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45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肖大伟在宦海历练几十年,什么事情没见过,类似今天于和平搞的这个小把戏,早就见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甚至他以前政治不成熟的时候还做过这种事。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当年他在青阳某县当常务副县长,所分管某局的局长因为突发脑溢血去世,于是局里两个资格最老的副局长为了争夺这个局长宝座开始了活动。两位副局长先后都找到他这个分管副县长,希望他能帮忙在决定局长人选的县委常委会上说说话。当时他也明白,新任局长一定会在这两位副局长中产生,但并不确定是哪一个,毕竟各有各的优势,各有各的后台。他为了两个都不得罪,也为了今后的工作着想,就分别对两人做出了许诺--类似刚刚于和平所做的承诺。后来,其中一位副局长升任了局长,以为是他在考察任命过程中出了大力,因此对他感恩戴德,不仅事后送了他一份重礼,而且在以后的工作中尽心尽力的配合他的工作。

  当时,肖大伟还只是个常务副县长,此前一直在县域官场混,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所掌握的官场经验都是通过亲身经历而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在政治上非常幼稚,算是官场里面的初中生,所以对所使的这个小手段自以为很高明。后来他升官到了市里,开始接触市厅甚至省部一级的领导,才算是大开眼界,感觉接触了一个全新的从来没有触及过的世界……十来年过去,此时再回想起以前所做的某些事、所用的某些手段,就仿佛是看着小时候的自己在活尿泥一样幼稚。

  肖大伟深信,于和平不仅跟自己说了这番话,他还会去找常务副市长贾玉龙说同样的话,这就叫两头押宝,两头都赚人情,可惜他虽然算盘打得好,却把别人都当成了傻子。
  心里转了几转,肖大伟最终决定,不给于和平这个赚人情的机会,也彻底跟他断绝暧昧关系,省得他还总是幻想着自己能回头帮他,便笑道:“我谢谢你的好意,不过这种事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的,相信省委组织部下来考察干部的同志经过考察程序后会有一个公正的结论,而省领导也会做出正确的决断。”
  他这话很不客气,当面告诉于和平:“谁当这个市委副书记,要看组织部的考察结果与省领导的选择,尤其是后者,而不是你于和平说推荐谁当谁就能当的。”
  于和平正满怀期待的看着他呢,本以为他就算不对自己感恩戴德,起码要谢谢自己主动投桃送李的一番好意吧,哪知道他居然来了这么一句,只气得眼前一黑,两只老肺差点没气炸了,又惊又怒,脸上的笑模样立时就消失了,冷着脸道:“老肖,你就这么相信组织与领导啊?可组织与领导不一定只相信你啊。”
  他这话更不客气,充满着威胁的味道,是在暗示肖大伟,你要是不听我的话,我不仅不会推荐你,还会在组织与领导那里说你的坏话,把你踩下去,阻止你上位,到时候倒要看看,组织与领导是更相信你这个纪委书记,还是更愿意相信我这个市长。

  肖大伟呵呵一笑,吟道:“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这才是我向往的生活状态。老于啊,老实说吧,我当官早当腻了,早就没了向上攀爬的心思,领导信任我,还愿意用我,那我就再多干两年;领导不信任我,不用我,那我就到点退休回乡下老家,做个快快活活无忧无虑的田舍翁,每天观山、阅水、听风、赏菊,你觉得如何?”
  于和平只听得一阵无语,想不到自己都用上威胁恐吓的语气了,却换来他这套“以诗明志”的软绵绵的对答,仿佛自己一记重拳击打过去,对方却突然消失,自己一拳打在空气里,别提多郁闷了,当然,心里也明白,他这番作答看似软弱无力、退志萌生,实则是顽固坚韧、回击凶猛,偏偏自己拿他这一套没有任何办法,人家都摆明要做田舍翁的态度了,难道还惧怕自己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吗?暗叹口气,起身道:“好吧,算我老于自作多情,你忙吧,我回了。”

  肖大伟笑呵呵的起身相送。
  于和平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转头问道:“你说的乡下老家在哪?”肖大伟愣了下,还是回答道:“寒水县,北部靠近太行山的一个小山村。”于和平又问:“有山有水?”肖大伟道:“是啊,怎么了?”于和平道:“风景优美?”肖大伟点点头,却更纳闷了。于和平还在问:“你在那有房子?楼房还是别墅?”肖大伟失笑道:“哪有什么楼房别墅,就是纯粹的农家土院,房前是河,房后是山。”于和平点了点头,道:“等我退休了,我也搬过去住。”说完回过头去,开门走了。

  肖大伟望着他的背影,总觉得这一刻他好像突然苍老了十几岁似的,随后苦笑着摇了摇头,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这老家伙也已经厌倦官场了!是啊,大半辈子在官场,谁能不腻呢?”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李睿突然接到了刘安妮打来的电话。刘安妮告诉他,自己就在市委门口路边,让他出来见个面,却没说是什么事。李睿觉得应该跟她移民国外有关,便也没多问,起身去里屋跟老板宋朝阳请假。
  有人可能会问了,出去跟朋友见个面,也就是几分钟顶多十来分钟的事,还用跟领导请假?当然用了!所谓“领导身边无小事”,作为秘书,贴身服务领导,哪怕就是一件芝麻绿豆大小的事情,都要首先站在领导的角度考虑一下,应该怎么办,不应该怎么做。就譬如出去跟朋友见面这事,李睿万一不跟宋朝阳打招呼就走了,而恰巧宋朝阳有事找他,却见不到他人,一次两次可能还没什么,总是这样,肯定会产生不满的。一旦被领导不满了,好日子也就快要到头了。

  李睿在这方面就做得非常好,只要是出去并且时间稍长的话,就一定会跟宋朝阳打招呼。当然,上厕所这样的小事就不用说了,分分钟就回来,耽误不了什么事。
  他走进里屋跟宋朝阳一说,宋朝阳不假思索便点头同意了。
  李睿也没耽误时间,转身就往外去,可还没走到门口,就又被宋朝阳叫住了。
  宋朝阳道:“你回来的时候,趁便给我在盛景订个房间,还要之前那样的就行。”
  李睿听后心头一跳,怎么回事,老板这是放弃青阳宾馆贵宾楼、转而落榻盛景这座五星级大酒店了吗?为什么短短一周五天工作日内,两天都住到盛景去了呢?转念一想,难道他今晚又要跟张薇约会?心下这么想,嘴上却绝对不敢多问,点头道:“好。”
  五分钟后,李睿已经钻到了刘安妮的车里,一辆黑不溜秋的捷达轿车。这当然不是刘安妮的座驾,刘安妮名下有好几辆豪车,随便拿出一辆来都甩出这辆捷达几条街去。她之所以开上这辆捷达,是防止被张子豪的人连车带人抓个正着,也算是有效隐藏保护自己的一种手段。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