笑着道。
  郑义平也笑着回答:“宁乡长的答复非常准确。”
  “很好。宁乡长你可以回去了。”赵中直冲着宁俊琦道。
  宁俊琦再次鞠躬后,走下了舞台。
  “同志们,刚才向宁俊琦同志提问,并不是单纯的在考她,更不是为了把青牛峪的工作成绩在大家面前显摆。而是告诉大家,做工作就要这样踏踏实实,要说到做到。”赵中直做着总结,“从刚才大家的发言中,可以听出各有特点,各有千秋,尤其是宁俊琦同志的发言给我印象最深。之所以深刻,是因为,在整个发言中,她始终强调了集体的作用,始终强调了丨党丨委的领导,用词朴素,语句通俗。从这个发言中,就可以看出她的工作态度,看出整个班子的工作态度。……”

  赵中直做总结讲话后,县长郑义平做了重点强调,大会圆满结束,抗洪救灾工作取得重大胜利。
  既然是大会,就要有人获奖,也要有人挨罚。
  全县有三个乡镇受灾最重,靠山镇和向阳镇的小学校舍塌了好几处,靠山镇的两所小学伤了一个教师和五个学生,其中一个学生伤势过重,还死了。由于准备工作不充分,好多乡镇的蔬菜和粮食作物也遭受了重大损失。对于这些乡镇,县里自然是给予相关领导以处罚。
  青牛峪乡做为先进群体的一员,丨党丨委和政府的工作受到了县委、政府的肯定。就连参加工作的乡干部也顺便在会场出了名,这既是因为大家做了实实在在的工作,更是因为宁俊琦的智慧和她的说话艺术。
  抗洪救灾总结汇报会结束了,楚天齐没有回乡里,而是留了下来。他要参加明天教育局召开的会议,会议内容还是关于普及义务教育验收的事情。

  已经快中午了,他找了一个小饭馆,要了一个肉菜和一碗米饭,快速吃了午饭。然后,来到党校招待所住了下来。党校招待所是乡里工作人员出差时经常住的地方,价格实惠,离车站也近。
  今天他被安排在一个两人间,住一晚一个床位三十元钱,另一个床位还空着。吃完饭没什么事,雷鹏也不在县城,他干脆就躺到床*上,睡起了大觉。昨天睡的晚,今天又起的很早,刚躺下就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的很是香甜,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尽管睡觉时开着风扇,头上依然出了很多汗。楚天齐心想,要是能有大酒店的空调就好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是有的话,自己也住不起。
  楚天齐打来一盆凉水,洗脸、擦拭了一番,觉得凉快了许多。他拿上随身物品,锁门,出了招待所,漫无目的的一直走去。
  横穿过两条坑洼遍地的主街道,又经过一条小巷,就到了环城路,环城路的边上就是玉赤河。玉赤河经过几年治理,已经清澈了好多,难闻的腐臭味也基本消失了。但河边还是会出现人们倾倒的生活垃圾,就好比洁净的脸上沾着鼻涕一样,令人恶心。

  八月中旬的天气,还比较热,尽管现在已经下晾了,但温度还不低。因此河边就成了人们理想的避暑降温场所。河边树荫下,桥栏杆旁,三五成群的老年人在打着扑克,好多青年男女在窃窃私语着。像楚天齐这种形单影支的人很少,偶尔有一两个也是匆匆而过。楚天齐停了下来,身子伏在桥栏杆上,眼望着潺*潺的流水,想着一些事情。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楚天齐拿出手机,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外地的陌生号码,但他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你好!”楚天齐对着手机说道。
  “……”
  手机里没有回音,楚天齐又问了一句:“你是哪位?说话。”

  “……”
  还是没人答话,楚天齐不禁有些不悦,于是,声音很冲的说道:“你到底是谁,再不说,我可挂了。”
  “唉,你个没良心的,这么长时间也不联系人家。”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
  听着满是幽怨的腔调,声音有些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楚天齐干脆就没有言声,等着对方自报家门。

  “你听出我是谁了吗?”对方的声音依然是那样充满忧伤。
  楚天齐摇了摇头,说了两个字:“没有。”
  “你摇头了,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印象,我可是救过你呀!”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越说越不像话了,还说救过我,楚天齐确实没这个印象,就又摇头道:“想不起来,你自己说吧。”
  “唉,怎么就是一个劲摇头呢?难道一点印象都没有,看来我在你的记忆里连一个过客都算不上。”女子的声音满是凄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